猛禽天生是怕人的,它们不会从心里爱上你。这就是天性,写在基因里的。野生动物离了人能活得更好。现在,人类城市的扩张已经把猛禽的生存空间挤得非常非常小了。只有极少数物种能跟城市化进程比较好地融合,比如红隼。但绝大部分野生动物还是选择一直躲一直躲,远离人类,去争抢仅剩的栖息地。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曾经处理过、也吃过不少特别的食材,例如海参,例如雪蛤。但是直到最近,鞭菜仍是我的处女地。在我中华美食探索之旅的早期,我天真地以为四川菜馆菜单上的“牛鞭”指的是牛尾。现在,我决定冒险试试这道中华名菜。

每个月都有一些重大新闻,吸走了我们全部的注意力。从本月开始,正午视觉推出一个新栏目,用图片的方式展现世界上其他角落发生的,不太重要的事。

我们挑选城市居住,在城市里我们挑选楼盘,在楼盘小区我们挑选楼层和户型,然后我们窝在公寓里称之为美好的生活。今天我们来意淫一下,真正的美好居住应该是什么样子。

琼•狄迪恩的随笔,与汤姆•沃尔夫、杜鲁门•卡波蒂、盖•特立斯的作品一样,是新新闻运动的经典。《奇想之年》曾获200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最佳非虚构作品奖。我们获得出版社授权,在此发表全书第二章节选。这是正午第一次在头条推荐一本书。琼•狄迪恩很少被大陆读者注意到,而她确实很重要,也很好。

这个冬天的动物园不再让我悲伤或愤怒。走出大门的时候,我思考着为什么。也许是没精力再矫情,也许是麻木。我觉得无趣,干笑着冻到了牙床的那种无趣。

回忆一个居民小区,回忆1990年城市的日常生活。一个关于醉汉和蜜桃精的故事,讲述来自历史的废人与迷人之物。

一位曾在意大利念书的年轻人,一辆国产面包车,一次漫长的公路旅行。

问了一圈,正午似乎很少有人过情人节,也讲不出更厉害的过节故事。所以我们只好做一些在家里就能完成的推荐,看看书和电影,听听音乐,和其他日子也无太大差别。但如果被逼,我会建议今天去动物园逛逛,看看猴子们怎么过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