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去参加了前卫时髦未来感十足的潮潮音乐周,然后赶出了这篇视听类游记。对电子音乐不感冒的朋友们,请绕行,或围观。我的看法是:世界发展得太快了!连正午最年轻的小黄都快赶不上了。

每一处遗迹与废墟都是城市化进程的历史记忆。在北京比较知名的遗迹中,尚存的,有朝内81号院、北京游乐园、首都钢铁厂、北京焦化厂、京西王平煤矿等。说说我去过的其他几个地方。

可乐太甜,茶水太烫,啤酒虽好容易长胖。一到夏天就不知道喝什么,喝白水显得有点太无聊了。我们试着做了一些夏日特饮,邀你们一起玩。

“一旦在网上书店下了单,我就开始盯着物流,书出仓了上路了,快递员已经出发了,我还是觉得太慢了,我希望它一秒钟都不要耽搁。”一点关于买书、摆书、读书的心得。

整个五六月,正午部分员工都在外面自驾晃荡。每周五,我们会更新一篇在路上的日记。今天是第一篇,郭玉洁在陕西。

旧文一篇。写于2014年,发表在《男人装》杂志。那时我还没到“界面新闻”工作,什么都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赌王有兴趣,他半真半假,虚实难分。大家图个乐,在这个风声鹤唳的年代。

今天的视觉来自一位读者投稿。有时候,照片应该能带着我们像散步一样观看周遭的事物。这篇投稿就是如此,可惜照片有点少。正午收到的视觉投稿,有太多都是关于自己,我们希望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从你们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

续上周的玩物,本周我们再次写写机器之美。所有照片都将在5月19日开始的“潮潮豆瓣音乐周”展出。现场也有正午的一张桌子,桌子后坐着我们。我们去听听电子。

“世界跟我想得不太一样,我找不到我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