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夏天了,去看看海。或者想想海。

“牟森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去做这些事。人生里头,没有做的,是自己选择不做;做的,也未必是自己选择的——又绕回来,都是恩怨情仇,都是阴差阳错。”舞台剧《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中原以及牟森的恩怨情仇。

“人生的第一瓶IPA,而且还是以Punk命名。这难道是巧合吗? 如果有一天武汉不再被称为朋克城市,而是由另一个城市来代替的话,我希望是重庆这座山城,另一个火炉城市,有美食,有火锅,当然也有朋克。”推荐《自由生长》,这是一本以重庆坚果livehouse为背景,由21位音乐人共同撰写的非虚构文集。今天是朋克吴维写的IPA。

年轻时,因为一次见义勇为,孟进生吸上了毒品。一步一步,他成了绑架教唆犯,入狱,家破人亡。出狱后,他成了自愿戒毒宣传员。十年前,他用三年骑自行车走了一遍全中国,用自己的经历宣传戒毒,帮助其他戒毒者。今年,56岁的孟进生想再来一次戒毒中国行。

本期视觉来自上海Agnes的投稿。Agnes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从2016年开始,她每天画一期漫画,我们从中选取了15组。这些漫画有对当下生活的戏谑,也有无奈,充满Agnes自己的趣味。最后,正午也跟Agnes聊了聊。

行千里路,见万种人。今天的玩物,梅二讲了讲他在旅行中遇到的奇妙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临界点。每个人都有即将崩溃的刹那。正午采访了几位青年导演和制片人,硬着头皮拍到失败的李睿珺,以一万块搏大奖的杨瑾,等投资等到柳暗花明的周子阳,自己在生活中也入戏三分的忻钰坤,快人快语的制片人耐安,温和而理性的杨城,听听新导演们拍第一部电影及其背后的故事,他们当时的环境和生态,在成功与失败的背后,可也曾有过活着或死去的提问?”

本期信箱由嘉宾花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