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14年,曾经帮助叶嘉莹先生整理资料的辛上邪,有缘结识了侨居加拿大的台湾著名诗人痖弦,并开始和痖弦一同整回忆录。痖弦的回忆录是个人口述史,写自己的私事,写世俗风情、文坛旧故,也写时政秘闻,颇

Mantis本可以成为典型的城市中产女性,但她选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她6年时间没租房,只背一个包,一根牙刷揣在腰间,真正地四海为家。练就了在广场、马路、机场……哪里都能入睡的本事,还练就了各种省钱招数。这不是旅行,没有一定要回去的地方,何谈去哪里?在任何地方对她来说都是生活。在大自然中,她真实地感受着,生命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我究竟来自一个什么样的文化心理环境?成人后,我想搞明白这个事。在西海固和很多地方,我重新学习对文化认同和精神归宿这些问题的尊重和包容。

甘肃东乡,是贫困中的贫困之地。因为音乐,很多孩子对人生有了新的想法。在音乐课上,孩子们可以暂时忘记生活的困顿和家务的繁杂。音乐,也许是这群孩子灵魂的归属。

从人兽关系的角度来看,职业猎人最认同野生动物,尤其根据职业道德,他们猎尽管猎,同时也最主张保护野生动物。他们懂得,猎杀过多的任何野生动物,都会造成食物链的破坏,长远下去,也将损害他们的生计。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庞中华风靡一时,被称为“中国硬笔书法第一人”。在一段广为流传的微博短视频里,庞中华数着拍子,哼着歌,拉着手风琴,教学生们写“、”。这是他创造并大力推广的“快乐书法教学”。

奶奶在老家自由自在的日子已经不复存在了,她比照片中的她更衰老了。现在的她,只能每天守在公寓里,没有菜园,没有鸡和鸭,没有灶台,每天陪着爷爷看着自己看不懂的电视,等着天黑睡觉,等着天亮起床。山里那些快乐的记忆,只留在了照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