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除了那些掌握着政治和石油资源的人,在伊拉克,人们大多挣扎着生活在历史悠久却饱经摧残的土地上。这应该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现在是检验想象的时候了。穆德坐在我对面,自信又开朗,似乎没有经历过苦难,身材健美,像米开朗琪罗的大卫。

《正午》第六期即将上市,本期名为《旧山河,新故事》,是一本“旅行文学”特刊。我们带着好奇心看四方风物,远到中亚、美国、欧洲,近在城市的废墟和动物园。这也是一次全新的改版,是智识和情感的多重旅行。

每次下乡到村里,我都会拿着相机追着蝴蝶跑,追着鸡跑,这是工作中我唯一的乐趣。

过个年连只像样的鸡都没得吃,这对海南人来说有些太凄凉了。

《如何消费》已经为有钱人提供了几十年的消费指导,这本杂志本身也从独特的视角反映了社会变化:从平等主义盛行的六七十年代到如今,世界上的贫富两极分化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不只是游记,还有历史、文化和社会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