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觉得大学虚度了,甚至过得很不愉快,所以我们想谈一谈,如果重来一次,你最想在大学做什么?大学应该怎么过?

2016年,媒体报道了马泮艳姐妹的故事,由于父母的悲剧,三姐妹十多岁就被卖入人家。“巫山童养媳”震惊了很多读者,也获得了很多同情。但在2017年,马泮艳、马泮辉姐妹反目成仇,各自遭到很多质疑。记者刘子珩曾在去年采访过马泮艳姐妹,今年4月,他再次赴重庆、巫山采访,探访她们的近况,还联系到了从未在媒体露面的大姐马泮珍。从这些采访中可以看出,三姐妹面临的很多困境,都来自早年悲惨的遭遇。这些年,她们仍在顽强地生活着。

上个月,我们在正午酒馆办了一个三周年的庆祝派对。正午的大部分同事都出现在派对上,还回答了一系列问题。

丽贝卡·特雷斯特(Rebecca Traister)是一位美国记者,她观察到一个现象:单身女性的数量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超过了已婚女性。于是她采访了近一百位女性,选取了其中约三十位的故事,来讲述单身女性的时代。当中有女大学生,叱咤职场的女强人,也有兼两份零工的单亲妈妈。这本书的中文版刚刚出版,名为《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我们摘选的是其中第十章,这一章讲述的是单身女性和生育的关系,有人选择不要孩子,有人成为单身母亲。重要的是,“家庭形式多种多样”,“没有一种家庭结构一定是幸福的,或一定是痛苦的

2017年,曹斐启动了她的艺术项目,主题是“物流”。她用镜头记录了北京快递员的工作和生活。我们采访了其中的三位。这些快递员第一次参与完成了一件艺术作品。2018年,其中一名快递员被通知去纽约看展。快递员、古根海姆博物馆、当代艺术,产生了微小却紧密的关联。

我们的驻店台球师小吴,去参加了“龙焰节”。这个活动的源头是美国的火人节,一个提倡包容、创造、反消费主义的狂欢节。小吴写下了在“龙焰节”的所见所闻。

今天发布的是一篇游记。作者刘子超是一位令人羡慕的旅行者,这次他写的是雅尔塔。他把漫游、偶遇,和对历史的沉思融合在一起,阅读起来非常优美。“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地方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一种物是人非后的沉寂。那沉寂中,有着极其孤独的意味。在里瓦几亚宫,我感到了类似的孤独。”

今天的文章很长,但很值得一读。2008年5月12日地震之后,北川伤亡惨重。三位工人在浩劫之后重进老城,看守着废墟一样的厂房。在守厂的同时,他们也在城内协助巡逻。有一段时间,北川是一座死城,只有他们三人驻守。后来,人数增加到七人。那些日子艰苦、恐怖、悲伤,但他们努力过得像个正常人。八年后他们离开老城,却发现物是人非,自己已经跟新的时代脱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