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500种美

米哈埃拉·诺洛茨 · 03/06

来源:界面新闻

 “美之地图”是罗马尼亚摄影师米哈埃拉·诺洛茨的一个摄影项目,诺洛茨于2013—2017年自费前往50多个国家旅行,为当地女性拍摄肖像,记录这个世界上女性多元的生活状态和多样化的美。这些摄影作品发布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目前这个项目仍在进行中。

正午选出了其中28张照片作为本期视觉栏目。从亚马逊的热带雨林到伦敦街头,从印度的乡镇集市到约旦古城佩特拉,这些照片向我们展现着不同于主流价值观的富有挑战的女性美。

女性的500种美

图、文| 米哈埃拉·诺洛茨

 

我叫米哈埃拉·诺洛茨(Mihaela Noroc),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就是我。过去几年中,我穿越了五十多个国家,为五百多位美丽的女性拍摄肖像。

我出生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一个与西欧、亚洲、非洲距离都差不多的城市。青少年时期正值上世纪九十年代,东欧经历巨变,出现了严重的失业和贫困危机。我家也难以幸免,四处漂泊,几乎每年都会搬家到新的地方。那时的我,每每离开旧朋友结识新朋友、搬出旧公寓搬进新公寓,总是非常痛苦。当然,这段经历也锻炼了我适应各种新环境的能力。

父亲是一名画家,我的整个童年,身边都围绕着他的画作,沉浸在色彩的斑斓中。十六岁那年,他送给我一台二手的老式胶片相机,由于实在不好意思上街拉陌生人拍照,我将镜头对准了我的母亲和姊妹,这是我拍摄女性的开端。我总是用一种非常自然、低调的方式拍摄。一到夜晚,家人都睡下了,我就把卫生间当暗室冲洗照片。

我大学读的是摄影,但并没有从教授们那里得到多少鼓励。这是一个数码产品兴盛的时代,所有人都开始购买相机,我也只是成千上万个摄影者中普普通通的一个;这个世界并不需要再多一个平庸的艺术家,因此我放弃了摄影。直到2013年,我像众多游客一样带着相机来到埃塞俄比亚,那场旅行彻底改变了我。

我被旅途中遇见的女性深深吸引了。她们有的生活在部落里,对赤身裸体毫无忌讳,就像多少个世代以前她们的祖先一样;有的生活在相对保守的社区里,把头部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有的住在大城市里,过着现代的生活……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努力地工作和奋斗着,却时不时因为性别遭受歧视,即使如此,她们依然如星辰一般,闪耀着尊严、力量与美丽。

如果在一个国家里就有如此丰富多样的女性美,那么整个世界呢?我意识到这个星球上的女性需要更多的关注,而真正的女性美远比我们在媒体上见到的要丰富、要深刻。我重新捡起了相机,开始旅行、拍摄,也一点一滴地建立起自信。

“美之地图”只是一个非常小的个人项目,刚开始时全靠自己的积蓄支撑,只有很少的罗马尼亚人听说过它。我一直都是穷游,当背包客、住民宿,努力了解当地文化。

后来,“美之地图”放到了社交媒体上,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数以百万计的人看到了我的摄影作品,邮件如潮水般汹涌而至,甚至有人在大街上认出了我。有人感谢我,说我改变了他们对女性美的认知。让我很欣慰的是,不仅女性,很多男性也对我的工作产生了兴趣。

现在,我得更加努力,寻找更激励人心的故事,让更多的女性被看到、被听到。也感谢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的捐助,让我得以继续独立地进行这项工作。

旅行让我的生活时而快乐,时而充满挑战。我曾在战区徘徊,在贫民窟游荡;曾亲历严寒酷暑与离合悲欢;也曾身无分文,独自病倒在异国他乡。但能够认识如此多美丽的女性让我充满热情,继续前行。

不过,也有成百上千的女性拒绝我为她们拍照。我知道她们有的长期遭受歧视,有的承受着沉重的社会压力,有的只是被拍照吓到了而已,有的则是不够自信。但我感谢每一位我遇到的女性,无论她们接受还是拒绝了我的拍摄请求,无论相处时间长短,我从她们每一位身上都学到了很多。

每一场相遇都教我要成为更好的人,要看到美并非只是空空的皮囊。

当我谈“美”时,我谈的是比常见的所谓的“美”更丰富的东西。常见的美是一种基于商业目的的性吸引力,如果你用谷歌搜索“美女”,你会发现绝大部分照片都是性感撩人的女性形象:红唇微启,搔首弄姿,穿着清凉。但在这组照片里,你的眼界将会被打开,看到更丰富的美。

我遇到过许多女性,她们告诉我觉得自己并不美,或者提出她们应该在拍照前好好打扮一番。当我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她们的照片和故事、收获了成千上万的点赞和好评以后,她们终于认识到自己有多特别。她们只是需要被多一些人肯定,才能意识到自己的美。

我想,美意味着做你自己,真实,自然,不做作,内心坦荡。如今有太多的压力让女性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打扮和行动,在一些环境里,女性被要求谦卑顺从,把身体包裹得越紧越好;而在另一些环境里,女性被要求看起来充满性魅力。但最终,每一位女性都应该拥有自由——自由地选择如何展现自己,自由地探寻自己的美——而不被外在世界的看法裹挟。

 

WAKHAN CORRIDOR, AFGHANISTAN
瓦罕走廊 阿富汗
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偏远地区的农田里劳作。她身边的人与自然都非常美丽,生活却如此艰难。阿富汗持续四十多年的暴力冲突虽然没有波及她的村庄,却并不遥远,因此她的生活无法得到改善。

 

ARACHOVA, GREECE
阿拉霍瓦 希腊
克里斯蒂娜(Cristina)是一名学生,来自雅典,此刻她正在这座山城旅行。

 

PARIS, FRANCE
巴黎 法国
我在蓬皮杜中心的艺术展上遇到依曼尼(Imane),蓬皮杜是她的梦想所在,但她却不得不离开,去面试一份工作。她在大学里学习艺术,同时在三间餐馆打工,也做些照看小孩的零工来养活自己。她希望有一天能拥有一间画廊,将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们聚拢在一起。依曼尼有着非洲和欧洲两种血统,她热爱这个世界的多元性。

 

SARDINIA, ITALY
撒丁岛 意大利
节日里当地居民要么穿上盛装,要么来当观众。费代丽卡(Federica)之前从来没有参加过庆典,这次她借到了一套寡妇服装。

 

OMO VALLEY, ETHIOPIA
奥莫山谷 埃塞俄比亚

 

SICHUAN PROVINCE, CHINA
四川省 中国
她是我遇到的最优雅的女人之一,此刻她好像向我打开了心门。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居住在乡下。她在家打扫卫生时也戴着首饰——我发现藏族女人在生活中时时刻刻都体现着这样的风范。

 

BERLIN, GERMAN
柏林 德国

 

OMO VALLEY, ETHIOPIA
奥莫山谷 埃塞俄比亚

 

HAVANA, CUBA
哈瓦那 古巴
达妮埃拉(Daniela)正在学习伦巴。虽然这个国家被孤立,面临物资匮乏和经济危机,但舞蹈常在。舞蹈给艰难的时日带来欢乐,不仅在学校里,也在每家每户和每条大街上。

 

HAVANA, CUBA
哈瓦那 古巴
梅利莎(Melissa)走在风景如画的城市街道上。

 

KATHMANDU, NEPAL
加德满都 尼泊尔
索娜(Sona)在庆祝胡里节——印度教的色彩节,这是我在旅途中见过的最壮观的集会。胡里节的寓意是宽容与被宽容,象征着万物复苏的春天的到来,也象征着对恶魔的胜利。

 

BOGOTÁ, COLOMBIA
波哥大 哥伦比亚
我在南美旅行的时候,见到很多像她一样的街头艺术家。有些人过着流浪的生活,靠着表演的微薄收入四处漂泊。

 

SHIRAZ, IRAN
设拉子 伊朗(右)
耶尔达(Yalda)是一名画家,此刻她正站在艺术人生的起点上。

 

TEHRAN, IRAN
德黑兰 伊朗
法诺什(Farnoush)活在两个世界里。职业上她是一名经济学家,而在兴趣上,她是一名艺术家。

 

SHIRAZ, IRAN
设拉子 伊朗
我刚开始拍摄《美之地图》时遇到了加扎勒(Ghazal),那时我还没有什么摄影经验,但我总是很努力。我被传统的波斯服饰深深迷住,为了抓拍到这迷人的魔力,我给她拍了许多照片。
几年以后,我成了有经验的摄影师,才意识到有时魔力在刹那间就能捕捉到。
加扎勒现在搬到了波兰,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们都变了很多,但我们还保持着联系,而且仍然热爱传统波斯服饰。

 

PARIS, FRANCE
巴黎 法国
阿尼娅(Ania)是个乐天派,她出生在波兰,天生没有右腿,她的母亲将她抛弃在医院,求医生照顾她。十九个月大时,她被一个比利时家庭收养。
她告诉我她的养父母很棒,他们收养了很多身体有残缺的孩子。孩子们都在比利时乡间快乐地长大,有农场动物陪伴在身边,还有美丽的大自然。
阿尼娅从小就热爱运动,她在岩石上、树林间自由畅快地奔跑,好几次都把假肢跑坏了。但那时因为她没有股骨,所以不能安装合适的运动假肢。每夜入睡前,她都想象自己像体育健将一样奔跑。她唯一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副合适的运动假肢。阿尼娅觉得如果她成了有名的运动员,她的生母就能在媒体上看到她,她就有机会在波兰找到她。
几年后,阿尼娅决心成为一名运动员,她劝说医生们让她参加医学试验。如今她有了一副独一无二的假肢,终于能像小时候想象的那样奔跑。
“我的梦想是参加残奥会。我真心希望这能帮助我找到我的生母,让她知道我过得很好,并且我从未怪过她。我能想象得到她是一个贫穷的女人,处境艰难。她是我的母亲,她的选择让我有了如此奇妙的人生际遇,我相信这也是她的初衷。”

 

WAKHAN CORRIDOR, AFGHANISTAN
瓦罕走廊 阿富汗
阿富汗近四十年来一直在战乱中,这里一整代人从未享受过片刻和平。幸运的是,瓦罕走廊因为有高山环抱,尚未被外界的冲突打扰。但战争并不遥远。我在那里时,塔利班和阿富汗军队正在五十公里开外打得激烈。如果有一天塔利班来到这个村子,所有村民都可能因他们的信仰被杀。这片土地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双双穿透人心的眼睛,传达出每个人内心的挣扎。

 

SICHUAN PROVINCE, CHINA
四川省 中国
大多数藏族人住在高海拔的地方,严酷的气候让他们都有红脸颊,在我看来这就是天然的腮红。

 

SINUIJU, NORTH KOREA
新义州 朝鲜
在朝鲜旅行就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能给朝鲜女性拍照、和她们聊天,我感到特别幸运。虽然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智识,但有某种更深的东西让作为女人、作为人的我们心灵相通。我在朝鲜的普通人中发现了美与人性。

 

ULAANBAATAR, MONGOLIA
乌兰巴托 蒙古
一说到蒙古,你也许会想到蒙古包和牛羊。但现代蒙古也有像纳姆恩(Namoon)这样的人,她在学习哲学。

 

AMAZON RAINFOREST, ECUADOR
亚马逊雨林 厄瓜多尔
越来越多的亚马逊部落开始在日常生活中接受现代服饰,但他们仍然在重要场合穿着传统服饰。这张照片里的年轻女人正穿着她的婚服。

 

BAKU, AZERBAIJAN
巴库 阿塞拜疆
阿塞拜疆的法律给予男人女人平等的权利,但实际上仍然有很多丈夫主导妻子的生活。有的女人告诉我,如果我想给她们拍照,需要得到她们丈夫的同意。但菲丹(Fidan)是一个努力改变陈规的人。
“如果我不被尊重,得不到平等对待,这样的关系我坚决不会进入。”

 

MOSCOW, RUSSIA
莫斯科 俄罗斯

 

NEW YORK, USA
纽约 美国
布里吉特(Brigitte)当钢管舞老师已经一年了,她注意到,即使在纽约这个大都会,也仍然存在着很多对钢管舞的偏见,许多人觉得它就是脱衣舞。钢管舞是一项对力量和柔韧要求很高的运动,对很多女性来说,这是她们是健身舒压的好方式。

 

CHICHICASTENANGO, GUATEMALA
奇奇卡斯特南戈 危地马拉
玛丽亚(Maria)在圣托马斯教堂(Iglesia de Santo Tomás)的宁静一刻。这座罗马天主教堂有五百年历史。

 

MILAN, ITALY
米兰 意大利
朱利亚(Giulia)从小就觉得自己“雌雄同体”——既是男人也是女人。如今朱利亚将这个希腊单词文在自己胸口。

 

SALVADOR, BRAZIL
萨尔瓦多 巴西
丹达拉(Dandara)是一名变性人。从青少年时起,她就意识到自己和其他男孩子不一样,包括她的双胞胎兄弟。她告诉我虽然她生为男孩,但她本质上是个女孩。丹达拉在一个充满各种误解的传统环境中长大,但对舞蹈和造型的热爱帮助她克服许多困难,最终成为一个自信快乐的女人。

 

BEIJING, CHINA
北京 中国
她正在学习成为一名京剧演员。京剧是一门复杂的中国艺术,与西方歌剧不同,讲究唱、念、做、打。

 

 

—— 完——

分享 评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