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仍然是可爱而充满希望的一年啊!

作为大夫,也作为一部医疗文的作者,我发现医疗文与其写人与人的矛盾,不如写人与疾病之间的矛盾。医疗这回事,往深了讲,我一个人没法说全。医生最后终究是无奈的,不可能有人一直活着,这是一场必输无疑的战争。

本期信箱,由正午员工李纯回复。

Mantis本可以成为典型的城市中产女性,但她选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她6年时间没租房,只背一个包,一根牙刷揣在腰间,真正地四海为家。练就了在广场、马路、机场……哪里都能入睡的本事,还练就了各种省钱招数。这不是旅行,没有一定要回去的地方,何谈去哪里?在任何地方对她来说都是生活。在大自然中,她真实地感受着,生命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庞中华风靡一时,被称为“中国硬笔书法第一人”。在一段广为流传的微博短视频里,庞中华数着拍子,哼着歌,拉着手风琴,教学生们写“、”。这是他创造并大力推广的“快乐书法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