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玉猪龙,改变了六个人的命运。挖掘临时工,博物馆研究员,考古队队长,古玩贩子,天津富商。每个人都在寻找玉猪龙的真相,也看到了贪婪、谎言、尔虞我诈。正午盗墓系列第二篇。

田佳壮参加过一次进口大众途锐汽车的试驾活动。那次体验令他想到了自己的工作和创业。“有的车你一开起来,一加油,前半部分先跑了,后半部分是被带起来的,你感觉它是两部分。但进口大众途锐这款车给他一种整体感,跟他做事是一样的,全身心投入,整体地发力。拍纪录片就是田佳壮人生整体的一部分。39岁这年,在力量积蓄充足以后,他以创业的方式,开始重新回到他的人生。

他们每天是这样生活的:7点起床洗漱打理,8点吃早饭,8点半泡个澡,然后起身换上衣服,休息半小时,11点左右吃午饭,12点午睡,到了下午一两点钟,搭伴去海边,泡海水、晒太阳,4点回到院里,清洗身上的海水和沙子,迎接晚上6点之后的愉快时光,结交朋友,出门喝酒吃饭,晚上8点半回来放温泉水,9点多继续泡澡,至10点,回房休息或者去包药房,往身上再包一层药,睡觉。

机缘巧合或者命中注定,正午的记者张莹莹玩上了游戏“奇迹暖暖”,而且一玩就是550天。当然,一边玩,她还一边思考了生活和人生。

1998年,在他人的指使下,张力杀害了台商王富净。法庭认为”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情节、后果严重,论罪当诛。鉴于归案后坦白交待,有悔罪之意,可给予改造机会。“而张力认为,自己虽然杀了人,却是被人蒙蔽毒害的。张力坐了17年的牢。出狱后,他要走忏悔之路,骑行万里去台湾,给被害人的家属道歉,为他守墓,并”如实向世人讲述案情“。他走了很远的路,写了很多日记,后来停下了。现在,他只想告别过去重新开始,过平淡的生活。

“重庆还是那个重庆,人们还是自带着酒精度数。巷子里飘着火锅的味道……坚果就是我喜欢的那种老派livehouse……因为对音乐的热爱而开店,多少年来坚守在各自的城市,让独立音乐有了生根发芽的土壤。我们都明白这是多么的宝贵,它不是争名夺利的舞台,而是某种精神的枝蔓。”音乐人张玮玮笔下的重庆和坚果Live 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