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积极向上的心态移情别恋

魏思孝 06/10

来源:界面新闻

1

 

开启人:

展信佳。

最近的杨柳絮少了很多,北京对我来说,还是个孤独的地方。

我裸辞了,因为冲动。事后心生懊悔,为什么不可以多冷静一下下。比起“混口饭吃”,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我却仿佛天生有搞砸一切的能力。

不过无所谓了。就当为自己的不痛快朋克一回吧。

我曾经也总是七想八想。没来北京的时候,我曾幻想我在北京会有真正的家,没想着谈恋爱或者在这里结婚,只是简单的从属这个地方;现在我不想留下了,只想在这里,潇洒地燃尽自己的青春,体面的离开。

新人举步维艰。因为偷懒了大学时期和刚毕业的这一年,社会一直在批评我;面试时我也毫无底气,一遍又一遍地复述我短到掉芽儿的履历,从未觉得生存竟如此难过。

好在父母一直体谅和关爱,这也让我越来越内疚。二十大几了,全凭接济。

我不明白,不知道是不是社会突然把我的成长期缩短了,要求我有经验又八面玲珑,我确实义不容辞做到这些。可是我连自己想做什么都不知道。这些真实的窘境,不是大多数人的必经之路吗?为什么这么残忍。

我今天去面试,对我来说,不甚满意的工作,也围了不少竞争者。这些人让我恐慌。我不知是先解决自己心中的焦虑,还是先和他们看齐。

我充满了对他人经验的期盼和憎恨,可能还是我打心眼里不够酷吧。

 

NOON回复:

 

朋友你好。

看到你的信,展信佳是不可能的了。我没在大城市讨过生活,不过相对于我是农村出来的,当地的市区在我眼里也算是大城市了。大学毕业后,我也曾短暂在市区工作过三个月左右,后来当然是裸辞了。然后回到农村,混迹了几年。不过我倒是一直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那就是通过写小说能养活自己,而且经过小十年的努力,目前看来似乎也达到了预期目标,起码基本的生存是不成问题了,当然从事任何行业想要达成衣食无忧的情况还是不太现实的,不过还好,我也没这么大的期许。这过程中,来自家庭和周围的压力自不待言。我也确实做不到在社会中游刃有余。

别说你现在二十出头,我这也三十出头了,仍旧不时在面对生活中的难题时,想寻觅一个人生导师,给自己提点所谓的建设性的意见,让自己不那么盲目地去生活。但这几乎也算是一种奢望吧,我想起二十多岁看王小波的杂文,他在我的心目中也算是一个人生导师的角色,虽然没教给你如何去处理眼前繁琐的事物。不过,你要求一个人生导师,教你如何处世,这多少有点大材小用吧。所以后来,我发现还是把握住人生的大方向(这个词汇听起来大而不当),至于眼下的困境,具体到找工作啊面试啊,你唯一信赖的只有自己。不过眼下,我觉得你最重要的还是,找到你想要做的事情。不过也不着急,慢慢找吧。毕竟这对你的人生来说,是件大事,深思熟虑下也是必要的。

 

魏思孝

 

 

2

 

向正午的各位好

 

前天做了噩梦,梦见我妈又催我找对象结婚。像往常一样回顶了一句,然后我妈气急败坏的摔门就走了,我感觉不对劲追出去,刚出门就看见我妈从三楼楼梯窗口(我住的地方是老小区)跳下去了,我噔噔噔往下跑感觉跑了好长时间才跑下楼,看见我妈躺在地上一抽一抽地不停吐血,看见有人路过使劲儿喊啊叫啊完全发不出声音,拿手笔画快帮我打120救救我妈。之后就吓醒了,发现是个梦,吐了口气。看看表3点半,一直到天亮我妈过来我这边见到她才睡着。

再醒过来是八点半,躺床上不想动。玩儿手机看视频看到好玩儿的地方也嘻嘻哈哈的跟着笑。中午吃完饭给我姐打电话说做噩梦的事儿,我姐说“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压力有点大,梦都是反的。我也梦见过咱妈没了,还有挖坟的,是增寿的,没事儿你别多想”。听我姐说完眼泪它自个儿就啪啪往下掉,一直不敢跟她说我是不想结婚那类的人,不恐婚不是gay,也没有特殊的癖好,只是觉得谈恋爱结婚挺无聊的(这里只是说我自己),以后她再催结婚也不敢逆着她说话了。我就是觉得这个梦太他吗吓人了,怕以后会后悔,既然我不想结婚,那么好像结不结婚跟谁结婚怎么结婚都没区别。

唉!又给正午添麻烦了,祝各位好。

我再发会儿呆

 

NOON回复:

 

朋友你好:

 

我很欣赏你这种觉得谈恋爱和结婚挺无聊的人。人做什么选择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相应的代价,要不找个机会和你母亲坦诚布公下,你这人生态度,说得不好听一点,你倒是为了母亲结婚了,这对你以后的结婚对象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要是对方和你的婚姻观相符,那倒皆大欢喜了。

既然我不想结婚,那么好像结不结婚跟谁结婚怎么结婚都没区别。这是你主观的判断,婚姻本身不是你个人的事,牵扯的人比较多。还是很有区别的。不瞒你说,作为一个资深已婚人士,我对以后的规划是将来有一天能摆脱婚姻的束缚,这和我自身婚姻幸不幸福是两码事,就是单纯想恢复下自由身。然后,尽可能做一个称职的前夫和父亲,也是件不错的事。最后一句,希望我们愿望都早日达成。

 

魏思孝

 

 

3

 

正午君:

 

日安!

终于觉得自己该给你们的邮箱写信了。

去年7月份,和在一起8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当时,以为是异地的锅,是双方都在矫情的锅,是七年之痒的锅,所以分手后,连悲伤都几乎完全压制下去了,专心准备考研,今年初也顺利考上了某顶尖985。9月就能回到当初一起生活的城市。

但是考上研的喜悦于我而言,似乎并不存在。

因为我很快知道他也和别人在一起了。

考上研究生后,我俩以写信的形式,进行了短暂的交流,一来一回,也从此没了音信。各种社交联系方式我也都删光了。我很决绝。因为我难以面对自己觉得自己低她新女朋友一等的自卑和难过。

于是,我考研期间,那些压抑下来的痛苦,已经越来越无法被压抑。分手半年后,我才开始以泪洗面。我为了抽离,也出去找了实习,但是每当我自己回到家,忙完七七八八的事情,一旦静下来,一旦要入睡,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一个星期,他能入梦三四次。所以每当醒过来,那种巨大的失落,总让我无法拥有一个元气满满的早晨。

昨夜,在梦里,我鼓足勇气问他,回到我身边好吗。

他温柔地说,如果可以,我会回来。

我就这样,哭着醒来。

我的日子过得很茫然,我给自己安排很多事情,去充实自己的生活,不虚度光阴,但是却觉得,盲目的忙碌后自己麻木的心,空虚的寂寞中每一秒都真实痛苦的灵魂。

都说时间治愈一切,但我依然不知所措。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谢谢暖暖的NOON君!

 

NOON回复:

 

朋友你好:

 

我觉得你做得挺好,给自己安排很多事情,去充实自己的生活,不虚度光阴。他比你居然早一步找到了女朋友,按照你说,这女的还比你优秀。这大概是你的心结所在吧。只要他过得比你好,你就受不了,这也是正常的人性。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捯饬捯饬,以积极向上的心态移情别恋。

 

魏思孝

 

 

4

 

正午:

       

打扰了。我今年二十八岁。从事服务业。我有一个住处,还有一个爱人。我的住处很舒适,我的爱人很优秀。我患有抑郁症和惊恐障碍,服药辅心理治疗有小半年时间了。状况趋向缓和,时有反复,偶尔会更严重。除了伴侣,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因为即使是作为当事人的我,也是带着很复杂的心态面对“病情”。这种复杂的心态也很容易理解,毕竟在很多人眼中,这种“病情”是有一个更易于掌握和运用的名称的——懦弱。

懦弱是病吗?好像也是。但感冒发烧会有人送果篮,懦弱就没有这种待遇。书上说情绪失控、精神状态异常,是因为缺少某种化学物质,这种特质甚至可以遗传。媒体也在宣传精神疾病的原理和健康的应对方式。在我呢?却总在警惕“自圆其说”的企图。因为我感受不到物质的代谢,也体会不到神经元的异常反应。唯一直观能感受到的,只有充分的无力感,和旁人的反应。我搞不定生活中绝大多数事情,我让自己的伴侣始终处在备战的状态。所有人都在为我加油,我找不到动力可以供应。尤其是今天。我想放弃了。觉得“自生自灭”是最后的良知。写这封信,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是实在不知道要说给谁听。对不起。

                                                                  

小马

 

NOON回复:

 

小马,你好:

 

前几天在设计师凯特·丝蓓的自杀报道中,看到一句话,你没有办法救一个不想救自己的人。你能写这封信,往好的方面想,你是想自救的。对抑郁症,这两年开始,媒体的报道和公众的认知,开始能正确对待这是一种身体上的疾病,而非单纯的闹情绪。大家的接受度也在逐渐地宽容起来。

说起来,我身边有许多朋友也饱受抑郁症的困扰。还有许多朋友,受其他的疾病困扰,或者终身服药。拿我来说,也因身体的问题,常年吃药,估计和终身服药也差不多了。这都可以归结为是生理上出了问题。既然是疾病,我们就要正确地去面对。

5月27号我转发了一条@这里是美国 的微博,题目是:《七分钟,可能会给抑郁症患者带来共鸣,带来希望!》。大概内容就是,多运动,别总是隔离自己。回信有偏颇的地方,你见谅。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魏思孝

 

 

5

 

正午你好,

 

最近开始出现幻听,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不记得持续了多久。某天早上起来听见脑子里滋滋滋滋不停,才想到,这不是一晚上没睡好导致的。我晚上睡眠很好,夜里十一点入睡,早上七点左右起床。虽然不确定,我猜这就是幻听了吧。

不想看书,也不想出门远行,有个很宽容的女朋友,但是没有做爱的欲望。对于二十六岁的我来说,好像陷入时间的裂缝里出不来。

不想见朋友,不想见到任何人。会控制不住自己,会不论天气不论场合不论24小时里的哪个时间节点,莫名其妙开始无声地流泪。这些都让我恨透了自己。

今年上海的夏天很冷,有时候还要穿棉袜和春秋季的外套。冰淇淋买来放在冰箱里一个月了还没吃完。

谈过一场十年的恋爱,结婚,生子,离婚,争夺抚养权失败。为这场初恋画上句号。彼此都很受伤,孩子更甚。

想给妈妈打电话,但是心里知道她不仅帮不了我,甚至会在电话里哭,想到这个就不敢打了。妈妈的懦弱与自怜让我不敢与她走得太近。懦弱与自怜就像传染病,我从小就意识到这点,所以从读大学开始,一年顶多一两个电话。她在电话里求我回家,通过我男朋友骗我回家,对爸爸的出轨除了以泪洗面和委曲求全外没有一点别的想法,这些都让我失望透顶,更让我在绝望时不敢轻易靠近她。

如果可以,真希望她没有生我养我,希望我能像她其他的孩子一样,死于流产。

抱歉这不是一封让人开心的信。

很喜欢你们的正午故事,几乎每一篇我都会认真读完,做得特别用心。也相信你们能越做越好。

如果说还有什么梦想的话,那就是去正午工作啊。

感谢

Solo

 

NOON回复:

 

朋友你好:

 

抱歉,你这封信我看了好几遍,一直没搞懂你的性别。先是,你有个很宽容的女朋友。然后,你母亲通过你的男朋友把你骗回家。后来,我懂了,也可能我是自作聪明。我也是这几年逐渐发现,自己身上有诸多母亲所影响的性格和处世的方式。我们原本也不是无源之水,也算是活得不那么盲目。至于你生活中的困境,你宽容的女朋友会比我更了解你,也会有更多实质性的意见。有人陪伴在你左右,总是一件美好的事。

人总会沉浸在一段压抑的情绪中,比如我,父亲去世后的半年,生活也过得恍惚。如果你持续的时间太长,就要求助下医生了。积极生活的那些话,我就不多说了,大道理谁都明白。你不是还有去正午工作这个梦想吗,要不试着去努力下。眼下你的状态,可是胜任不了这个工作的。

 

魏思孝

 

 —— 完——

 

魏思孝,生于86年,山东人,写小说,著作即将等身。

 

如果您想写信给正午,请致noonletter@jiemian.com。

分享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