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路连接着生存与死亡: 5.12大地震纪念02 | 正午·视觉

李伟 · 05/10

来源:界面新闻

2008年5·12汶川地震后,我想了很久,作为自由摄影师要不要去,后来还是决定去地震灾区拍摄。我在5月23日到达成都,先去什邡待了几天。5月28 日我坐车到彭州,再坐车到都江堰。都江堰市内已经有地震后的痕迹,路边大商场有的墙外立面有裂缝。在汽车站旁我问了聚源中学在哪里,坐公共汽车到了聚源镇,于是看到聚源中学的废墟,废墟旁有悼念的花圈,破损的教学楼上挂着横幅。一个妇女抱着相框,里面是两个女孩的照片,她如此悲伤。我看到那个妇女要走开的样子,我过去说希望给她拍照片,然后又低声问了名字,她叫赵德琴,照片中的女孩叫赵雅佳和赵雅琦。

5月28日中午在都江堰有车到映秀,坐面包车进了映秀,到映秀还有几公里地方,警察封锁了。据说百花大桥准备要炸掉,就是在当天晚上18点。我跟着几个老乡徒步往里面走。走过百花大桥的时候,我看到桥柱子里面都塞了炸药和引线。晚上果然百花大桥炸掉了。在映秀,每天都有建筑物被爆破。我从早拍到晚,简单吃一些带的干粮,晚上就睡在志愿者营地帐篷里。我希望尽可能拍下地震中实际受灾情况,拍早了建筑物受灾状况还能看出来,晚了被爆破就成废墟了。

我后来一直辗转在灾区多个地方拍摄。去了都江堰,映秀,绵阳,汉旺,什邡,红白,北川,青川等地,拍摄时间持续有半个月。我个人印象深的是清晨在映秀镇阿坝烟草公司前,拍摄了篝火旁的妇女,当时几个人在看护倒塌的库房。还有在映秀拍摄的山体滑坡冲毁了的公路,一条路仿佛连接着生存与死亡。

这次四川地震是沿着龙门山断裂带分布,我到四川才发现,各个受灾地区之间山脉阻隔,距离远,并且地震损毁不少道路。最终由于交通不便,没能进入汶川和理县,也是这次拍摄最大遗憾。

2008年5月29日,俯瞰映秀镇。

 

2008年5月29日,映秀倒塌的楼房。

 

2008年5月29日,映秀。

 

2008年5月29日,映秀,滚落的岩石。

 

2008年5月25日,绵竹县,地震受灾者。

 

2008年5月29日,映秀镇,山体滑坡冲毁了公路。

 

2008年5月28日,映秀百花大桥,准备爆破拆除。

 

2008年5月26日,绵阳市安县。

 

2008年5月28日,聚源中学旁,赵德琴抱着赵雅琦与赵雅佳的生前合影。

 

2008年5月24日,什邡市红白,地震后废墟。

 

2008年5月26日,绵阳市安县,卡门的大石。

 

2008年5月29日,映秀的救援人员。

 

2008年6月7日,什邡市龙居镇,毁坏的寺庙佛像。

 

2008年5月26日,北川,在家里的老人。

 

2008年5月26日,北川,正在抬头看直升机的人们。

 

2008年5月24日,什邡市红白镇。

 

2008年5月24日,去红白的路上。

 

2008年6月7日,绵竹县毁坏的庭院。

 

2008年6月5日,彭州白鹿镇教堂。

 

2008年5月29日,映秀清晨篝火旁的妇女。

 

2008年5月29日,去映秀的路上,被巨石砸毁的汽车。

 

2008年6月5日,彭州白鹿镇,站在毁坏桥边的人。

 

2008年5月24日,什邡市洛水镇。

 

2008年5月28日,映秀的百花大桥。

 

2008年5月25日,绵阳市的寻亲启事。

 

2008年5月29日,紫坪铺水库都汶高速大桥被震断。

 

—— 完 ——

李伟 ,内蒙古人,现为《新周刊》杂志摄影记者,纪录片《克什克腾苍穹下》导演。

分享 评论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