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角:婚姻人才市场

郭盈光 12/06

来源:界面新闻

本期视觉节选自摄影师郭盈光的项目《顺从的幸福》,作品从虚实两个方面探讨了中国式的安排婚姻以及被安排婚姻夫妻之间的非亲密状态。我们选出了其中上海相亲角的照片,并且和郭盈光聊了聊。

正午:您当初为什么想去拍相亲角呢?有什么契机吗?

郭盈光:因为网上不断出现的“剩女”这个词让我感觉非常不爽,这个词物化女性、歧视女性程度很重,它让婚姻成为了衡量女性价值的一种标准。当时我的作品是有关于中国式安排婚姻的,相亲角这事儿和我的课题非常契合。

正午:这个相亲角在上海的什么地方?

郭盈光:相亲角在上海人民公园内,每个周末这里会聚满替儿女终身大事操心的父母。

正午:相亲角有相亲的年轻人吗?

郭盈光:还是有一些年轻人会出现在这里,我见过将征婚启事挂在胸前,给人销售既视感的自告奋勇式男孩,还有一些男孩就是默默地边走边看。另外还见过站在妈妈身边一言不发的姑娘,姑娘看上去还有些稚嫩,一打听90年的,妈妈替她回答一切询问。男孩基本上都是自己过来,而女孩都是家长陪在旁边。

正午:您第一次到相亲角,人多吗?当时有什么感想?

郭盈光:人很多。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么多人在这里做着婚姻的买卖,有种人才市场的既视感。

正午:后来再去,您心态有发生改变吗?

郭盈光:第一次去时还觉着挺新鲜的,之后再去是带着研究课题去观察的。这些父母一次一次地用红绳挂着、夹子夹着孩子的个人介绍,这在我看来是很疼的。

正午:您拍的很多肖像都是母亲,为什么呢?

郭盈光:现场的母亲比例更大,另外我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去做的作品,我试图把女性分为不同的年龄段来探讨这个课题。 

正午:您的那些肖像照片似乎都带有一些怜悯,为什么?

郭盈光:这些肖像都是我前两次去人民公园的时候抓拍到的,回来整理照片的时候我从这些母亲的眼里看到的都是担忧和焦虑,这让我对相亲角产生了更大的兴趣。我只是从中立的视角去记录他们,观者从中获得任何感受都是正常的。

正午:您曾经把自己扮成了相亲对象,当时家长来看你的多吗?你有什么感受?

郭盈光:我写了自己的相亲广告,在相亲公园做了一个行为。当时来看的人非常多,不单单是家长,还有好多闲逛看热闹的。我和这些给自己孩子相亲的、闲逛看热闹的人们抱有不同的价值观,这算是对传统价值观的一种对抗。做这个行为之前,我是做了一定心理准备的,但现实情况比我预想的更残酷。他们特别直接地把我(女性)比作是房子,他们给我的定位就是“房型好的郊区房”,真的是赤裸裸的现实。

 

 

 

 

 

 

 

 

 

 

 

 

 

 

 

 

 

 

 

 

 

图片节选于郭盈光手工书作品集《顺从的幸福》。

—— 完 ——

郭盈光,BrownieArtPhoto签约艺术家,2016获得伦敦艺术大学传媒学院摄影硕士学位,曾经为China Daily,Globaltimes,Reuters等主流媒体担任摄影记。曾获集美·阿尔勒-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以及发现奖提名。

分享 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