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盗墓者 正午视觉 盗墓05

刘子珩 12/01

来源:界面新闻

一、凌源

短短三年,很多事都没了踪迹,像不曾发生过。

所有关于盗墓的线索,在凌源都断了。步行街上,盗墓祖师姚玉忠策划抢劫了同行,他因此被判死缓。被抢的商铺如今已消失,任凭怎么打听,也没有结果。

凌源街头,看不到古玩店,也没有红山文化的烙印。每个人都能说两句盗墓案,但再细问就什么也不知道。一切似乎都是新的,卖场大喇叭穿透得很远。

 

二、牛河梁

 

牛河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在凌源北部郊区,是红山文化的政治中心。我们开车前往,风刮起沙子,抽打在窗上,滋滋响。

最大的一处墓葬群开放展览,东西长130米,南北宽45米。由六个单元组成,一个圆形祭坛,和五个冢。墓葬已经有等级高低之分。中心大墓,规格最高,四周砌石墙,内部砌石阶,墓葬深造于基岩,石棺宽大齐整。

女神庙是半穴式土木结构,总面积约75平方米,主体为七室相连,南侧横置一单室。地下发现了直立墙和碳化木柱,试挖掘时出土了人体鼻、耳、手、乳房等塑像残件。现在封土保护,只标注出遗址范围,并未正式发掘。

女神庙后,青松挺拔,三处石头平台遗址成品字形,坐落松林中。但学者担心,树根越扎越深,对遗址保护不利。

山野深处,还有十余处未开放的保护区。工作人员劝我们不用去看,因为什么也看不出来。我们来到第五遗址点。铁丝网围住一个土丘,土丘上有杂草,顶部是一株孤零零的树。

“这是一处金字塔式建筑,被封土保存。”工作人员介绍。

“山顶的树是什么时候种的?”

“不知道。”

 

 

 

 

 

 

 

 

三、古玩市场

凌源没有古玩市场。最近的古玩市场在两小时车程外的朝阳市。朝阳有南北二塔,均为辽代留下,距今近千年。黄色塔身,刻有浮雕。慕容街贯穿其中,立有牌坊,匾上的街名是金庸题字。慕容街经营最多的是战国红、玛瑙和化石,都是当地盛产的特殊石头。

我们达到慕容街的时候,临时摊位刚被政府撤掉。冷清的长街上看不见游客,店铺开门却无人进出。有小贩铺一块布在地上,偷偷摆摊,多数是玛瑙、手串、化石。他们说,都是便宜甩货,给钱就卖。

南塔旁有一条地下通道,被改造为古玩市场,统一规划。有两个摊位并列,摆着琳琅满目的小件古董,是刀币、袁大头、铜器、玉器、钟表、香炉等。老板是一对夫妻,从慕容街搬下来。我看到几个造型古朴的玉鸟、玉人,感到好奇。

“都是红山文化玉器,山上捡的,也不用成本,喜欢的30块拿走。”

“铁箭头呢?”

“比玉器贵,要50块。”

 

 

 

 

 

 

 

 

 

 

 

 

四、寻找盗墓的痕迹

我们列了一份长长的名单,打算在凌源寻找被盗墓的地点。

凌北镇庙东村敖包山是一处。山不大,如同土丘。山顶一片杏子林,树叶凋落,只剩枝干。山坡有很多沟壑,有大小不等的坑,但看不出哪个是盗洞。一位大妈告诉我们,几年前有人来探铁矿,挖了几处,后来走了。她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盗墓的。

牛河梁村石灰窑子村民组西梁山顶也是一处,在地图上找不到。离开牛河梁遗址时,我们在铁道口问路,被告知西梁就是这里。抬头看,保护区的牌子在前面山坡。枯草盖住了土地,树枝勾人衣物。钻过草和树,出现一条路,路上有车辙和脚印。路的尽头是一处山头,铁丝网围住山顶。有一些散落的石块,像积石冢的石头。

“是这里面吗?”

“不好说是,也不好说不是。”

我们又走了很久,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始终看不到盗洞。

 

 

—— 盗墓系列 · 完——

所有图片都由朱墨拍摄。

分享 评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