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大王许岑的挣钱史

叶三 · 09/25

来源:界面新闻

1

我本科在电影学院学录音,在英国念的专业是“广播与电影管理”,这专业的意思是,给人感觉XX总局局长应该是我干的。

回国后,我从2006年开始工作,干了两年,月工资从没超过三千。

2008年的1月1日到8月31日,我在可口可乐公司干男公关。那时候正是奥运会,奥运会有火炬传递,可口可乐是赞助商。有一个项目是跟着火炬全国跑,协调中间商,需要有人长期出差,临时招了六七个人。这份工作的薪水会超过一万,我实在是想挣点钱,就去了。

奥运会之后,我去了老罗的英语培训学校,然后又到了锤子科技。在英语培训学校我觉得很舒服,当老师满足了表演欲,有成就感,工作时间自由,还有女学生。当然英语培训学校不光有女学生,还有很多杰出的英语培训教师。我跟他们学会很多东西,你会发现他们干别的也都行。我觉得原因可能是这些人的研究能力和表达能力都比较强,所以就比较容易在社会上干成别的事。

2014年5月27日,我从锤子科技辞职——5月20日是锤子科技第一个产品的发布会,发布完一周后,我觉得我可以走了。

辞职的直接原因是我老婆怀孕了,我要回家带孩子。我人生的终极目标就是带孩子,没结婚之前是养猫养狗。我有一种抚养本能——可能我女性化吧。最牛逼的人都是雌雄同体的。

辞职的前后那段时间,我就在网上给别人讲课,教英语,教吉他。那时候收费不高,我给人讲一顿收一千块钱——一顿是,比如我教你弹一首曲子,教会为止。但是我发现事实上没有人能坚持学很多次课。不是我不找他,是他根本不找我。甚至有人交了钱见了一面,我说你回去练一下基本功,然后他就再也不找我了。

我辞职以后有更多时间专门用来干这个事,也许可以挣得更多。

然后,正好有一个人要脱产学托福,她的朋友介绍说这许岑就是以前讲英语考试的,讲得好。我们见面,见面就决定学。这是有七八十次面对面课程的,收费三万。我一想,未来三个月工资这不就到手了吗?而且每个礼拜只给她上两次课,我还有更多时间可以干别的,这样效率是更高的。结果那女学生学了差不多十多次课就放弃了。她出国也不是自己有强烈的欲望。她当时就两个选择,要么出国,要么生孩子。结果可能就变成生孩子了。最后三万学费退了两万,毕竟上了十几次课。

把这钱一退回去,我快傻逼的时候,有个在线视频教学的XX网站来找我。它是那种把教学拍成视频放到网上让别人看的网站,收费低,但人多,因为没有人数限制。他们说,你以前也是英语培训这行的名师,你给我们录一套英语课,然后卖。当然,当时收益的分配比例在今天看是不合理的,也没有卖得很多,但是我仍然感谢他们,他们启发了我——而且我想到,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呢?我可以自己录,我可以自己卖。

英语课已经卖了,我又觉得做吉他课拍摄比较费劲,我就先用电脑录屏,讲幻灯片制作。我有“老罗的御用幻灯片设计师”的名声。当即,出了一个幻灯片制作教程, 二十四节课,每节课十到二十分钟 。我觉得不能太贵,就定价九十块钱。我合计,我先卖两百个,卖两百个就是一万八,一万八就能付三个月房租。因为下个月真的没有房租了。

我把视频课程上传,然后在微博上一发。结果第一天就卖了一千三百个。然后第二天五百,第三天两百,快不行了,结果老罗帮我转了,之后连续三天,每天卖一千。一算,收入五六十万吧。我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时候能卖到一百万呢?

我发现挣钱这个事是很有意思的。你选择干什么决定了你的收入。也是赶上了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就是大家会买网上的虚拟的产品。内容产品,内容本身不能叫产品,要对内容进行深度的加工才能变成产品,而这个加工过程里有很多学问。你不要轻易学我出来做内容产品,因为这里面的学问你可能完全不了解。

我的幻灯片课程卖得不错,然后我又回头做了英语,讲了英语学习方法论;又做了吉他教程、摄影教程、炒菜教程。炒菜教程因为不是职业厨师出身,拉了老罗找的专业厨师一块儿,教了二十四道菜。 我有个在南加州学电影的朋友,他摄影很厉害,我又跟他出了一个摄影教程。出了这么多教程之后我发现我每个教程都卖得不错,当时也有好多人一直问我,我做的教程为什么都比别人做得好那么多,旋即,我就做了一个如何制作教程的教程。如果你想学我怎么做教程的话,那你就可以看这个。

 

2

可能就是刚辞职那年,有人在微博上管我叫“美貌大王”,我一听这名特别过瘾,就安在自己身上了,后来就变成自称美貌大王。之后我从淘宝转到微信,做了一个微信的平台,就叫“美貌大世界”,把我所有的教程和视频的、音频的产品全转了过来。

去年开始,我开始做音频产品。音频产品类似于广播节目,更偏重于信息。现在的人没时间看书,没时间看视频,又需要开车的时候也有一种“在学习的幻觉”,好,那我许岑就为你制造这个“幻觉”。

我的音频产品目前有三个,一个讲带孩子,主要是我媳妇儿在做,我有时候也会进去讲一些内容。我自己讲波普艺术,因为我对安迪·沃霍尔研究比较多。但是这个选题非常差,它太小众了。讲艺术就已经很小众了,再讲波普艺术,基本上没什么人听。后来我一怒之下,就从波普转到讲“学习型精英”。因为用户他们有时候只是感性上觉得波普很酷,但其实理性层面都是想成为精英。所以我就转成“告诉你怎么学习”。我还有一个“听电影学英语”音频专栏,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这是真正给你一句一句讲英语的,但是我发现人们更喜欢听别人讲怎么学好英语,而不是听一句一句的英语教学。也就是说,人们有时候并不是真的想学习,而是好奇。但好奇,也可能很好转为学习的一种原动力。

这三个产品各有199期,一期差不多十分钟,一开始收费199,后来变成299。每一期产品的文字量差不多两三千字,我要先写脚本,要不然肯定会胡言乱语。

之前,我在一个大的产品平台上有一个精品课,叫“如何成为有效学习的高手”,现在正在写第二个:“如何成为一个有研究能力的人”。

这个平台很厉害,有一千万的用户,我的课第一个月就卖了十万多,那就是说,有十万个人知道我许岑了。这种情况,我认为对个人来讲没有可持续性,对平台来讲可能也不是长期的持续性。因为总不可能弄一千多个这种作者来讲一千多个课。之后怎么办,是我要考虑的问题,也是这种平台要考虑的问题。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产品呢?一本书,你不是没时间看吗?我也不能给你读,我就给你转述。我先把这书看了,看完我给你讲这本书里讲的啥。有人觉得这样就是有收获。所以那个产品叫“每天听本书”,二十分钟,你就能听完这本书。我体验了,印象不是很深刻,跟自己把书看一遍完全是两回事儿。但是他们仍然是非常专业的,在讲述的过程中注意到了非常多的细节,帮助你归纳,然后总结,总之跟自己读书体验不一样。

现在,如果要做内容产品的话,我会去看书,等于是备课了。其他时间,我不看书。我发现我看书已经得不到任何收获了。我现在不需要那些知识性的,和那些你教我要怎么怎么样的东西。我需要观点,我需要一些有启发性的金句。观点不是知识,我不需要听整个推导过程,有人听推导过程都听不明白,我一听观点就明白了。观点的启发和帮助在于反直觉。反直觉就会让我觉得我变聪明了,我提高了。这也是很多人会去买这种产品的原因。

同样,我讲的所有东西都是观点。这么多年,一直伴随我的评价就是讲课不讲干货,因为我只讲理念。我会告诉你,幻灯片制作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审美。这个问题不解决,你学那么多炫技的东西有啥用?当然,审美差,短期之内提高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至少能让你认识到是自己的审美问题。

喔对了,如果你之前没有任何积累的话,不要轻易出来做内容产品,因为你连内容都没有。现学现卖这本事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除了这些产品,我还有三个收费的微信群。

两年前,你很难想象有人会花几千块钱加一个微信群,但是现在有了。

我建了一个幻灯片制作微信群,开始收费4500,然后就进来几十个人,这就是三四十万。后来人数涨到一百多人,价格也从4500涨到现在的6999。在这样一个收费的规模之下,我会不定期给他们上课,课程跟我其他的课程没有重合。我带着他们讨论,每天跟他们讲话,发一些我的作品,留作业,他们做完提交出来,我一看做得都很差,然后组织某一天晚上给他们点评……这就是收费群建立的逻辑:你要是想让我给你提供优质的服务,那你要付费。因为它占用了我的时间,我的时间是有成本的。这是商业的逻辑。如果你不明白的话,你可能需要学点儿经济学。

后来,我把这个群一年的有效期变成了永久有效。这不是因为我的服务要打折扣,而是我发现,建了一个群,比如说,第一年来了二百人,如果第二年再续费,这个群基本就散了。这种入群属于冲动,第二年又冲动的可能性非常低,除非极度狂热的粉丝。 要想让一个群长期存在,靠每年续费是不现实的,那干脆还不如就直接永久有效。幻灯片制作群现在的收费是6999,有两百多人。

另一个育儿群收费是9000,现在有一百来人。这个群一开始我发言频率高,后来是我媳妇儿管。我媳妇儿是所有的群里非常活跃的角色,相当于主持人。这个群和内容打造群都是永久有效。内容打造群的收费一开始是7497,现在是9999,有两百多人。内容打造群相当于如何制作教程的教程,如果你也想做内容产品,我手把手教你做,但是你得找我问。这个群是我收费群里最多元的一个群,除了私下来找我讨教制作教程的朋友,平时在群里大家都是聊生活和工作中的事情。而且每天都会有一个人发出一个话题,到现在几乎把全宇宙的话题都聊遍了,很有意思的。

我基本不管理粉丝,因为自己做好了的话,粉丝自然就会喜欢你。我的公众号关注不高,不到三万,但是每天推送的阅读会达到七八千,我一发,群里就进来几个人。这说明我的粉丝的关注度是比较高的。

粉丝不管理,经营自己是要经营的。我经营自己的方法就是经常说一些“鬼话”,比如“贵就是好”。有很多人觉得这个观点屌,自己这么多年很委屈,然后觉得自己过得不好,就是因为不知道“贵就是好”,总觉得贵是被骗,然后自己咣咣买了一些贵东西,真买了他才真体会到贵真的就是好啊!还有就是我们做事的方式。咱们做事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做事比别人做得好,知道世界级标准,有审美。中国人普遍缺乏的是世界级水准和审美能力,我这儿有,我许岑这儿有。你跟着我,你也会获得这种方式。

 

3

2014年到2017年这三年我挣了不少钱,我没算过,但粗略估计怎么也得有个几百万了吧,可是我数了一下手里的钱,只剩下一百五十万。

我拿着一百五十万,去看三千万的别墅,交了一百万定金,锁定了一间。傻逼吗?一个人只有一百五十万,还要去买一个三千万的别墅。当时我认为我可以去银行贷款,三千万,首付百分之四十,那我可能还差个六七百万,我可以跟朋友借,我可以很快把这笔钱还上。只要有银行肯贷给我一千八百万,三十年每个月还十万,我觉得OK。

然而没有银行肯贷给我一千八百万。银行的行长一听说有人要贷一千八百万,马上把我请到他办公室。然后一看,第一,我没正经工作;第二,我没有房产。你没有房产,你第一套就买三千万的别墅,你咋想的?就把我轰出来了。谈了好几家银行,都没有人肯贷给我。后来我就不得不放弃了。

拿回了一百万定金,我心想我可能还是得买个便宜房子。再不买房,这一百五十万就没了。钱都花哪去了?买一个奔驰S花一百万,买表买两块,一块十二万,给我媳妇儿买了一堆包儿,花了几十万,买一把小提琴花十万,买一个钢琴花五十万,这都是我干的。“贵就是好”这些理念是我真正相信的,我也会这样去贯彻。 但我也已经跟粉丝们说了,贵就是好,贵是没有上限的,贵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而是让自己稍微有点心疼就可以了。这样会促使你更多地使用这个买来的东西,你的专注度会更高。 

我还没有完全过了物质带给我幸福感的阶段,因为我还没有拥有我全部想要的物质。更进一步的话,物质的消费不算高贵了,要隐性消费——就是你花了这钱,别人看不着。比如花大价钱请郎朗教你弹钢琴,那比爱马仕包可贵多了,这可能是没有止境的,但还是提高自己。我五十万的钢琴买在家里,我还不会弹,但只有五十万的钢琴才有可能让我从不会到会,如果是五万的话,买回来那就是一个摆设。所以我不是真喜欢弹钢琴,我是喜欢在五十万的钢琴上弹。

以后,我觉得我只会越挣越多。我爸不相信这件事,天天以他自己的经历来给我提醒,他也挣钱容易过,后来就挣不着钱,非常焦虑。但是我觉得,我的挣钱能力不是完全取决于运气和时代性,而是我有过人之处。我做事儿就是比别人做得好。

时代的运行在变得越来越快,人们需要的东西也会越来越浅。如果说把自己掏空表现在没有新的产品出来了,这个对我而言是不存在的。花三年学了一样技能,然后把它讲出来,和花三个月学习再把它讲出来,其实效果可能是一样的。我说的效果不是那种对技能的掌握程度,而是对于新的学习者来讲已经够了。我的过人之处,就是我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再做出一个新产品,我的新产品总给人启发。从我开始挣钱起,我就有这个信心。

内容付费从2014年开始,甚至是在大趋势之前我就开始做了,所以我仍然感谢之前找我的那个XX网站,因为他们可能算是意识比较早的,然后我获得了这个信息。但不是人人获得信息都能做起来的,就是因为我之前有积累。你会发现,从2014年到2017年,这个潮流还没过去,它还能再持续一段时间。但是真正的那些昙花一现的行业已经死掉了。所以接下来再发展个两三年,我觉得还是很有可能的。至于两三年之后会发生什么事,那我就没想过了。

我知道我的群里有挣钱能力很强的人,但那不是我教的。其实我没有教会粉丝们挣钱,我只教会他们花钱。不是高消费,过奢靡的生活,而是花钱学习,体验,提高自己。提高自己简单说就是怎么能把事做得更好。真正把事情做好了,我觉得就能挣钱。

我的粉丝变现能力都不差。有很多人同时加了我三个群,那可能就需要三万块钱,他能这么干的原因是他能挣钱。有些企业做产品就是卖给注重性价比的消费者的,那有些就是卖给有钱的。在我看来,贵的东西性价比才真正高。便宜东西全是垃圾。我就是做奢侈品,我的志愿就是服务小众,就是这些觉得我比别人好的人。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每天的所有的时间都是自己的,想干啥就干啥。目前我自己能感受到的危机是,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踏踏实实每天六个小时练吉他了,我没有这个时间了。随着挣钱速度越来越快,你会总想着怎么能更快地把钱挣回来。这对我个人来讲其实是危险的。

现在,我的幸福感来自于把老婆孩子照顾好了。

我做的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孩子,没孩子我不会辞职的。我不可能让任何一个除了我和我媳妇儿以外的人去带这个孩子。我买奔驰,孩子可以坐得舒服,买表肯定是为了自己,当然也可以传给孩子。买钢琴,我倒不会逼我的孩子学钢琴,但万一他要学呢。买房子也是为了让他将来有一些资产。

我的孩子是计划生的。三十岁以前我绝对不会生孩子。三十二岁的时候我就觉得腻了。我觉得没意思,来来回回就那么回事儿,养猫养狗也满足不了我的抚养一个什么东西的那种欲望了,那我要生孩子。所以最后一个女学生,我跟她说咱俩怀个孕,你要是怀上了,咱俩就结婚。现在看我多么靠谱。

其实我是什么呢?我是做什么都要做好,我从小有强烈的作品意识。上学时老师让我们自己画报纸,我也会比别的小朋友画得好。现在啊,当老公,我也要当最好的老公。当爹也是一样。孩子是我的作品。我的孩子无论从长相,包括他头的形状,他的发型,他的神态都是我的作品。我干别的任何事都不能满足我这种作品创作的欲望了,那我只能通过带孩子了。

因为有了孩子,我真正想干的事还是跟教育有关。但是我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个实体,这个实体有点类似于少年宫,但是它不是那种常见的少年宫,而是一个非常高端的世界级的建筑,里边有各种各样的世界上的所有的乐器、体育、科技、生物、天文的、地理的……能给孩子能够展示出来的东西。不需要教什么,只是展示。它非常理想化,是一个有点乌托邦性质的东西,是完全实现不了的。如果有人给我拿个几亿,说你必须把这给我做了,那我就去做。这是有教育理想的人才能做的事,是情绪化,不是做生意——有一句话叫,在你财务自由之前不要去弄任何情绪化的东西。什么挣钱弄什么,那才能挣着钱。

—— 完 ——

 

全部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叶三
叶三 (界面报道总监)
已发布61篇优质内容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