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红尘

今天的《正午·视觉》来自摄影师贺肖华。贺肖华在中国的古城里拍摄了很多带有红色元素的照片,照片里充满了荒诞感,他称为“莫名其妙”的景观。正午和这位资深摄影师聊了聊。

贺肖华 04/19

来源:界面新闻

 

北京798。2015年。

 

广东湛江,鱼灯迎神。2016年。

 

广东吴川,闹元宵。2015年

 

广西柳州,留影。2015年。  

 

广西三江,宣传牌。2014年。 

 

四川成都。2014年。

 

河北保定,筹建古镇。2015年。   

 

广西柳州。2015年。

 

山东潍坊,小公园。2015年。

 

山东济宁,小公园。2015年。

 

广西柳州。2016年。

 

山东泰安,小公园。2015年。

 

广西来宾,薰衣草庄园。2016年。 

 

山东寿光。2015年。

 

福建莆田,正月。2015年。

 

广西柳州,广场舞。2015年。

 

广西柳州,风筝。2014年。

 

正午:这些照片是整理出来的吗?还是拍摄的时候设计的?怎么想到的“红色”元素?

贺肖华:在中国红色已经成为一种视觉文化符号:政治话语,喜庆吉祥,宗教信仰,热烈欢快,成功进取,暴力血腥等等。但这里它是我的另一种象征与隐喻:它代表世间的种种诱惑,象征今天消费社会人的追求和世人的欲望、焦虑、烦恼,我关注普通人的生命、生存状态,关注红尘里纷纷攘攘的世俗生活。

有了这种想法,就很容易观看到这种景观。

 

正午:当时因为什么去了这些拍摄地呢?

贺肖华:我准备用二十年时间来完成一个人文类项目的拍摄,目前已经拍了八年。每年规划一条线路,游走在几个历史文化名城里,以一种“在路上”式的方法去观看表达。我关注传统历史背境下的城市化转型,消费社会的社会风景,普通人生存、生活状态,大时代下的庸常、无常。这些图片是大量拍摄素材里的一部分。

 

正午:我看拍摄地点有的在乡村,有的在城市,你如何选择你的拍摄对象?

贺肖华:我每到一个城市,都要去几个“典型”的地方游走:步行街、商业中心、最老的广场、最老的公园、市民活动多的草根文化聚集地,有历史遗迹的地方,新修的人造景点等等。与当地人聊天也有“收获”,比如广西来宾市一位跳广场舞的大妈,她就推荐我去了某个人造花园,两千亩的花地里,一对红色的大奶子雕塑。

 

正午:您的照片,有些很幽默很荒诞。这是您刻意寻找的吗?

贺肖华:“疏离、荒诞、超现实、乡愁、异化、批判性……”这是当下许多新生代摄影师创作的关键词。我选择用轻松幽默、乐观的态度来对抗现实的悲苦、沉重,希望在调侃、诙谐中批判,这是我目前的拍摄策略与摄影追求。

近30年来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社会彻底转型。在这个过程中产生许多新问题,出现一些“莫明其妙”的事件、景观,给人一种魔幻之感。我在莆田农村遇见过中国最牛逼的欧式别墅群,春节时在外地的老板们把豪车托运回村,有些人在别墅门口用红色地毯、模特人、拱门、假花等做成迎宾景观,非常扎眼。

 

正午:您是一位资历深的摄影师,您是哪年开始对摄影感兴趣,当时如何起步的呢?

贺肖华:大二时,我那个画画的叔叔回家过年,带着海鸥4B相机,在他的帮助下拍了二个胶卷。回到大学后,找资料、买药粉,做印相盒,用毛毯封窗户,第一次冲卷印相居然都成功了。当相纸上的潜影慢慢在药水中显现出来时,那种魔法般的感觉妙不可言。上了船以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现在感觉自己得了一种叫着“摄影”的病,不用打针吃药,按按快门就OK了。

  

正午:有哪位摄影师对你的影响很大?

贺肖华:早期也拍美女、荷花糖水片,96年认识了杨延康老师,被他批得狗血淋头,在他的启发下开始传统纪实摄影,关注社会现实、关注日常生活,杨成了我的启蒙老师,他对待摄影的职业态度,为人处世都是榜样,我们很尊重他,都称他“杨大哥”。2005年以后一些新的摄影类型、理论如新纪实摄影、新彩色摄影、新地形摄影(景观摄影)、类型学等大大拓宽了我的视野,黛安·阿勃斯、斯蒂芬·肖尔、爱德华·伯汀斯基、贝歇尔夫妇、马丁·帕尔都是代表性大师,他们的摄影很具当代意识,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正午:你有关注现在年轻人的摄影吗?有让你喜欢的作品吗?

贺肖华:感觉中国未来摄影的希望寄予这些新时代的年轻人,他们受过良好的影像专业教育,有个人的观看与表达,出手不凡。但问题也不少:一些作品“去意义化”现象严重,过于追求照片表面上的“好看”,因而脱离现实的小清新、潜意识碎片等影像泛滥成灾。

塔可《诗山河考》、张克纯《北流活活》、李政德《新国人》等都是很棒的作品!

 

—— 完 ——

贺肖华,独立摄影师,雅昌签约摄影师,现工作生活于柳州市。

 

分享 评论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