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长白山

“我对东北的氛围和人们的生活是熟悉的,他们还是那种对大多数事物厌倦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应付的状态。我也问起当地人边境那头核试验时有无震感,但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在默默按着快门。”这是著名摄影师王轶庶镜头中的长白山。

王轶庶 04/12

来源:界面新闻

 

 

三月份我去了趟长白山,理由很简单,手机推送的廉航机票价格让人无法抗拒,不到两百元从上海落地到长白机场,地上还到处是积雪,四处没多少人,东北口音的揽客车,风有点冷硬。

接下来的四天里,我从西坡和北坡各上了一次长白山,又坐了绿皮火车移动百多公里,逛了一些平房民居。每天长白山上都在下很大的雪,所以我既没看到天池,也没看到主要景点比如北坡的瀑布,景点空空荡荡,多数时候我一个人在堆满雪的峡谷里、森林中、通勤车里看着风雪发呆。我简直乐坏了,一个白色的世界,没什么游客,也没人催促我,安静而且安全,密集的风雪卷过松林,岩壁被雪皴出各种图案。天时晴时阴,雪山斑驳,冒着热气的泉水熏着冰柱,除了景区管理还有点糙之外,一切都正合我意。

景区都是上海口音游客,搭伴拼车的上海大爷说他2000年在路边电线杆上看到广告,花了两万元在豫园路买了个六平米公租房,然后把自己和儿子以及丈人户口都落了进去,2012年拆迁时小闹了一下,换来一套黄埔边的三室一厅,现在退休生活无忧,做梦都笑醒。

火山一直让我迷恋,去夏威夷火山时觉得和儿时玩的矿山尾渣堆很像,一大片黑色铺展开来,火山大多看上去很新很工业,外形粗笨,但又明明是巨大的山体,沉默的下面积蓄着能量。雪中的长白山更陌生,古典松林配外星场景,风扬起雪粒裹挟着和我一样茫然的观者。

我对东北的氛围和人们的生活是熟悉的,他们还是那种对大多数事物厌倦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应付的状态。我也问起当地人边境那头核试验时有无震感,但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在默默按着快门。

 

 

 

 

 

 

 

 

 

 

 

 

 

 

 

 

 

 

 

 

 

 

 

 

 

— — 完 — —

王轶庶,著名摄影师。70年代生于甘肃,辽宁锦州人,现工作生活于浙沪。其摄影作品多次被展出及收藏。

分享 评论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