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柏西普“出海”失败后,康弘药业业绩“变脸”巨亏5亿

2021年04月26日 11:30
除了康柏西普试验失败的因素外,康弘药业下修巨额业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荣昌生物董事长房健民的2.6亿元赔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郑洁

编辑 | 谢欣

康柏西普海外三期临床试验失败后,投资者还未等到它的具体临床数据,先等来了康弘药业下修2020年业绩的消息。4月25日晚,康弘药业公告称,下修营业利润从9.95亿元到-5.12亿元,下修净利润从8.4亿元到-2.7亿元。

康弘药业此次下修业绩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众所周知的核心产品康柏西普海外三期临床失败,计提无形资产损失约14亿,康弘药业在公告中称,停止康柏西普全球KH916项目试验,预计其未来已无法带来经济利益流入,其截至2020年末累计资本化支出13.97亿元转入当期损益,相应减少2020年度利润总额及营业利润13.97亿元。

2016年9月,康柏西普获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在美开展III期临床试验,到2021年4月9日,康弘药业正式宣布康柏西普全球三期临床试验失败,但此时已然有诸多疑问待解,康弘药业至今仍未向投资者详细解释关于全球三期详细数据、关键时间节点等诸多问题。

2017年至2019年,康弘药业研发投入逐年攀升,依次为3.5亿元、3.49亿元、7.88亿元,研发投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不断增加,分别为12.56%、11.96%、24.18%。据证券时报,康弘药业2016年前每年的研发投入在当年营业收入中占比仅在5%左右。

据康弘药业2017年年报,研发投入总额占营业收入比重显著增长,主要系康柏西普项目于报告期内在美国开展III期临床试验影响。”试验失败,相当于这十几亿元的投入都打了水漂。4月13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截至2020年12月4日,康柏西普全球三期临床试验已经累计投入13.11亿元。

除了康柏西普试验失败的因素外,康弘药业下修巨额业绩还有一个原因,即和荣昌生物董事长房健民诉讼官司终于有了结果:4月15日,双方和解,康弘药业赔偿2.68亿。

而康弘药业与房健民的官司,依然是由康柏西普而起。

2018年3月,房健民起诉康弘药业,要求支付2014年到2016年康柏西普的销售提成分红款及逾期利息,总额超过3400万元,因为房健民认为康弘药业并未对自己在康柏西普的研发中贡献进行应有回报。

目前、康弘药业和信达生物的口径均为信达生物创始人俞德超是“康柏西普的共同发明人和主导开发人”,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11月,俞德超归国加入康弘药业,入职四个月后,2006年3月,俞德超作为唯一的发明人,递交了康柏西普的相关专利。2010年,俞德超离开康弘药业,此后创立了信达生物。

康弘药业的招股说明书中,未出现房健民的姓名和贡献。但康柏西普的早期研发(research)主要由房健民完成在业内实际上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另外,俞德超和房健民均曾供职于Cell Genesys公司。

而这段公案的结果,也侧面承认了房健民对康柏西普研发的贡献。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