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南非,人们可能会第一个联想到曼德拉,以及他所象征的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然而种族隔离制度取消之后,南非仍然处于种种危机之中。南非人自称,这是一个“被劫持”的国家。本文作者蒋亦凡在2017年底到访南非,他做了大量的采访和研究,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丰富的南非。这也是我们平常很难读到的南非,纵深感很强,也非常当下。本文分析了南非的今天之所以如此,正深植于过去,更重要的是,南非的未来在哪里?阅读这篇文章,对于理解中国同样很有帮助。

每个月都有一些重大新闻,吸走了我们全部的注意力。我们用图片的方式,展现世界上其他角落发生的,不太重要的事。

“乡下环境好哦。”“不太好,垃圾很多,都是厂了。”“乡下空气好哦。”“不好的,乡下人很喜欢烧东西,还有很多城里不能开的车,排放不合规定。”平时常常这样回答对乡村生活的误解。顾湘长文《赵桥村》的最终章。

“村里的本地人很喜欢说‘白相’(玩耍)这个词,看见我就说:‘出来白相!’ 问他们上哪儿就答:‘去白相!’这里的农活并不繁重,算是有益健康的活动。他们生活很简朴,不怎么花钱。所以他们看起来都挺愉快。他们老是说‘玩’,我就觉得在这里‘玩’是正当的理所当然的事,晃膀子不会受到指摘。”今天发布的是顾湘长文《赵桥村》第二部分。

2014年,作家、画家顾湘辞去工作,住到上海郊区的赵桥村,成了“住得很远的一个人”。很多人好奇她在乡下的生活,现在她写下了一篇长文《赵桥村》。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几天连载这篇文章。

吴君如第一次当导演,拍了电影《妖铃铃》。我们和她、陈可辛聊了聊香港电影。作为香港最好笑的女演员,吴君如经历了1980年代以来香港喜剧电影的发展,那也是香港电影最繁荣的时期。吴君如很放松,陈可辛很严肃,这是一次很愉快的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