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正午·视觉》来自摄影师贺肖华。贺肖华在中国的古城里拍摄了很多带有红色元素的照片,照片里充满了荒诞感,他称为“莫名其妙”的景观。正午和这位资深摄影师聊了聊。

今天的文章很特别,它来自信箱。一位读者整理了自己和朋友的通信,寄给我们。信里谈的都是文学和写作。我们三个编辑不尽同意其中的观点,但都被这种真诚、以及对文学和内心的深究打动了。

湖南北部小镇上一家人的生活。镇上潮湿多雨,有很多野生蛇。他们以烹蛇为生,一时风光,最后又衰落。这也是小镇生活之一种。

从八月初到十一月,是蟋蟀玩家的“快乐时光”。钱在流动,人在路上,虫子在流通。这个激烈而短暂的时节,正好是成年蟋蟀的一生。美国人类学家休·拉弗尔斯写出了自己眼中的蟋蟀和中国。

这是一组乌鲁木齐摄影师袁真真的街头摄影作品。去年她回到新疆,在乌鲁木齐、喀什、阿勒泰漫无目的地散步,用手机把感兴趣的事物拍了下来。

在篮球场上,MC把控整个比赛流程,夹杂着自己的解说,引领引导,烘托气氛,负责整体性的把控。“现在北京主场的氛围可以说已经非常好了。但我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更进一步的地方,我特别盼望有一天大家来北京主场看球,就是回家,就像来到老舍茶馆,就像进了自己家的四合院,互相之间都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