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我们带大家到上海博物馆看看。8月以来,这里做了一个名为“遗我双鲤鱼”的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展。和刚刚结束的“大英特展”不同,这个展览看似小众,却很有原创性,设计精致,也很接地气。我们请到了上海博物馆书画部的副研究员孙丹妍,跟我们聊聊这个展览。她还为我们解说了部分书札,附在图后。

印度的菩提伽耶是佛教诞生地。在摩诃菩提寺,最核心的区域是一大片下沉的佛塔区,正中有两棵大菩提树,传说悉达多正是在其中一棵下面证悟成佛。去年年底,作者杨潇和同事前去菩提伽耶采访宗萨仁波切,“全世界最知名,可能也是最不循规蹈矩的藏传佛教上师”。在那期间,还发生了一些大事,特朗普当选,印度废除大面额纸币。杨潇记下了自己的所见所闻,“有人说,印度的混乱对修行者是非常好的加持。可惜我只是一个有点疏离的感受者。”

9月初,广州动物园宣布,园内的“动物行为展示馆”停止营业。这意味着该园经营了24年的马戏表演永久谢幕。但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马戏团仍然没有搬走。我们的记者来到广州动物园,见到了马戏团的动物,以及黄团长。

在浩瀚的词语海洋里,编纂词典,就是用漫长的时间编制一艘驶向彼岸的小船。这是来自电影《编舟记》的形容。在相声领域,也有这样一些人,编写了一部《相声大词典》。这是一个艰苦的、默默无闻的工作,但是为了他们热爱的相声,大家一起把它“捧下来”了。

前年夏天,表弟在崇明岛的一家农场租下23个塑料大棚,开始种芦笋。在没有工作又要养孩子又要养车的时候,他开着小汽车带着孩子来到了岛上,住进农场的房子。表弟怀着来赚一票的愿望。我们那里不少年轻人都是怀着赚一票的愿望出门的。

“我今年二十六岁,生命犹存,甚至算得上年轻,却感到时间的蜡烛已燃到了尾端。我忧心忡忡,尝试用各种方法延迟死亡到来的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