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铂医药亏本卖掉苏州工厂,只因现金储备已岌岌可危

和铂医药延续了今年以来“开源节流”的思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杨

编辑 | 谢欣

最近,频频出售资产“过冬”的港股生物医药公司和铂医药又出手了。

11月15日,和铂医药宣布,将旗下生物大分子研发创新中心项目的生产厂房出售给药明生物控股子公司药明海德,交易价格为1.46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对和铂医药来说是一笔亏本生意。公告指出,本次出售的生产厂房的账面净值总额约为1.67亿元,预计出售事项的亏损约为6193万元。

这一生产厂房本是和铂医药自身的临床供应生产设施。公司2021年中报披露,该中试生产设施位于江苏省苏州市,使用面积约8500平方米,设计生产规模可达4000升。随着公司快速组建CMC(化学成分生产和控制)团队,该工厂预计于2022年投入生产。不过,本次公告显示,该设施尚未投入使用。

对于本次出售,和铂医药称旨在将在建资产变现,降低运营成本,将财物及其他资源重新分配至药物开发,投资具备增长前景、可获取更稳定收入的项目,并与药明生物建立长期战略关系。此外,鉴于近期经济低迷,出售事项将即刻带来现金以支持集团的营运及药物开发,同时改善公司的财务架构、现金流量及流动资金。

财报显示,2020年、2021年和2022年6月末,和铂医药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末期余额分别为3.57亿美元、2.16亿美元、2.03亿美元,亏损额分别为2.96亿美元、1.38亿美元和7305.10万美元,不难看出,其现金储备持续下降,流动性风险已是迫在眉睫。

简而言之,和铂医药延续了今年以来“开源节流”的思路。

一方面,今年10月10日,和铂医药连发两条公告,将在自己研发进展最快的两个核心产品“一停一卖”。其中,基于观察到疗效不足趋势,公司结束了特那西普(HBM9036)在中国的临床Ⅲ期试验,不再入组新受试者;另以最高可达10亿元的总额,将巴托利单抗(HBM9161)授权给石药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恩必普药业。

此后,和铂医药的研发管线中已没有处于Ⅲ期试验阶段的产品。进展最快的HBM4003是一种全人源抗CTLA-4抗体。2022年中报显示,其单药及与PD-1联合治疗的适应证均处于Ⅰb/Ⅱ试验阶段。其他适应证和产品均处于Ⅰ期或临床前阶段。这或意味着,公司对于自建临床供应生产设施的需求缩小。

另一方面,除了本次的“亏本生意”和上述出售巴托利单抗的收益,今年4月,和铂医药将新型双抗HBM7022的全球权益授权给阿斯利康,为此已获得2500万美元的预付款,并将获得最高至3.25亿美元的合计里程碑付款以及特许权使用费。

一周之前,11月11日,和铂医药还宣布与mRNA龙头公司Moderna(莫德纳)签订合作协议,向后者授权公司的重链抗体HCAb技术平台。为此,和铂医药将获得600万美元预付款,以及5亿美元里程碑金额,加上一定比例的销售分成。

而目前,瘦身回血、囤粮过冬成了众多生物医药公司的当务之急。今年9月,科望医药同样将生产基地出售给了药明生物;11月15日,和黄医药披露某些早期研究不会再被优先考虑用于内部开发。更早之前,三叶草生物暂停投资SCB-313(TRAIL-三聚体肿瘤产品)、SCB-808和SCB-420(Fc融合蛋白项目),着力聚焦于研发新冠疫苗;云顶新耀则将明星药物戈沙妥珠单抗卖回给了吉利德。

同时,由于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没有进入商业化阶段的产品以获得利润,和铂医药有意向发展CRO(合同研究组织)方向发展。

此前,与Moderna签订协议的即为和铂医药的全资子公司诺纳生物。11月14日,和铂医药正式宣布诺纳生物成立,公司将利用Harbour Mice全人源抗体转基因小鼠平台及新一代自主研发的免疫细胞衔接器双抗平台HBICE,为合作伙伴提供从发现到临床研究审批(I to I,Idea to IND)的完整临床前药物开发服务。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