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企成为CCUS项目主力军,相关项目发展亟需政策支持

2020年,全球利用CCUS实现碳封存规模约0.4亿吨,占碳排放总量的0.1%。

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CCUS项目有新进展,油企成为“主力军”。CCUS发展前景广阔,但目前受高投资成本约束,发展亟需政策支持。

据中国石油化工集团,8月25日,由中国石化建设的全国最大CCUS全产业链示范基地、首个百万吨级CCUS项目——齐鲁石化-胜利油田CCUS示范工程在山东淄博投产。资料显示,项目年减排二氧化碳百万吨,相当于植树近900万棵的减排量。该项目将工业尾气中的二氧化碳捕集起来,然后注入地下油层,“驱赶”出原油。据称,按照1吨二氧化碳可驱出0.25吨原油计算,年增产原油20余万吨。

2021年8月30日,中国海油启动了中国首个海上碳捕获和储存项目,每年可捕获和封存30万吨二氧化碳,在该项目的生命周期内,可捕获和封存的二氧化碳总量为146万吨。而在今年6月,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宣布与中国海油、壳牌、埃克森美孚签署备忘录,将合作建设广东大亚湾区海上规模化碳捕集与封存(CCS/CCUS)集群研究项目,该项目是中国首个海上规模化碳捕集与封存集群项目启动,预计每年将在海底封存1000万吨二氧化碳。

CCUS(Carbon Capture,Utilization and Storage)碳捕获、利用与封存,是指将二氧化碳从工业过程、能源利用或大气中分离出来,直接加以利用或注入地层以实现二氧化碳永久减排的过程,是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关键技术之一。2020年,全球利用CCUS实现碳封存规模约0.4亿吨,占碳排放总量的0.1%。国际能源署预测,在2030年、2035年和2050年,全球利用CCUS减碳分别达16亿吨、40亿吨和76亿吨,占2020年全球碳排放总量的4.7%、11.8%和22.4%。

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研究员郑颖对界面新闻表示道:“CCUS是石油业为数不多的碳减排方式之一。”CCUS已成石油业绿色低碳转型的重要突破口。

根据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发布的《中国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年度报告(2021)》,截至2020年底,我国已投运或建设中的CCUS示范项目主要在石油、煤化工、电力行业,重点开发二氧化碳提高石油采收率(CO2-EOR)项目。根据国家重大基础研究等项目评估,当前,我国约有130亿吨原油地质储量适合二氧化碳驱油,可封存约47亿吨—55亿吨二氧化碳。

根据报告,目前我国已投运和建设中的CCUS示范项目约40个,分布于19个省份,涉及电厂和水泥厂等纯捕集项目以及CO2-EOR、CO2-ECBM、地浸采铀、重整制备合成气、微藻固定和咸水层封存等多样化封存及利用项目。报告指出,碳中和目标下我国2030年CCUS减排需求为0.2亿~4.08 亿吨,市场规模将突破千亿,预计到2050年产值规模将达3300亿元。

目前,我国CCUS仍处于发展早期,以示范项目为主,部分先进技术尚处于研究阶段。郑颖表示道:“我国目前掌握了CCUS的一些核心技术,但在利用上还是以示范为主。根据之前对一些化工行业企业的调研,CCUS的降碳费用大约在500元/每吨,远高于采用其他方式的降碳成本,所以即使工业企业已具备了运行CCUS的能力,但综合成本考量,当前也难以投入生产运行。”

CCUS在欧美之所以能发展较快,背后有财政税收支持和完善的碳市场作为保障。美国为每吨被封存的二氧化碳提供85美元的税收抵免。欧盟通过地平线欧洲项目部和创新基金组织对CCS和CCUS项目进行资金扶持,同时也有碳市场较高的碳交易价格为CCUS项目发展提供支撑。英国设立了总金额达10亿英镑的“碳捕集与封存基础设施基金”,计划到2030年建成4个CCUS中心。

“我国‘双碳’顶层设计文件及内蒙古等地方‘双碳’政策中已经提出支持CCUS发展,但在执行层面,还缺少可落地的具体政策措施。”郑颖表示道,“我国CCUS起步较晚,但从未来发展来看,CCUS不仅是实现化石能源清洁化利用的最重要路径,也是我国在实现碳达峰目标后,进一步走向碳中和的最重要技术途径之一。因此,对CCUS的技术和成本突破工作还需要不断推进,将核心技术和专利掌握在自己手中,并通过技术革新和规模化利用实现成本降低。”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