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管理层零受贿起诉纪录被打破,深圳公司前副总涉嫌受贿超千万

2022年08月06日 10:41
越来越多的房企加大了内部反腐力度。

记者 | 黄昱

“这么多年过去了,万科的高层和一线老总,没有一个因为受贿而吃官司的。”万科创始人、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在其2019年10月出版的自传中如是讲述。

然而,这一纪录如今已被打破。

2020年5月,万科南方区域监察审计部门收到关于深圳万科前轮值总经理、“城市更新项目群”负责人张海涛“受贿”的举报线索,经过几个月调查,后到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

去年初,张海涛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逮捕。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检察院在日期为2021年9月29日的《起诉书》(深盐检刑诉(2021)93号)中称,2015年至2019年,被告人张海涛在深圳万科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以“借款”名义向被告人郑得成等人索贿共计人民币1285万元。

但该案件至今还未开庭。今年7月26日,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出具《刑事裁定书》显示:“本院在审理过程中,因不能抗拒的原因致本案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据此,本案中止审理。”

对于“不能抗拒的原因”,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并未做出说明。据红星新闻报道,该案件中的所有当事人均否认“行贿”“受贿”指控,张海涛称相关借款是因为万科对管理层实行的强制跟投机制让其资金紧张。

万科方面对界面新闻表示:“张海涛已移交司法机关,至于他是否有罪,一切以司法机关最终判定的结论为主。”

张海涛是否“受贿”尚未定论,但此事件却释放出万科对内部腐败的重视。

事实上,为了应对管理红利时代的经营压力,近些年来越来越多房企加大了反腐力度。

高位跌落

1977年出生的张海涛是万科老臣,给不少同事的感受是他为人仗义耿直、有侠气。“这种性格可能招人爱,但也有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一位曾与张海涛共事的万科员工称。

在2020年底离职前,张海涛是深圳万科副总经理以及深圳万科城市更新公司总经理,之前还担任过深圳万科轮值总经理、深圳万村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海涛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大概率是在2020年5月15日,当时他代表深圳万科与龙岗城投集团在深圳万科滨海云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据红星新闻报道,深圳万科与万科南方区域监察审计部联合出具一份《关于公司对张海涛违规违纪行为调查情况说明》称,2020年5月,万科南方区域监察审计部门收到关于张海涛的举报线索,于当年5月16日对张海涛进行了首次约谈,约谈中发现张海涛与他人“疑似存在利益输送行为”。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称,2015年至2019年,张海涛在深圳万科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以“借款”名义向被告人郑得成等人索贿共计人民币1285万元。郑得成为此得到了张海涛的帮助,在泊寓精装修工程、西埔路道路工程招投标和工程款结算等方面,谋取了竞争优势和便利。

张海涛任深圳万科轮值总经理的时间,大致在2016年底原深圳万科总经理周彤离职后,到2019年1月唐激扬调任深圳万科总经理之前。当时深圳万科总经理的职位由原万科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张纪文兼任,项目操盘层面则由张海涛和陆荣秀、冯卷轮值担任总经理。

从2017年开始兼任深圳市万村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张海涛,当时话语权不小。

深圳市万村发展有限公司是万科2017年成立的对城中村进行改造和运营的主体,当年万科启动“万村计划”,目的在于扩大旗下长租公寓——泊寓的规模。

2017至2018年是万科“万村计划”扩张的高峰期,这期间万科进入深圳上百个城中村,从城中村房东手中租下近2000栋“农民房”,这些租约期限通常为10-12年,租金支付方式为“押一付一”。

到2018年底,万科已签约138个村,新增7、8万间房源,但整体改造的成本高、开业率低。当时界面新闻了解到,万村公司改造的长租公寓可能未来6-8年都不会盈利,甚至整个租赁周期都不会盈利。

出于成本考虑和运营压力,2018年,在 “机构房东高价抢占房源”、“资本推高租金价格”等争议中,“万村计划”暂停。

与此同时,地产行业进入下行周期,万科率先喊出“活下去”口号,并在2019年初启动了一场号称“大江大海”计划的人事大调整,最早从南方区域开始。

在此背景下,万科集团原首席CFO孙嘉取代张纪文成为万科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唐激杨从广州万科总经理调任深圳万科总经理。不过2019年12月初,唐激杨不再担任深圳万科总经理。2020年,宗卫国出任深圳万科总经理,任职至今。

并且在当时万科“聚焦收敛、巩固基本盘”的大背景下,万科南方区域的“基本盘”中也不再包括泊寓业务。

在万科集团人事、业务大调整的背景下,张海涛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从2019年8月开始主要负责深圳万科城市更新业务。此后又因为内部举报和调查,让自己在万科的职业生涯止步。

腐败“零容忍”

房地产开发行业由于利润高、且管理粗放,加上所涉领域广泛,极易滋生腐败。

“一旦发现受贿或其他违规行为,绝不容忍。”王石曾在自传中提到,企业不仅可能是权钱交易行贿者,也可能是受贿者。从管理上讲,相对而言,要做到不行贿比较容易,财务不设这个支出就行了。但要控制员工不受贿,难度很大。

万科早前也逐步建立了自己的廉洁风险防控体系,比如职员潜在利益冲突申报平台、公司内部举报渠道、廉正认证考试、与合作方的阳光合作协议,以及定期、不定期的检查制度等。

王石称,以检查制度为例,一线老总离任,一定要审计。再有就是不定期的飞行检查,比如说到重庆公司飞行检查,重庆公司的老总就休假一个月,总部派人临时当老总,对各方面情况进行检查。

除了在内部部署廉洁风险防控体系外,万科还发起成立中国企业反舞弊联盟。

2015年6月,中国企业反舞弊联盟在上海成立,会员单位可查询不诚信职员名单,拒招录不诚信员工。

这份失信名单的威力不小。王石透露,2017年12月,万科某区域一位品牌公关部负责人,因严重违规违纪被公司公开处理后列入失信名单;2018年2月入职联盟企业融创后,被发现在失信名单之列,而被解雇;4月,再次入职联盟企业碧桂园,又因同样原因被解雇。

在中国企业中,万达的内部反腐最为突出。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万达哲学》一书中写道,“我个人在集团不分管具体业务,唯一管的部门就是审计部,审计部就相当于万达集团的纪委”“审计通报最厉害,一发就意味着有人被开除或者受到更重处罚”。

随着房地产行业进入下行阶段,房企的土地红利时代和金融红利时代已经过去,开始走入管理红利时代。利润下行已经成为行业共识,房企需要向内部管理要效益,越来越多房企加强了内部反腐。

从2019年开始,整个房地产行业掀起了一轮反腐潮,除了万达外,还有碧桂园、美的置业、保利发展、融创、金科、雅居乐等多家房企公开内部反腐动作。

跟很多房企老板一样,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也声称对腐败“零容忍”。 据悉,碧桂园反腐工作坚持惩防并举、以防为主,“预防、惩处、教育”三手都要抓、三手都要硬的理念方针。

碧桂园风控审计监察中心统计数据,2018年至2021年6月,碧桂园集团监察部已查处项目总经理及以上人员228人。

这些企业内部管理人员涉及的腐败问题中,营销条线较多。在2018年至2020年的行业最后高光时刻,一线营销人员在热销项目违规向客户收取“茶水费”屡见不鲜,同时还倒卖内部房源和特价房,这些都是营销线上常见的贪腐方式。

从近几年房企内部反腐来看,对比万达、碧桂园等有实控老板的民营企业,由职业经理人管控的万科,内部反腐的力度和声量相比并不大, 这与公司治理结构也有一定关系。

除了加强内部监察审计工作以及反腐外,不少房企也逐步修补管理漏洞,包括区域公司合并、精简管理层级、实施区域换防机制、推行总部职能人员下沉机制等,以此从制度和管理模式上,来防止内部腐败滋生。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