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版《威尼斯商人》首演,“除了莎翁的剧本,什么都改了!”

2022年08月05日 11:06
导演陈薪伊形容,这次是“改变她创作轨迹的一次(合作)”,之后她的创作题材可能从历史重大题材转向喜剧,以后她和开心麻花还会“长期共存”,做更多喜剧。

陈薪伊在《威尼斯商人》谢幕时 图源:开心麻花

《威尼斯商人》是最早在中国演出的莎剧,不少人中学时代就在课本中就读到过扣人心弦的法庭审判节选,“吝啬鬼”夏洛克、温和宽厚的安东尼奥、有勇有谋的鲍西娅的形象更是深入人心。

8月3日,陈薪伊与开心麻花联合创排的《威尼斯商人》在上海文化广场首演,这场由莎士比亚在16世纪创作的戏剧,将一直演到8月14日。

在陈薪伊近70年的戏剧创作生涯中,这次的《威尼斯商人》是个特别的存在。过往她的大多数作品都是严肃的正剧,比如话剧《商鞅》《雷雨》《贞观盛世》等,前些年国家大剧院制作的首部西洋经典歌剧《图兰朵》也由她担任总导演把关。

《威尼斯商人》剧照

与开心麻花的合作是一次机缘巧合。在接受界面文娱等媒体采访时,陈薪伊表示她去年原本打算像全女班《奥赛罗》一样,拍一个全女班的《威尼斯商人》,开心麻花听说后找她合作,她开始有些犹豫,先后见了开心麻花上海团队几次后,她才答应下来和他们合作。陈薪伊形容,这次是“改变她创作轨迹的一次(合作)”,之后她的创作题材可能从历史重大题材转向喜剧,以后他们还会“长期共存”,做更多喜剧。

界面文娱在7月31日的预演现场看到,陈薪伊和开心麻花创排的《威尼斯商人》中,舞美、服装和配乐都做了大幅的改造。演员们踩着滑板登台,灵活走位,舞台上的“魔术匣子”随着剧情和人物情绪而变换,决定鲍西娅命运的金、银、铅三个匣子从舞台上方滑下,悬置于主角们面前。在现代化的灯光、音乐下,水城威尼斯发生的一切,都变得流动了起来。

但就整体观感而言,《威尼斯商人》的精粹仍来自莎士比亚的剧作本身。极为罕见的是,这部创作于16世纪的作品非常现代地呈现了女性的智慧,剧中的鲍西娅美丽优雅,在父权的禁锢下仍努力掌握自己的人生走向,不仅如此,她还凭借自身的机智勇敢拯救了两位男主角的命运。此外,虽然《威尼斯商人》中有大量大段的台词,但是语言流畅活泼、语汇丰富,毫无累赘之感,成串的比喻既让人物性格对比鲜明,观感上也极易代入、充满新奇。

陈薪伊对莎士比亚不吝赞美:“莎士比亚是文艺复兴之后产生的伟大作家,他是开放的、先进的,至今都没有落后。他超前了400年,再有 400 年还是莎士比亚最伟大。”在话剧的尾声,陈薪伊甚至安排莎士比亚从画中走出,变成剧中的一个角色,而此时,观众席自发响起了掌声。陈薪伊在演出结束后和观众交流称,“全剧中掌声最热烈的就是莎士比亚出场这里,我特别感动,我觉得观众最理解我。”

84岁的陈薪伊的表达欲和创作欲同样旺盛,除了行动迟缓一些,精神上丝毫没有倦态。采访开始前,还未看到她本人,她的声音就从休息室门外传来,“哎呀,真是抱歉,我来晚了!”落座之后,她从容自适,侃侃而谈。因为听力有些衰退,记者们围坐在她身边,她聊话剧的同时还不时叮嘱身边的执行导演确认舞台上的布景细节,随行的工作人员叫她“奶奶”,当天的聊天场也有一种几个年轻人和奶奶聊天的氛围。

说起戏剧审美,陈薪伊会说起自己喜欢逛商场里的奢侈品店,也不单为买东西,而是在高级、成功的品牌店里,感受“空间审美的吸纳”。她随手拿起身上佩戴的花色纱巾做比喻,“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些只有在太阳上他们能相处,他们相处之后变成白色。可是如何把赤橙黄绿青蓝紫放在一个空间里或者放在一条纱巾上,这就是学问。”

率真的老太太随后又讲起学生送她的围巾只顾保暖而缺乏审美品味,“要保暖穿个大棉袄好了,我要它干嘛呢?我觉得我们的戏剧也是这样的,除了讲故事之外,搞笑这些之外,你要培养观众的审美趣味、审美情趣,要让观众跟着我们一块长大,在审美上一块长大。”陈薪伊说。

陈薪伊(中)与主创在舞台上

以下为媒体与陈薪伊对话,界面文娱略有编辑

选世界经典喜剧开张,还将“长期共存”

Q:和开心麻花合作的第一部戏,为什么会选择《威尼斯商人》?

A:首先,这部戏已经是我的第三稿了。我拍过一个广东粤剧的《威尼斯商人》,给国家大剧院拍了一版《威尼斯商人》话剧。然后我跟汪总商量,既然是喜剧院,就要拍一部喜剧。因为我们也不是一次性合作,我们要长期共存,所以要选一个世界顶级的经典的喜剧来开张,就这样的东西我们也都有共识,就选了《威尼斯商人》。我认为这是人类喜剧最顶级的一部作品。从有古希腊喜剧开始。到后来的莎士比亚,然后还有法国、意大利喜剧……

虽然对我来说已经排第三稿了,要再排还会出什么新花样?在选定这个戏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这些。只是觉得这个戏因为好,所以要拿来跟麻花的演员们合作。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次合作,它可能会改变我的创作轨迹。我一般的是历史重大题材,大家都知道的。但我跟他们在一起玩,我觉得好开心,可能要改变一下轨迹,要走一些顶级的好喜剧,一个一个的拍出来吧。

Q:想问一下陈导是什么样的一个契机,你想开始做喜剧,然后跟开心麻花一起合作。

A:这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威尼斯商人》本来就是我想做的,是陈薪伊艺术中心去年的项目,演员角色都分了,也还是女版。后来阮浩跟我说麻花想跟你合作,看有没有可能《威尼斯商人》跟他们一块做。

我那个时候不太了解麻花,我有点犹豫。后来跟海刚经过一次交流,很喜欢,后来又跟他们见面,越来越喜欢这个团队。就这么机缘巧合,金风玉露。

Q:那我们这次这版年轻属性很明显,包括滑板的创意也是来自于您的一次偶然的机遇吗?

A:我当时创意的时候不知道滑板这么时髦,后来我们经常开着车到徐汇滨江去,发现那个地方全是青年人(玩滑板),我说这倒巧了。我觉得威尼斯是水城,不可能骑摩托车。那用什么来表现水呢?它要虚拟不能写实。但是这一次我又想用两条豪华船,叫“贡多拉”。我想一个安东尼奥,一个夏洛克,他们俩在船上打架,然后剩下所有都是滑板。因为滑板学起来比较难,估计到明年再演的时候要增加滑板。

巴萨尼奥在船上

之前我在广州市越剧院排《威尼斯商人》的时候,演员是女演员为主,所以我把它改成豪门千金了,就主要写鲍西娅,然后我又把地点改成澳门了,它不是水城,是赌城,而戏曲我可以改骑马,当时是把关栋天约去演安东尼奥。因为关栋天会粤剧,在国家大剧院就什么也不拿,就一个竹竿,搓着点燃就上。

从台词出发,研究人的心和大脑

Q:现在也有人解读说夏洛克与安东尼奥之间的对抗是犹太教跟天主教之间的对抗。这个您怎么看?

A:你什么时候在哪里得到的这个信息?网上看到网上的是不可信的,我不认为它是一个教会的冲突。它即使是有教会的冲突,我也不准备表达,我对这个东西不感兴趣。所以这个戏,我把所有的宗教的线条通通删除,就是人性的冲突。宗教在莎士比亚的时代是不可能免除的,但是莎士比亚的本意并非宗教主义。

我只研究人心和人的大脑,从台词出发。所以我强调了人性的残酷。戏里有非常著名的两段台词,为了这两段台词,我们空间上做了反复的调整,我要强化这一点。这边有两个配角,老萨和小萨,他们是安东尼奥的朋友,安东尼奥的船遭遇了风暴,一瞬间视贫如洗。那这个时候小萨有一句台词:“我想他也不会那么残酷吧,要人的那一磅肉有什么用呢?”夏洛克说:“拿去钓鱼也好!”你说这句台词多血腥。你既然是信上帝的,你会这么残酷吗?我请求法律制裁他就行了,你要拿刀一把去挖出一个人的人心。就这一个事件,不管别的,我都足以可以判定他是一个残酷的老头。

夏洛克在用红色的纸巾擦眼泪

还有他家里一共三个人,一个女儿,一个仆人,女儿也恨他,仆人也恨他。女儿说:“我不敢跟你多说话,怕我的父亲看见。”就这一句台词就可以判定这个人是残酷的,是凶残的,这跟宗教没有关系,管你信什么教是不是?

安东尼奥就是一个伟大的英雄。这个剧本里所有人的台词都是在颂扬他,他善良,乐善好施、嫉恶如仇,性格又很温良,最后最同情夏洛克的也是安东尼奥。所以这个“维尼斯商人”,我肯定要给他漂亮的颜色来装扮。我拿这个戏跟他们合作开张,就是他会从思想性、艺术性、风格方方面面给大家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这些人就是研究人的精神世界的。

让观众的审美和戏剧一块长大

Q:那如果这次推荐观众来看这部戏,你会给观众推荐哪一部分?

A:除了莎翁的剧本什么都改了,这就是亮点。好玩,有桥、有船,还有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会让演员有空间审美意识。我会让演员知道在舞台上,除了表达剧本之外,还有画面美学、空间的审美。所以观众在看的时候应该会有空间审美的满足。

现在疫情以后我也不去逛商场了。然后大概前几天我太累了,那天正好休息,我说刘导咱们出去逛逛商场。购物当然是一种满足。但是你有的时候在奢侈品店,在高级的、成功的那些品牌店里,你会有审美,有空间审美的吸纳。

大家都说我的围巾很多,好的围巾,它把一堆颜色堆在一条围巾上,但是它是美的,是吧?一堆颜色是很难相处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只有在太阳上它们能相处,相处之后变成白色。可是如何把赤橙黄绿青蓝紫放在一个空间里或者放在一条纱巾上,这就是学问。

鲍西娅和巴萨尼奥

所以我喜欢这些东西,并不是单纯的喜欢奢侈品,而是喜欢这个品牌的设计师。 我有一个学生知道我喜欢(围巾),她过年给我送一条围巾,我说你不要给我送围巾,你现在还没有达到我的审美水准,你送我围巾肯定不喜欢。她说这羊毛围巾暖和,我说暖和不重要,我就给她上了一课。只具备保暖,而没有审美品位。这样的东西我不要。保暖穿个大棉袄,我要它干嘛呢?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戏剧也是这样的,除了要讲故事之外,搞笑这些之外,要培养观众的审美趣味,要让观众跟着我们在审美上一块找大。

音乐也是这样,剧里都是名曲。当然我也需要根据这个戏的特点,对名曲进行改造。我从决定要排这出戏,脑子里一直都是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但是完全单纯的用它又不大对,就让我的瑞士作曲家朋友帮我重新改编,总之听觉上、视觉上都要有审美满足,这对戏剧很重要。

“再有400年还是莎士比亚最伟大”

Q:这个舞台上有桥、有船,这些陈设和道具和剧的内容之间是怎么形成互动的?

A:所有的都是流动的,就舞台上都是流动的,房子也是流动的,转来转去的。我请的舞美设计师丹·波特一直想跟我合作,他看了我一些戏,通过英国的一个歌剧导演认识了我。我看过他几个戏,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玩布景魔术。到了《威尼斯商人》,我一想请他来的了,就果然弄得好。是你要想到上海就是“魔都”,想到西安就会想到黄土高坡,想到北京就是“帝都”,那威尼斯就水城。水城是什么特点?就是流动。所以我这次最重要的是抓住了视觉流动。

还有这个故事也是三个匣子的故事。金匣子、银匣子、铅匣子。大家都知道金、银、铅三个匣子的故事,匣子在英文里也可以翻成棺材,所以匣子就变成了主要形象。其实除了三个匣子之外应该还有个钱匣子。舞台上出现的三个空间,除了维尼斯的街道之外,就是夏洛克的家和鲍西娅的家,我觉得所有人,包括鲍西娅在内都是被匣子框住,她虽然是个富家女,但她没有选择婚姻的自由。杰西卡被他父亲困起来,然后她们都产生了要惩处匣子的愿望。

其实这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主题,也是我们、你们的主题。幸福的家庭就幸福,不幸的家庭就是匣子,选择了一个很好的工作平台就很幸福,要是不满意,它就变成你的匣子。如何冲出这个匣子,是这一次舞美、视觉的一个重要的主题。

从画中走出的“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是文艺复兴之后产生的伟大作家,他是开放的、先进的,至今都没有落后。他超前了400年,再有400年还是莎士比亚最伟大。我不相信人类在 400 年中间还能出一个比莎士比亚更伟大的编剧,就像文学家,谁还能出现一个比曹雪芹更伟大的文学家,很难。所以我想大概就是这样一些因素。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