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伙伴终对簿公堂,普拉达要求冻结中国奢侈品电商寺库千万财产

2022年08月03日 19:31
寺库曾是普拉达在中国涉足电商的首站。

图片来源:Racked

记者 | 陈奇锐

编辑 | 楼婍沁

近日,天眼查App公开了普拉达时装商业(上海)有限公司和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文书。

根据文书,普拉达申请冻结寺库上海公司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财产。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立即对寺库实行财产查封冻结,为期一年。

2019年5月,正在转型中的普拉达和Miu Miu宣布入驻寺库,这是普拉达集团在中国涉足电商的首站。当时寺库仍是国内最主要的奢侈品电商之一,包括华伦天奴和浪凡等有意加码线上渠道的奢侈品牌均与其达成合作。

但这几乎成了寺库最后的高光时刻。根据财报,寺库2020年营收下滑12%至60.2亿元,归母净利润从盈利1.54亿元变为亏损7186.4万元,毛利润的跌幅为26.4%,并进一步将毛利率压缩至14.6%。

与之伴随而来的还有多起法律诉讼。天眼查公司风险信息显示,寺库涉及上百条法律诉讼,其中包含网络购物合同和供应商货款支付纠纷。受此影响,寺库旗下的北京、上海和西安等公司被冻结财产金额超过1亿元。

陷入困境中的寺库曾试图通过私有化来解决问题。2021年,寺库创始人李日学提议以总价约2.3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全部已发行、李日学及其附属尚未拥有的A类普通股。

但根据财经媒体金融界的报道,2022年5月23日,寺库又称,公司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会收到李日学的通知函,他将撤回之前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要约。这种不稳定且不具持续性的运营方式,显然只会让寺库更难从泥沼中脱身。

曾有寺库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从2021年9月份开始就再没有收到过工资。而公司飞书群内的人数也从2020年的900人上下减少到了2021年的535人。“每个部门都被分配了裁员指标。”该员工表示,自己所在的部门也从13个人缩减到了7个人。

而寺库的困境,实则也是当前国内奢侈品电商集体落寞的缩影。当前寺库仍在继续运营,而尚品网和等其它本土奢侈品电商早接连倒下。

过去十年,中国电商市场高速发展,淘宝和京东两个头部平台拥有最多的消费者。早期崛起奢侈品牌出于调性的考虑,没有选择淘宝和京东,而是与在奢侈品行业已有一定名气的寺库合作。

但当淘宝和京东开始重整形象,在奢侈品行业发力后,寺库们被抛弃便在意料之中。加之近年奢侈品牌均着力加码下沉市场,面向广阔消费群体的淘宝和京东便是最好的试水渠道。

此外,奢侈品销售与一般的日常百货不同,单价高且产量有限的特点是其注定无法大规模走量,电商平台积累的品牌资源,尤其是头部品牌的资源,自然成为在市场中决胜的关键。

虽然寺库曾和多个奢侈品牌合作,但它始终缺乏头部品牌的支持。然按照寺库的运营模式,它可以通过第三方供货商在自己的平台上销售路易威登和爱马仕等头部奢侈品牌,但货物款式不全、真假信息难以辨别以及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依然存在。

市场环境变化叠加自身运营模式的缺陷,最终压垮了寺库。它最早在中国尝试线上销售奢侈品的模式,但在风口真正到来之时,却已经无法在市场上寻找到立足之地。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