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五年博纳IPO回归,影视股迎来“救市”强心针?

2022年08月02日 10:24
影视股们的春天来了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桃乐丝

影视资本市场终于迎来了一个确凿的好消息。

公开消息显示,7月28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关于核准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核准博纳影业公开发行不超过2.75亿股新股。信息显示,本次发行股票应严格按照报送证监会的招股说明书和发行承销方案实施,本批复自核准发行之日起12个月内有效。

这段消息用白话的方式理解就是:从2017年10月,博纳影业首次向深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材料,试图登陆A股,到2022年7月,历时5年,博纳影业终于获得了A股的准入资格。

实际上,2020年11月证监会就宣布博纳影业IPO顺利过会,站在了A股市场的门槛上。但是当时被A股市场的门槛绊倒的公司太多了,从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到和力辰光等,公众不敢掉以轻心。

直到现在证监会的核准通知正式公布,博纳影业登陆A股市场已经是木已成舟,影视行业才终于开始庆祝这个好消息,期待影视资本场或许将出现新的变数。

避开风暴区的博纳,终于登陆A股

回溯博纳影业奔波在A股城墙外的这五年,会发现博纳影业被动地成为影视资本场的替补选手,却正好在行业动荡之时保存了基本实力。

根据博纳影业2020年的招股书,2017年-2019年,博纳影业营收保持着增长趋势,分别实现营收20.0亿、27.8亿、3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2.64亿元和3.15亿元。

而这三年也是国内电影产业从高歌猛进转向至暗时刻的节点,影视公司在快速膨胀里遭遇了冰点。

2018年是最明显的一年,阴阳合同、天价片酬、霍尔果斯大整治、收视率造假等一系列事件爆发,行业动荡不安。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影视公司们的财报惨不忍睹,亏损近半数,往年的常胜将军净利下滑。

华谊兄弟被视为当时影视资本场上一个跌落的典型。华谊兄弟2018年净利润为-9.86亿元,是自2009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巨额亏损,且是断崖式下跌。曾经身处资本金字塔尖的上市公司,一瞬间陷入资本危机。所有人都意识到,资本寒冬来临了,电影行业加速洗牌,A股变成了一个大漩涡,上市公司们被卷进了暴风眼,开始进行大逃杀。

情况也确实如此。2019年即便电影市场上出现了《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爆款作品,掀起了商业主旋律电影、动画神话电影、国产科幻等类型浪潮,但是A股影视公司却没有完全摘得红利,光线传媒利润同期下滑,北京文化巨额亏损,甚至引起了后续一系列高层爆雷、财报造假等恶性事件。

而行业动荡的这两年,博纳影业几乎隐身在风暴之外。2010年9月,博纳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影视企业,但因市值被低估,股价与同期国内上市的

图片来源:《我和我的祖国》海报

华谊、光线相比,表现不力,于2015年决定私有化。2017年10月,博纳影业首次披露深市主板招股书,正式开启回A长跑。在这之前,博纳影业进行了两轮融资。第一轮是引入了头部公司资本,2016年12月,博纳影业完成25亿元融资,投资公司包括了阿里影业、腾讯、中信证券、国开金融等多家巨头机构。

第二轮融资博纳影业绑定了明星资本。2017年3月,博纳影业又实现了10亿元融资,引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陈宝国、韩寒、黄建新、毛俊杰等明星股东。更值得注意的是,万达院线以3亿元入股博纳,公开数据显示,在这轮融资之后,博纳影业整体估值已达160亿元。

这或许算是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行为,在行业开始下行之前,博纳影业在A股市场之外囤积资本粮草。

从历程来看,博纳影业的A股回归之路并不顺利。在向深交所提交了申请资料之后,2019年7月博纳影业IPO因为审计机构影响,审核状态变成了“中止审查”,进入了漫长等待期。再次蛰伏一年后,2020年8月,博纳影业再次递交招股书,终于在11月顺利过会。

但在2015年横店影视、金逸影视、中广天择三家影视公司成功登陆A股之后,A股市场整体紧缩,影视公司少有过会。2018年华视娱乐、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和力辰光四家影视公司陆续中止IPO。要么选择借壳上市、寻找金主,要么选择转战港股等其它资本场。

而从美股回归的博纳,像个“资本原教旨主义”,坚持自己完成IPO。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在接受媒体的时候表示,“博纳不借壳,不走捷径,就老老实实排队IPO”“我们一家家店开,一部部电影拍。时间会证明我们这么多年深耕行业、围绕电影主业发展的道路是正确的”。

图片来源:《中国医生》海报

这些话确实被一一实现并验证了。2020年到2022年,博纳影业属于少数几家还在对国产电影市场持续输出并完成票房收割的公司。国产电影市场上其参与出品的《长津湖》《中国医生》《我和我的家乡》等主旋律电影是重要的票房助力。

2020年上半年,博纳影业营业净利润达到5836万元,归母净利润2795万元,扣去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793.11万元。这个数字并不算抢眼,但是放在整个大环境里横向对比,情况已经算不错。2020年Choice数据统计了24家A股影视公司中营业情况,有19家公司在2020年净利润为亏损,亏损率接近80%。

到了现在,影视公司们依旧在疫情影响下挣扎求存,回血艰难。据红星资本局统计,22家上市影视公司中,13家一季度净利润出现亏损,17家净利润出现下滑,其中10家下滑幅度超过了100%。

博纳此时登陆A股,是一次提振,巨头入场,给整个行业一种柳暗花明的希望。

“新血”纷纷入场,影视股们的春天来了吗?

实际上,今年影视资本上的动静有点多,不少影视公司的资本进程都在急速推进,尤其是在港股市场。

仅7月而言,包括博纳影业在内,有三家影视公司都释放出明确的上市信号。7月18日,影视公司耐看娱乐二度向港交所递交申请,同期7月20日,柠萌影业通过了港交所聆讯,随后就是7月底,获得申请核准的博纳。

在此之前,4月柠萌影业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第三次冲击IPO;国内领头经纪公司乐华娱乐宣布赴港IPO;去年11月,鹿晗、黑豹乐队的音乐公司风华秋实向港交所二次递交招股书;灿星文化重组完毕后,二次递表港交所。

可以感受到,目前一批试图上市的影视公司,要么是在A股市场求路无门转战港股,如柠萌影业、灿星文化等,已经数次接触了资本场,上市意图十分明显;要么是新一批泛文娱公司,在自己的领域占领头部位置,开始进行资本变现,如乐华娱乐等。相对于已经在A股市场征战多年的万达电影、光线传媒、华策影视等老牌影视而言,这些公司是一批“新血”,业务形态、公司定位都与老牌公司有一定差异。

但所有公司进入资本场的原因都是相同的。行业下行,热钱减少,传统内容生产、发行变现的路径周期被拉长,风险也在逐渐增加,内容公司需要找到新的资本渠道,获得新的生命力。另一方面,进入资本场之后,公司品牌与资源被迅速放大,公司们背后的IP内容、明星资本等成为公司的隐形资产,而这份隐形资产又进一步辅助公司在资本场上有更多可能。

只是影视泛文娱公司,业务上都有相当的脆弱性,收入营收并不稳定,也不好量化,过高的溢价让资本场对大部分影视公司都分外谨慎。如乐华娱乐宣布冲击港股之时,舆论市场就出现了唱衰的声音,因为受疫情冲击与政策监管影响,偶像艺人在国内迅速退潮,这让以艺人收入为主要支撑的乐华,在资本场上显得有些经不起推敲。

图片来源:《长津湖》剧照

此次博纳影业能够顺利获得IPO资格,有一定的特殊性。博纳影业作为老牌影视公司,即便行业下行,它依旧有相当的业务基础。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博纳影业每年发行业务均稳居民营发行公司前三名,发行并上映的国产影片共32部,累计实现票房167.11亿元。电影产业萎靡,博纳作为老牌巨头的支撑作用就更加明显。

同时,股东阵容给博纳影业提供了无形的保障,前十大股东中,包括了阿里、腾讯、中信证券、中植企业集团等巨头身影。

另一方面,行业太需要好消息了。中金发布研究报告称,受疫情反复、内容供给不足影响,2022年上半年全国累计实现含服务费票房172亿元,同比下降37.7%。暑期档出现了《人生大事》《神探大战》《独行月球》等电影——据灯塔专业版显示,截至7月30日16时35分,2022暑期档(6月1日-8月31日)总票房突破50亿元(含预售),总场次1941.64万,总人次1.32亿——行业回暖,但是低于去年同期。

这种情况下,博纳影业被证监会核准IPO上市,被行业解读为一个信号,监管层对于影视行业复苏是有支持的,而这个信号对目前的影视行业而言,是一剂强心针。

影视公司们还没有到可以喘口气的时候,但是博纳影业IPO成功,暑期档电影市场逐渐走向正轨,都让行业对下半年有了盼头,寒冬还未完全消散,但是日子在一点点变好。

来源:娱乐独角兽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