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提前遭遇历史高温,能源供应压力再增

2022年06月23日 21:57
随着各国用电需求增大、俄“北溪1号”供气前景不明,欧盟想在今年冬天前实现天然气库存80%的目标将更加困难。

2022年6月16日,西班牙马德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从6月中旬开始,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德国、英国、法国、波兰等欧洲国家提前遭遇今年的第一波热浪,部分地区气温骤升至40摄氏度以上。

在俄乌冲突持续的背景下,极端天气也让欧洲的能源供应进一步承压。

去年,欧盟有18%电力来自天然气。为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欧盟正在加快速度补充天然气库存。但俄罗斯“北溪1号”管道已经减少了对欧洲的供气,管道还将在7月进入年度停运维护。

2022年6月16日,西班牙马德里,民众在海水里纳凉。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西班牙是此次最早迎来历史性高温的国家之一。6月13日,该国南部的塞维利亚、科尔多瓦等地最高气温达到43摄氏度,远超历史同期水平。

西班牙国家气象机构AEMET解释,这波热浪是受来自北非的干热气流影响,也是西班牙自1981年以来的最早一波热浪。正常情况下,西班牙从6月21日才正式入夏。

随后,葡萄牙、法国、英国、德国也遭遇历史性高温。上周,法国打破一系列高温纪录,多地气温达到42摄氏度以上。

上周五,法国当局对1800万人发出热浪预警,西部和西南部12个地区的学生放假一天。

图片来源:Twitter

到周日,德国勃兰登堡州第二大城市科特布斯的气温达到39.2摄氏度;捷克胡西内茨的气温升至39摄氏度,创下该国6月最高纪录;波兰的斯武比采38.3摄氏度,瑞士贝兹瑙36.9摄氏度,分别创下两国6月最高纪录。

受高温影响,西班牙萨莫拉省库莱布拉山脉爆发山火,过火面积达到3.1万公顷,成为该国自2004年以来的最大规模山火。德国和法国也遭遇山火,德国勃兰登堡州超700人被迫撤离。

直到本周连续降雨后,欧洲多国的高温才有所好转。目前德国的山火已被扑灭,西班牙莱布拉山脉的山火停止蔓延。

希腊当局表示,燃料价格飙升正在给该国的消防工作造成新挑战。希腊主要依靠飞机投掷水弹扑灭山火。去年8月,希腊遭遇严重山火,数千人被迫撤离。

除消防工作受影响外,酷暑提前到来、居民用电需求陡增也在进一步挑战欧洲的能源供应能力。

为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欧盟已要求成员国在今年冬天前将天然气库存提高到80%。荷兰国际集团估算,截至上周,欧盟的天然气库存为52%,低于五年平均值但高于去年同期的43%。

天然气是欧盟电力的重要来源之一。英国独立气候研究机构Ember统计显示,去年,欧盟有37%电力来自化石燃料、37%来自可再生能源、26%来自核能。

在上周遭遇高温时,法国电力公司警告,由于核电厂附近河流水位下降,核电生产将受到影响。核电厂需要大量水源对机组进行冷却。

图片来源:Ember

在化石燃料中,天然气提供了欧盟18%的电力,煤提供了15%。去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占欧盟天然气进口总量的45%。

就在欧盟加大力度补充天然气库存之时,从本月中开始,俄罗斯“北溪1号”管道对欧盟的供气下降60%。去年,“北溪1号”向欧盟输送了近600亿立方米天然气,是俄罗斯对欧盟供气的主要管道。

欧盟部分成员国指责俄罗斯减少供气是出于政治目的,以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威慑欧盟。俄罗斯则指责西方的制裁导致一台燃气涡轮机滞留加拿大,影响了“北溪1号”对德国的天然气供应。

本月初,德国西门子公司将这台燃气涡轮机送往加拿大工厂检修。由于加拿大对俄制裁,这台机器至今仍滞留在加拿大。

更大的问题是,从7月11日到21日,“北溪1号”将按惯例进行年度维护,期间管道将全部停运。

虽然目前欧盟没有天然气短缺问题,但随着各国用电需求增大、“北溪1号”供气前景不明,欧盟想在今年冬天前实现天然气库存80%的目标将更加困难。

国际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全球天然气供应首席分析师菲利平科(Kateryna Filippenko)预测,如果“北溪1号”从现在开始按原供应量供气,欧盟能在11月1日前完成库存80%的目标。

但如果“北溪1号”完全停运,11月1日前,欧盟只能补充60%的天然气库存。如果“北溪1号”供气量为此前的45%,欧盟能补充69%的天然气库存。如果俄罗斯继续限制供气,在没有找到其他替代来源的情况下,欧盟今年冬天的供气将面临危机。

近期,欧盟多国正在与中东和非洲国家就供气进行磋商。意大利与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刚果(金)、阿塞拜疆达成协议,德国则寻求与卡塔尔达成长期合同。但相关协议都无法及时解决各国今年冬天可能面临的问题。

情急之下,德国、奥地利和荷兰开始重新增加煤炭使用。荷兰宣布将取消对燃煤电厂生产的限制;奥地利计划将一家天然气发电厂改建为燃煤电厂;德国则准备通过紧急法案,重启已停用的燃煤电厂。

德国经济部长、来自绿党的哈贝克承认,重启燃煤电厂的决定很“痛苦”,但“必要”。他表示,如果不重启燃煤电厂,到今年底,德国的天然气库存将无法达到目标量。届时,德国只会更加被动。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