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连跌逼近与美元平价:保经济和稳物价之间的欧洲困境

2022年05月23日 13:59
主要原因包括美元因避险资金涌入导致的上涨、欧元区因能源危机冲击面临可能经济衰退,以及美联储与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上存在重大分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钱伯彦

截至5月20日,在经历了连续一年的跌势之后,欧元兑美元汇率进一步跌至1欧元兑1.05美元。5月18日的汇率最低时一度达到1.035

若欧元汇率继续下探,欧元与美元平价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而欧元与美元平价在过去20年之内从未出现过。

图源:XE

多重因素导致欧元下跌

造成欧元下跌的主要原因包括美元因避险资金涌入导致的上涨、欧元区因能源危机冲击面临可能经济衰退、以及美联储与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上存在重大分歧。

在美联储连续两年加息、提高联邦基金利率以及全球避险资金出于对经济滞胀的担忧回流美国的大背景下,美元事实上对全球几乎所有货币都出现了大幅度升值。

过去一年时间内,美元除了兑欧元从1欧元兑1.22美元升值至1.05之外,兑英镑也在一年时间内从1英镑兑1.415美元升至1.25美元。至于另一大被广泛用于套利交易的避险货币日元,更是在一年时间内从1美元兑109日元大幅度贬值至1美元兑130美元。甚至长期坚挺的瑞士法郎都在上一个交易周出现了对美元的贬值。

虽然美元的升值与美联储在3月16日和5月4日两次分别加息25和50个基点直接相关,但是美元的避险属性显然扮演了更加重要的角色。例如在此轮加息浪潮中带头、且已经连续4次加息的英格兰银行也依然无法阻挡英镑兑美元的跌势。

欧盟与欧元区经济增速的连续下调、甚至是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增加也使得欧元保持弱势。

5月16日,欧盟委员会在最新公布的春季经济预测报告中将2022年欧盟和欧元区GDP增幅从此前的4%大幅下调至2.7%,2023年的经济增幅同样从2.8%下调至2.3%。如果考虑到欧盟各国正在考虑的对俄第六轮制裁——即俄罗斯石油禁令——以及俄欧在天然气支付问题上导致的波兰、保加利亚被俄断气等不确定性的增加,欧洲的经济增幅可能会进一步被压缩。

经济增长的乏力也使得欧洲央行在是否跟随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进行加息的问题上一直犹豫不决。

欧洲央行此前在3月期间一再强调,虽然欧元区的通胀率早已经突破了欧央行制定的2%通胀目标,但是以能源价格上涨带动的通胀不可持续。随着4月欧元区通胀率进一步升高至7.5%,也是欧元区成立以来的最高纪录,顶不住压力的欧央行官员在不同场合下也开始松动。

例如欧央行行长拉加德已经暗示将于7月加息。欧央行的管委会成员法国央行行长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以及德国央行行长Joachim Nagel也均表示,欧央行应当于今年夏季开启加息,这也符合市场普遍预计的欧央行将于7月和9月分别两次加息25个基点。

欧洲央行左右为难

虽然拉加德和法、德两国央行行长均已表态对加息的支持,但是欧央行官方至今仍未给出过任何加息目标或者加息时间表,更不存在类似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恢复物价稳定是无条件的”的“放鹰”言论。

除了出于对欧元区经济增长的担忧之外,阻止欧洲央行快速加息的另一个原因是南欧各国的国债收益率近期以来已经出现了迅速增长,这将使得南欧国家的融资成本大幅上升。

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例,德国国债收益率仅为0.94%,而意大利和希腊国债收益率则分别高达2.98%和3.71%,甚至高于已经两次加息的美国国债收益率2.788%

相比于教科书定义的中央银行以控制通胀率为核心目标不同,欧洲央行除了要承担刺激欧元区经济之外,还在政治层面需要通过控制成员国之间借贷成本差异以维护欧元区团结,三个目标完美地构成了欧洲央行独有的不可能三角。

另一方面,欧央行如果继续维持现有利率政策,并效仿日本央行坐视本币汇率贬值,则以美元计价的能源价格将进一步带动欧元区的通货膨胀。

德国财政部长林德纳在5月20日的七国集团财长会议上就表示,欧洲目前的通胀风险主要来自于欧元对外价值的变化,疲弱的欧元将进一步推高欧洲的通胀率,并对欧央行启动加息表示欢迎。

考虑到德国政府一向强调央行的独立性,以及德国人因历史原因对通胀的厌恶,欧央行进入加息通道事实上已经板上钉钉。

欧洲央行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目前由6位欧洲央行的执行理事会成员以及19名各国央行行长组成。除了此前已经表态支持加息的德、法两位鹰派行长之外,即便是鸽派代表的意大利央行行长Ignazio Visco也表达了“渐进加息”的看法。其中最为鹰派的代表,荷兰央行行长Klaas Knot更是建议7月一次性加息50个基点。

市场对于欧央行加息的预期能否提振弱势欧元,目前各大投资机构尚未达成一致,并相继给出了今年年底欧元兑美元在平价至回升至1:1.2的预期。

一方面,过于强势的美元存在短期内超买现象,也不利于美国商品出口,将进一步扩大美国的贸易逆差。例如美元兑日元就在上一个交易周从1美元兑130日元跌至1美元兑125日元。美国财政耶伦也表示,强势美元可以理解,但一些国家对美元升值感到担忧。虽然耶伦坚持依靠市场力量对货币进行定价,但是在七国集团财长会议之前的类似言论与广场协议颇为相似。

另一方面,困扰欧盟的经济增长问题不至于令市场过于悲观。欧盟今年经济2.7%、2023年2.3%的预计增幅其实依然高于高盛对于美国经济今年2.4%、2023年1.6%的增速。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