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开启韩日首访:供应链、“印太经济框架”是重点

2022年05月20日 18:06
“印太经济框架”并非自由贸易协议,不涉及降低关税。

2022年5月19日,美国马里兰州,美国总统拜登登上空军一号,前往韩国和日本进行访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5月20日到24日,美国总统拜登开启对韩国和日本的访问,这也是他出任美国总统后首次访问亚洲。

关注供应链、升级与韩国的合作关系、宣布启动美国“印太经济框架”、参加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是拜登此行的重点议程。

在韩国,拜登将宣布韩美结成技术同盟;在日本,拜登将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日韩都将加入。

但“印太经济框架”并非自由贸易协议,不涉及降低关税,重点在于供应链转移。

对朝鲜强硬、修复与日本关系、加强与美国合作,是韩国新总统尹锡悦的外交重点。他此前指出,韩国不能只是赞同美国的政策,而应该与美国一同参与全球事务,在所需要的领域起到主导作用。

而拜登此次也打破了美国总统访问的惯例,选择了先访问韩国再前往日本。这也是韩国新总统上台后,速度最快的一次韩美首脑面谈。

韩联社介绍,拜登将从20日下午起对韩国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周五抵达韩国后,拜登访问的第一站是京畿道平泽的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尹锡悦或将与拜登一同参观,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随行。

韩联社指出,拜登将访问的首站定为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意在强调与韩国加强供应链合作。拜登和尹锡悦还将发表演讲,宣布韩美结成技术同盟。报道指出,韩美期待此次会面将推动韩美同盟发展成为“全面战略同盟”。

除遏制高通胀外,缓解半导体短缺是美国政府需解决的另一难题。近期,白宫正在敦促众议院和参议院就半导体产业补贴法案达成一致。法案中包括520亿美元的大手笔投资,帮助美国制造商提高竞争力。

除经济安全之外,在访问韩国期间,朝鲜问题、区域合作也将成为拜登与尹锡悦讨论的重点议题。据韩国美国媒体报道,两国元首将讨论重启“延伸威慑战略协议会”的可能性。

2017年,为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美韩宣布每年举行延伸威慑战略协议会。延伸威慑是指美国将在盟国遭到核威胁或攻击时提供核保护伞,动用常规武器和导弹防御系统保卫盟国。协议会在2018年暂停。

但与此前猜测不同,拜登此次访问韩国期间不会访问韩朝边界非军事区。

在加强区域合作上,尹锡悦预计将在与拜登会谈时宣布韩国加入美国主导创建的多边经济合作机制“印太经济框架”。24日,尹锡悦将以视频形式出席在日本举行的“印太经济框架”启动峰会。

结束对韩国的访问后,拜登将于22日到24日访问日本。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拜登出访前的记者会上称美日关系正处于巅峰,拜登此次访问将进一步提升两国关系。

共同社报道,日本官员透露,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将与拜登就加强日美半导体生产合作达成一致,并同意加深经济安全保障领域合作。日美还考虑发表联合声明,加强网络、太空等新防卫领域合作。

美国可能确认日籍宇航员将参加美国主导的“阿尔忒弥斯”登月计划,增强两国在探月领域合作。

在访问日本期间,拜登的重头戏是正式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并参加Quad峰会。

Quad成员之一的澳大利亚将于本周六举行联邦议会选举,目前民调显示总理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支持率落后于反对党工党。选举后胜出的新总理将参与Quad峰会。

美国政府于去年提出“印太经济框架”,框架的具体内容尚未公布,但主要涉及四个方面:公平贸易,分为七个副主题包括劳工、环境气候、数字经济、农业、透明度等;供应链韧性,构建安全有韧性的供应链以便迅速应对紧急状态;基建、清洁能源和去碳化;税收和反腐。

日本官员透露,除了韩国和日本外,澳大利亚、新西兰、东盟成员国泰国、菲律宾和新加坡预计也将加入“印太经济框架”。

奥巴马时期,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加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上台后则带美国退出TPP,现在TPP已经改名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美国并没有重新回归。

全球最大的自贸区、东盟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于今年1月正式生效实施,美国也没有参与。

美国研究人员此前指出,由于特朗普时期高涨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如今在美国选民中依然大有市场,对拜登而言,带美国加入自由贸易协定在政治上是不可行的。

美国此次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并非自贸协定,不涉及减免关税,其他国家也无法通过协议将更多商品销往美国。

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已经对“印太经济框架”表达了保留态度。越南总理范明政上周参加美国智库的活动时称,“印太经济框架”的具体内容尚不清晰,越南还需就详细内容与美国进行商谈。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梅农(Jayant Menon)接受日经网采访时指出,“印太经济框架”要求签约国在贸易、环境、劳工等问题上遵守严格的标准,但各国却无法从遵守高标准中获得回报,比如更容易进入美国市场。

梅农认为,这一点是东盟发展中国家对该框架持保留意见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拜登访问韩日之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于19日主持了金砖国家外长视频会晤。

王毅表示,“小圈子”解决不了全球面临的“大挑战”,“小集团”适应不了当今世界的“大变局”。我们应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确保国际大事由各国共同参与,国际规则由各国共同制定,发展成果由各国共同享有。

此前的16日和18日,王毅分别与韩国新任外长朴振和日本外相林芳正举行视频会晤。在与朴振会晤时,王毅表示,30年前中韩正是摆脱了冷战桎梏,才开启了合作新篇章。今天继续保持地区开放包容,防范新冷战风险,反对阵营对抗,关乎中韩两国的根本利益。

在与林芳正会晤时,王毅指出,日方即将主办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峰会。令人关注和警惕的是,美国领导人还未成行,所谓日美联手对抗中国的论调就已甚嚣尘上,搞得乌烟瘴气。日美是同盟关系,中日则缔结有和平友好条约。日美双边合作不应挑动阵营对抗,更不应损害中方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针对拜登的亚洲之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9日的记者会上回应,中方认为,任何地区合作框架都应该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增进地区国家之间的互信与合作。我们也同样认为,美日发展双边关系不应针对第三方,或者损害第三方的利益。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