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五夜、从335万元到20亿元,近百万人围观一场锂矿争夺战

2022年05月21日 13:58
除参与本轮竞拍之外,协鑫能科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勇 马悦然

5月16日10时,一场看似普通的公司股权拍卖,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上正式开拍。

拍卖的标的是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兴能新材料)持有的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起拍价为335万元。

这场原计划只进行一天的拍卖,耗时五天才得以完成。

5月16日10时,竞拍开始。10时4分55秒,竞买号为140703190的竞拍者(下称190)第一个出价:340万;约21分钟后,第二个竞拍者出价:345万。

16日当天,共五位竞拍者六次出价。

5月17日,拍卖节奏猛然加快,竞拍者数量也增至12人。当天9点33分钟起,190报出了当天的第一次价格370万。之后短短半小时内,竞拍者出价次数达上百次,间隔最短的前后两位出价时间相差不到一秒。

到了原计划拍卖结束时的10点,竞拍价已经超过2000万。此后,该标的处于延时拍卖阶段。

根据竞价方式规定,竞价活动结束前,每最后5分钟如果有竞买人出价,就自动延迟5分钟。也就是说,从技术角度来讲,只要有人在时间限制内出价,拍卖就没有终点。

竞价激烈程度一直在持续。17日11点零9分,竞拍价突破1亿。自17日下午16点起,场内主要剩下两位竞拍者交替出价,即190和竞买号141057995(下称995)。

之后又出现数位其他竞拍者,但190和995始终在坚持。

5月20日5时32分和20时44分,分别是190和995最后一次出价,为5.5亿和5.62亿。马上就被新的出价淹没,两家就此退出竞拍。

幕后隐藏的多位竞拍者开始现身,竞买号140518657、140748948(下称948)等新玩家的竞争再度陷入胶着。

5月21日5时,竞买号139939158(下称158)率先打破了此前5万元一次的加价幅度,直接从5.7亿元加至6.6亿元,随后与948持续纠缠。

5月21日5时21分,竞买号141243314(下称314)正式杀入,出价达9亿元。158数度保持5000万的加价幅度,似乎不惜代价、势在必得。此时仅剩158、948、314三家,其他竞拍者均已出局。

三者之间也一改此前较为缓慢的拍卖加价幅度。两个多小时内,竞拍价猛然抬升至10亿元以上。

5月21日7时48分,314最终以20.002亿元的价格,拿下该拍卖标的。根据拍卖成交确认书,买受人为谭威。期间,314最大一次加价幅度为9980万元。

至此,经过五天五夜,斯诺威矿业股权拍卖终于结束,最终价超出起拍价596倍。

共计21家企业或个人参与了本次竞拍,吸引了约97万人次围观,出价记录多达3448次,延时3418次。

谁是幕后竞拍者

天眼查显示,独山县万富山矿业有限公司法人名为谭威。企业图谱显示,该公司与协鑫系企业存在一定关联。

市场有猜测称,最终协鑫系通过子公司拿下了斯诺威矿业股权。界面新闻就此事向协鑫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资料来源:天眼查

 

上海钢联新能源事业部碳酸锂分析师曲音飞曾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具体参标的企业并不确定。市场猜测潜在有兴趣的企业包括川能动力(000155.SZ)、四川路桥(600039.SH)、融捷股份(002192.SZ)、盛新锂能(002240.SZ)、协鑫能科(002015.SZ)等。

拍卖期间,不断有关于竞拍者的信息流出。

5月18日,有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等媒体称,协鑫能科确定参与了此次竞拍。协鑫能科为协鑫集团下属上市公司之一,

之后,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除参与本轮竞拍之外,协鑫能科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

根据天眼查对斯诺威矿业的股权穿透,除兴能新材料之外,成都川商兴能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恰好手握该公司42.85714%股权。据知情人士透露,协鑫能科股权收购确为该部分股权。

天眼查资料显示,今年4月,协鑫能科锂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由协鑫能科全资控股,经营范围包含电池制造;新材料技术推广服务、矿产资源储量估算和报告编制服务等。

从竞拍出价记录来看,主要为竞买号158、948、314三家持续出价,后者也为整场拍卖的第一位出价者。

上述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称,盛新锂能、紫金矿业(601899.SH)或是主要竞拍者之一。宁德时代(300750.SZ)此前曾参与竞拍斯诺威矿业的债权,但最后放弃了同协鑫能科的竞争,此次仍有可能参与本轮竞拍。

界面新闻记者致电盛新锂能,对方表示如果业务部门有参与斯诺威矿业股权的拍卖一般会告知信息披露部门,但是目前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紫金矿业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没有听说参与此次拍卖。截至发稿,界面新闻尚未收到宁德时代对此事宜的回复。

为何火爆?

斯诺威矿业股权被拍卖,源于破产清算。

2020年11月,斯诺威矿业的控股股东兴能新材料,以不能偿还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2021年1月,斯诺威矿业斯诺威矿业也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斯诺威矿业股权之所以炙手可热,主要还是凭“锂”而贵。斯诺威矿业持有德扯弄巴锂矿的探矿权,该矿位于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城东北部,目前仍未开始建设。

海通国际证券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德扯弄巴锂矿的项目评估范围内保有工业矿+低品位矿矿石量2492.4万吨,氧化锂资源量29.32万吨(折合72.51万吨碳酸锂当量),氧化锂平均品位为1.18%。

另据国金证券报告,德扯弄巴矿除拥有锂资源外,还有丰富的铌、铍、钽等金属,属于特大型锂矿。生产规模100万吨/年,露天开采选矿厂日处理原矿5000吨,达产后年产30万吨锂精矿。

根据相应股权,兴能新材料持有德扯弄巴锂矿约31%权益,对应资源量约为22.5万吨碳酸锂当量。

据云南陆缘衡矿业权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矿详查探矿权评估报告》,在评估基准日(2021年6月30日)不扣除矿业权出让收益情况下,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的评估价值为9.74亿元。

生意社数据显示,2021年6月底,工业级碳酸锂综合价格处于8.2万-9万元/吨,电池级碳酸锂综合价格处于8.7万-9.2万元/吨。

今时不同往日。根据上海钢联最新价格,5月19日工业级碳酸锂市场均价为44万元,电池级碳酸锂市场均价为47万元,是上述报告评估基准日报价的5倍左右。

有业内人士曾对界面新闻记者称,若兴能新材料尽早卖掉斯诺威矿业股权,可能不至于走到破产重整的地步,“但当年锂价没有如今高,也可能卖不出好价格。”

在此次拍卖结束前,有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称,预估最终成交价很可能在10亿元以上,因为德扯弄巴锂矿资源丰富,后期成本也会较低。

四川已成为国内锂辉石精矿的开发的“必争之地”。根据2021年7月16日四川省自然资源厅发布的《四川省矿产资源总体规划(2021-2025 年)》(征求意见稿),要建设两个国家级能源资源基地。

一是四川康定甲基卡-雅江德扯弄巴锂铍钽矿,包括康定甲基卡、雅江县德扯弄巴、雅江县措拉等锂矿区;二是四川马尔康可尔因-金川李家沟锂铍矿,包括马尔康可尔因、党坝、地拉秋,金川县李家沟、业隆沟等锂矿区。

国金证券报告显示,四川是中国锂辉石矿最丰富的省份之一,资源储量达76万吨;其次为江西和湖南,资源储量分别为34.2万吨、16.51万吨。四川省锂矿勘探比例仅为4%,后续发展空间极大。

四川目前有采矿权的矿山共有六个,分别为康定甲基卡、德扯弄巴、雅江措拉锂辉石矿、阿坝李家沟、马尔康党坝、业隆沟锂矿。其中目前处于开采阶段的仅为康定甲基卡和业隆沟锂矿,其余均处于前期阶段。

相较于李家沟等位于阿坝州山地地形的锂矿,德扯弄巴锂矿位于甘孜州,开采条件相对较好,地形多以高原草甸为主,地势平坦易于开采。

就目前已在四川布局锂矿的上市公司来看,融捷股份与盛新锂能分别持有甲基卡锂辉石矿山、业隆沟锂辉石矿;川能动力、雅化集团持有李家沟锂辉石矿,处于建设中;天齐锂业持有措拉锂辉石矿,暂无规划产能产量。

当下“拥锂为王”的时代,锂资源依然是电动车及储能产业链的核心战略资产,随着锂价水涨船高,锂资源争夺会更激烈。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