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通胀迈入9时代创40年新高,底层家庭最受伤

2022年05月19日 09:43
10%最贫困家庭4月面临的实际通胀率高达10.2%,明显高于10%最富裕家庭的8.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5月18日,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报告显示,英国4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高达9%,不仅与3月7%的同比增幅相比大幅升高,并刷新1982年以来该国的通胀率纪录,而且也高于美国4月增幅和欧盟同期的增速。

在全球范围内,通胀率已经率先步入9时代的英国是七国集团、乃至所有发达经济体之中物价飞涨最快的国家。

具体到居民消费之中,能源和燃料成本以及食品价格的上涨是导致4月英国通胀率高企的直接诱因。

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4月英国能源价格暴涨归咎于两个月前英国天然气和电力市场管理局制定的收费上限被调高了54%。该能源价格上限每半年调整一次,价格上限的调整一般于每年的2月和8月进行,并分别于每年的4月和10月正式生效。根据此次调整,能源价格上限直接提升了693英镑至1971英镑,该价格也是部分高能耗英国全年的燃气和电费账单总额。该部分价格的上涨贡献了4月通胀率之中的约四分之三。

除了电费与燃气价格之外,英国4月的汽油平均价格也从去年的1.255英镑/升上涨至1.618英镑/升,而备受欧洲消费者喜爱的柴油更是上涨至1.761英镑/升。汽油和柴油的暴涨直接导致了英国燃油均价在过去12个月之中上涨了31.4%。

原油以及能源的涨价带动了食品包装变得更加昂贵,再加上肉、蛋、奶制品价格的上涨,英国食品价格在4月同比增长了6.7%,为2011年6月以来的最快增幅。

餐饮方面,由于新冠疫情期间政府推行的减税优惠也在4月到期,导致餐饮业和酒店业适用的增值税从12.5%回复至此前的20%。这也意味着酒店与饭店之中的所有服务与菜品均出现了7.5%的涨价。

至于原材料价格比重更高的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增速则更加迅猛。4月未经季节性调整的英国输出PPI同比增长14%,月未经季节性调整的英国输入PPI同比增速更高达18.6%,创下历史之最。

根据英国智库决议基金会的研究,物价的飞涨对于不同富裕程度家庭的冲击也有差异。其中英国10%最贫困家庭4月面临的实际通胀率高达10.2%,明显高于10%最富裕家庭的8.7%。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英格兰银行此前已经率先于欧洲央行开启了加息,但是英国面临的通胀压力依然明显高于绝大多数欧洲邻国。同期欧盟27国的通胀率为8.1%,同样严重依赖进口能源的德国通胀率则为7.4%。

来源:BBC

导致英国在物价控制方面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的主要原因包括应对能源危机不力、脱欧后遗症、英镑暴跌以及劳动力短缺等。

在诸多欧洲国家之中,法国以核电覆盖约四分之三的能源需求著称,因此受到国际能源价格飞涨的冲击相对较小。而在意大利、西班牙等南欧国家,政府相继推出了针对能源国家的暴利税、天然气价格上限、降低能源增值税等一揽子措施。即便是以不喜介入市场闻名的德国人也将燃油税下调约30欧分,并推出了公交9欧月票和300欧发现金等举措。

而此前在去年12月就遭遇天然气危机的英国政府目前仅象征性地降低了燃油税:每升5便士。虽然英国政府已经宣布将在本财政年度提供220亿英镑的能源补贴,但目前该补贴仍未正式生效。

此外,脱欧之后的英国在经济体量上已经无法与美国和欧盟两个经济巨人相提并论,难以完成主要生活用品的内循环。英国目前贸易总额相当于GDP的60%,进口总额的一半均来自欧盟各国。其中推高英国食品价格的肉、蛋、奶等物资绝大部分都依赖欧盟进口。

根据英国智库“UK in Changing Europe”的研究,脱欧之后的贸易壁垒将食品价格在2020年至2021年之间推高了6%。

虽然在美联储加息周期内,世界主要货币相对于美元均在贬值,但是英镑的跌势相比于欧元更加猛烈。过去一个月内,英镑兑欧元汇率已经从1.21跌至最低的1.16,即便英格兰银行的加息亦无法提振英镑的疲弱。

疲软的英镑不仅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原材料飞涨,也使得以欧元计价的进口产品价格上涨。

另一个脱欧之后的经济副作用则是劳动力的短缺。新冠疫情导致的外国工人离去以及人口结构导致的结构性问题正在快速推高工资。英国目前的失业率已降至1970年代以来的最低值,3月失业率数据为3.7%,但不包括奖金在内的年平均薪酬涨幅已升值4.2%,为十年以来最快增幅。

不过,通胀率迈入9时代大概率并不是英国物价飞涨的最糟糕时刻。

英格兰银行预测,今年年底英国甚至可能面临10%的惊人通胀率。

一方面,4月生效的能源价格收费上限早在2月便已制定,彼时的能源价格虽然已经上涨,但并未将2月末俄乌战争之后的能源市场波动纳入考量。这也意味着,8月制定、10月生效的下一期能源价格收费上限势必涨幅将更加巨大。届时部分英国家庭将面临每年2000英镑以上能源账单难以避免。

另一方面,来自欧盟产品的输入型通胀的不确定型也在大幅增加。

5月17日,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宣布将推动新法案以调整由脱欧衍生出的北爱尔兰协议,希望能够借此解决北爱协议给英国经济造成的困难。

根据北爱协议,北爱尔兰享有特殊地位,在经济意义上实质性地留在欧盟范围,强行与英国本土进行了经济规范的隔离,导致大量英国企业难以在北爱确保竞争优势。为此,英国首相约翰逊不惜在周二威胁将单方面改变北爱协议。而欧盟方面则强硬地以贸易制裁作为回应。

虽然英欧开启贸易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贸易冲突无疑将进一步推高欧盟进口商品在英价格。

为了应对高企的通胀率,外界普遍预测英格兰银行将在未来进一步加息。英格兰银行在5月6日已经宣布将基准利率从0.75%提升至1%,这也是该央行自去年12月以来的第四次加息。

不过,英格兰在选择继续加息时,依然将面对抗通胀和保增长的两难决策。英格兰银行或许将不得不以牺牲短期经济为代价,来终结工资通胀螺旋的风险。

英国今年第一季度GDP环比增长0.9%、同比增长8.7%,虽然纸面数据漂亮,但是3月GDP的突然萎缩使得关于英国可能面临经济衰退的猜测一直存在。

根据英格兰银行5月5日公布的货币政策报告显示,该行若将利率从目前的1%进一步于2023年中提升至2.5%,通胀率将会在今年10月达到10.2%的峰值之后回落,并在2024年将至2%的预定目标。若维持目前利率不变,则通胀率将会在今年10月达到10.4%,且2%目标线以上的通胀率将保持至2025年。与之相对的,放弃对物价控制的努力将换来经济避免衰退,否则英格兰银行预计英国将在2023年陷入负0.25%的经济衰退。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