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美利坚:美国富豪移民申请飙升327%,最青睐葡萄牙

2022年05月11日 22:00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对美国社会未来的根深蒂固的恐惧,担心“似乎每天都在恶化的分裂和内乱”。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子象

申请投资移民的美国富豪越来越多。

上周,多家投资移民公司向“商业内幕”网站(Business Insider)透露,过去三年,美国富人申请外国公民身份或居留权的数量猛增。亿万富翁、科技企业家和名人正在为家人制定移民“B计划”。

目的地涉及国家包括葡萄牙、马耳他、新西兰和奥地利等。据福布斯报道,从110万美元的马耳他到950万美元的奥地利,富豪们有多个项目价位的不同选择。

咨询量暴增三倍多

据移民公司Latitude Residency & Citizenship数据,2019年至2021年间,来自美国的咨询量增加了300%。全球最大的公民身份经纪商之一Henley & Partners表示,2019年至2020年期间,对美国国民的销售额增长了327%,2021年则增长了10%。

该公司的管理合伙人Ezzedeen Soleiman将富豪此举视为一项保险政策。一些亿万富翁客户向他们咨询,如果发生气候灾难,或者另一场全球流行病,哪里是最适合居住的地方。

帮助富人在全球各地购买公民身份的公司Henley & Partners私人客户负责人Dominic Volek指出,美国申请量的上升始于特朗普政府时期,但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封锁时期升级。因为在非常严格的封锁时期,只持有美国护照无法进入欧洲,这让富人们意识到自己可能比想象中更脆弱。

移民顾问公司Dasein Advisors首席执行官Reaz Jafri表示,过去3年他收到的来自美国的咨询比过去20年的总和还要多。他的美国客户大部分来自科技、房地产或加密货币领域,身价在5000万至200亿美元之间。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美国社会未来的根深蒂固的恐惧”。

Reaz Jafri说,从担心亚裔仇恨犯罪增加的科技创始人,到希望避免加税的年轻互联网企业家,各个领域的有钱人都在做最坏的打算。

除了对另一场流行病的恐惧、气候变化加剧以及对经济崩溃的担忧之外,亿万富翁还担心“美国似乎每天都在恶化的分裂和内乱”。

英国《每日邮报》称,过去三年,国会骚乱案、“黑人的命也重要”运动、最高法准备推翻“罗诉韦德案”、反堕胎法案、佛罗里达州通过“不许讲同性恋”法案,以及警察系统改革的分歧等事件,使得接受新法律的自由派城市正在经历暴力犯罪的激增。

最受欢迎的国家之一是葡萄牙。两家公司都对《商业内幕》表示,葡萄牙的“黄金签证”是美国投资者最需要的。只要最低投资额略高于20万美元,同时平均每年在葡萄牙停留7天,就可以取得葡萄牙的五年居留许可,从而免签进入欧盟26个国家。五年到期后,可以申请全职公民身份。

前述移民公司Latitude合伙人Ezzedeen Soleiman表示,美国超级富豪希望在欧洲扎根,作为他们子孙后代的“遗产计划”,“他们中的很多人要么对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失望,要么没有看到他们曾经在美国看到的机会。”

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是“黄金护照”的客户之一。他在2020年通过塞浦路斯现已解散的计划申请了欧洲公民身份。PayPal联合创始Peter Thiel也拿到了新西兰的“黄金护照”。他的身价约为50亿美元。

不过,这些“黄金护照”的客户很多并没有搬到当地。《卫报》去年对“马耳他公民计划”的调查显示,许多参与者最终并没有搬家,有些人甚至很少到访。前述Henley & Partners公司的Dominic Volek也表示,他的客户中很少有人真正搬家,大多数客户只想要多一个选择。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美国人申请“黄金护照”,引发“黑幕”和“脏钱”进入欧盟的担忧。Dominic Volek指出,由于该行业缺乏监管,一些规模较小的投资者移民公司没有对申请人进行适当的审查。

不断被提及的富豪税

近年来,美国针对富豪的征税提案不断被提起。最新进展是在今年3月,拜登公布了2023财年预算提案,其中包括“亿万富翁最低所得税”,即对1亿美元以上的家庭收入征收20%的税,尚未实现的资本收益或资产增长也被算作在内。如果实施,新税将在未来十年产生约3600亿美元的新收入,其中一半将出自约700名亿万富翁。

财富税提案是为了应对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现象。美国城市&布鲁金斯税收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Steve Rosenthal指出,虽然政府以前依靠遗产税对财富征税,但成效不大,因为许多富豪通过复杂的遗产规划策略成功避税。此外,由于税法有利于利息、股息、资本收益或租金等投资收益,因此许多顶级富裕家庭支付的税款却相对较低。

目前美国的最高边际所得税率为37%,而那些高收入者们缴纳的包括,为长期资本收益支付20%,外加3.8%的奥巴马医改附加费。据白宫的分析,从2010年到2018年,最富有的400个家庭平均缴纳了8.2%的联邦所得税。相比之下,普通美国人的支付占额为13.03%。

富豪税议题在2020年总统竞选初选期间就引起了全美关注。当时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和弗吉尼亚州的伯尼·桑德斯就该议题进行了“决斗”。 

沃伦呼吁对净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美国人每年征收2%的“超级百万富翁税”,对财富超过10亿美元的征收6%。桑德斯则用更激进的计划反击,提议对3200万美元以上财产人群加税1%,随后税率逐步递进,对财产超100亿美元人群加税8%。

最终,2021年3月,沃伦和桑德斯以及其他民主党提出了《超级百万富翁税法》,对超过10亿美元的财富征收3%的年度税。然而该计划未能在国会获得成功。

事实上,财富税相关提案在美国有很大的民意基础,并且超越了党派纷争。路透社/益普索2020年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64%的美国人赞成对超级富豪征收某种形式的财富税,同时,77%的民主党人和53%的共和党人支持这一想法。

据舆观(YouGov PLC)今年3月的一项调查,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支持对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征收至少20%的税。另据CNBC在2021年的调查,大约60%的个人资产在100万美元以上的富豪,支持对1000万美元及以上的人征收财富税。

政策专家表示,与之前的财富税提案一样,拜登最新的“亿万富翁最低所得税”可能难以获得广泛支持,如果实施也面临法律问题。尽管前景黯淡,但专家们认为,将继续看到财富税提案不断被重提。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联邦立法监管服务负责人John Gimigliano表示,政策制定者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掌握诀窍,以顺利解决财富税在颁布和执行等阶段可能出现的问题。

他认为,财富税相关提案可能会在中期选举及以后重新出现,如果拜登在2024年竞选连任,他“非常确信”,该提案将是拜登竞选中的话题之一。

相比之下,在美国富豪“B计划”名单上的欧洲国家,征收财富税的努力并没有取得很大成功。税收基金会高级政策分析师Garrett Watson表示,欧洲的问题之一是,能够通过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来回避税收,以及各种例外情况,比如,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国家出于各种原因废除了财富税。

税务基金会的分析,2020年,只有五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哥伦比亚、法国、挪威、西班牙和瑞士)从财富税中创收,低于1996年的12个国家的峰值。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