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承资本常斌:走出徐新、刘强东的影子

2022年05月12日 09:52
从投资京东到京东投资人,再到独立做VC,常斌正在探索属于自己的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管丢丢

编辑 | 宋佳楠

这是一个幸运的投资人的故事。

26岁时,常斌加入今日资本,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京东。七年之后,他从投资京东转做京东投资人,成为京东战投第一个挂帅之人。

无论今日资本还是京东战投,都为常斌建立起重要的坐标,让他更了解商业投资。在多个决策时刻,你能他身上清晰地看到两家公司的烙印。

但在2016年,常斌试图走出徐新和刘强东的“影子”选择创立启承资本,构建属于自己的投资方法论。

近两年,原本不起眼的消费赛道成为行业新风口,海量钱涌,就连关注TMT的投资人也想挤进来抢机会。未料2021年年底,风向突变,投资人逐渐对这一领域失去了信心,纷纷逃离,常斌算是为数不多的选择留下来的那一个

潮水退去,泡沫破裂,还有好的项目可以捞吗?还能贯彻基金创立时就定下的策略吗?改变还是坚持不变?对于专注于消费投资的常斌来说是一场大考。

今日资本的烙印

和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的履历相似,常斌刚开始做投资便迎来高光时刻。

徐新接触的第一个项目是娃哈哈,资历尚浅的她从宗庆后身上学到很多,而常斌的第一个的项目是京东,此外还参与了土豆、赶集网、蚂蜂窝等的投资。

2006年底的一天,徐新交代常斌“研究一下京东多媒体这家公司”,此后便有了那个被熟知的故事——刘强东觉得200万美元就够了,徐新觉得不够,给了1000万美元。次年3月27日,京东获得今日资本的A轮融资,估值1.5亿美元。

常斌与刘强东接洽甚多,一直负责投后工作,不仅会商量业务目标,也提供融资上的帮助。

有些投资人如果特别看好一家公司,甚至会放弃投资人角色,转而加入自己的被投企业。正如俞永福与UC:时任联想投资副总裁俞永福非常看好UC,但该投资案在联想投资决策会上以一票之差未被通过,俞永福便离开联想加入UC。如周受资与小米、字节:在DST时期周受资主导投资了两家公司,2015年其受雷军邀请加入小米,2021年加入字节跳动。

常斌也走了同样的路,于2013年加入京东战投部任负责人。

熟悉徐新的人都知道,她视巴菲特为偶像,就连投资风格也一脉相承——一旦买入就长期持有,让复利滚起来,获得最高收益。

1999年,徐新给丁磊投了500万美元。2000年,网易登陆纳斯达克,投时5美元一股,上市15美元,最高涨到了30美元。后来股价一落千丈,掉到了6.5美元,徐新也没退出。迫于基金的退出压力,持有五年后,徐新从网易获得8倍回报。

这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常斌,常斌亦视巴菲特为偶像。他参加过两次巴菲特年会,一次是2012年在今日资本时去的,一次是2015年巴菲特执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50周年。常斌形容见巴菲特就像去拜见祖师爷一样,他还双手合十做了一个拜见的动作。

常斌身上还有今日资本的其他烙印,2006年他创立启承资本,和今日资本一样,专注于消费领域的投资机会。

京东战投有人评价常斌喜欢概括、归纳总结,这也得益于在今日资本的训练。今日资本擅长通过研究公司建立商业模型,研究内容包含中国零售消费的各个类目、品类,新旧渠道等。

常斌曾在2018年接受赢商网采访时分享自己的投资方法论,他喜欢研究伟大公司的发展史作为投资项目的参照,“在十几年投资生涯里,我们深度研究了美国、日本、欧洲等全球市场,掌握了三四十个已经被验证的伟大公司的商业模型。中国一定会诞生自己的优衣库、宜家、7-11、Costco、迪卡侬、Dollar Tree、卡夫、雀巢。”

京东战投挂帅第一人

33岁那年,常斌进入京东掌管战投部。这时期京东战投的主要任务,是对京东主营业务进行查漏补缺,看每个品类缺什么能力,再通过投资、合作、并购等方式找做得强的创业者补齐。

常斌在一次采访中提及,如果说财务型投资最大的风险是错过优秀项目,战略型投资则是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和合作伙伴。这段话也是常斌对京东战投的理解。

加入京东两年后,常斌曾表示,部门大概10个人,帮公司花了20亿美金,围绕电商重点布局,投资项目包括途牛、金蝶、爱回收(万物新生)、1号店、易车、永辉超市、达达集团等。

2009年,常斌尚在今日资本时就接触过途牛,对途牛并不陌生。2015年,京东投资途牛,欲布局线上旅游板块。

做旅游,京东并不擅长,因此选择和成熟的玩家合作。途牛获得了京东旅行-度假频道网站和移动端的5年免佣金独家经营权,在该频道独家销售打包旅游产品、邮轮、景点等产品及服务。

途牛还得到京东提供的运营支持,包括大数据、金融服务、流量及其他经营资源等,但收效甚微,在线旅游业务依旧是携程、美团遥遥领先。

出于同样的逻辑,京东欲布局二手电商,而二手手机是二手商品中最具市场交易需求的品类。

2015年8月,京东首次投资爱回收,随后在爱回收2021年上市前的六轮融资中均参与投资。自首次投资后,爱回收就为京东提供回收和置换服务。2019年,爱回收收购了京东旗下的拍拍,京东也继续投资爱回收。

2018年到2020年以及2021年3月31日止的三个月,爱回收与京东合作的商品交易总额(GMV)分别为10亿、13亿、20亿和6亿元,拍拍平台的商品交易总量占绝大部分。爱回收IPO前,京东持股34.7%。

2016年,京东投资永辉(2019年、2020年也曾持续追加投资)欲布局生鲜和O2O。

京东大仓模式不适用于生鲜品类,因配送距离太远,必须跟超市合作,这也是京东看中永辉的原因。常斌形容这次投资,就像“中国的亚马逊”和“中国的沃尔玛”的合作。

投资给京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在永辉的股价高点时,京东在这笔投资上的浮盈一度高达72.3亿元人民币。

投资达达则被认为是京东历史上最成功的一笔投资。

2016年初,常斌把达达创始人蒯佳祺推荐给刘强东。此前,在常斌的主导下京东到家和达达有过合作,一开始京东想要达达配送京东到家的一些订单,后来又提出京东的配送员在空闲时间可以做达达众包人员,要知道顺丰曾下发过文件严禁快递员成为达达众包人员。对此,蒯佳祺感到很惊讶,由此促成双方进一步的合作。

2016年4月,达达与京东到家合并,同时获得京东2亿美元投资。2020年6月,达达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赴美上市“即时零售第一股”,京东是达达最大的股东和IPO的基石投资者,上市前持有其47.4%的股权。今年2月25日,京东以现金5.46亿美元认购达达普通股以实现增持,目前京东已持有达达约52%的股份。

达达帮助京东拥有了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配送能力,有人评价这笔交易,“抢下达达救了京东一命”。

常斌投资的永辉、爱回收、达达让京东大赚,尽管在途牛等项目亏过钱,但总体而言,常斌在任职内的业绩不错。

第三次职业转轨

关于常斌从京东离职,有人认为是因为错过拼多多。

在CVC里或VC里,错过某个项目是常态,不大可能因全盘否定一个人的过往业绩,这种言论更像是谈资而非事实。

不过,也确实存在一种尴尬,字节、美团、京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创始人往往拥有绝对控制权。而战投、财投的打法也不完全清晰,投什么不投什么,很难有明确的定论。在具体的执行层面,还受制于公司的发展战略。

因此,战投负责人很难成为职业最后一站。以百度为例,2009年,李彦宏力邀汤和松加盟,让他负责战略投资并购。汤和松主导和推动了百度对去哪儿、爱奇艺的投资,以及对PPS、91无线、糯米网的并购,交易涉及金额数十亿美元,有些并购案甚至创造了当时的历史纪录。

2014年,汤和松离开百度,于2016年成立襄禾资本,投资了爱奇艺、满帮集团、货拉拉、VIPKID、作业帮、字节跳动等。

无独有偶,腾讯曾经的战投负责人彭志坚也是一样的职业路径。他曾将程维反锁在办公室,临时将估值从4000万提到6000万美元,并说服程维接受投资,为腾讯投资滴滴立下汗马功劳。他还主导投资了美团点评、京东等项目。2015年,彭志坚离开腾讯,创立元生资本,投资了小红书、满帮集团、茶颜悦色、钟薛高等。

2016年,常斌在京东的支持下,筹备了以京东为LP的独立基金启承资本。彼时,常斌还想兼顾京东战投和启承资本。

常斌笃信,“只投钱已经无法构成行业的竞争壁垒和门槛,独特的资源可以转变为核心竞争力。”

他认为CVC才是一种更好的方式,“VC的玩法只有放钱投资才能继续往下看牌——看创业项目能不能成功,而京东作为战略投资方,不用放钱就可以一直看牌。”

遗憾的是,2018年,常斌没有机会再实践这套方法论,卸任交棒给了京东首席战略官廖建文。

保守型投资人

投资人总是将自己比作副驾驶,除了给钱外还希望提供别的增值服务。

人们津津乐道于快手早期的融资故事。当时五源资本的合伙人张斐不但投资还帮着程一笑成立公司,还拉来了宿华。一系列运作,才让快手有幸成长为今日的快手。

这更是很多战投负责人转做VC投资人之后的渴望,能为自己的被投公司做战略指导,他们自恃看得多、经历得多,总有些经验能用得上。

但对一家VC来说,重要的是要找到投资的手感。真正建立自己的根据地需要些时间,有人很幸运,赶上了,可想要活得久又要活得好,就需要建立一套机制。这套机制能保证无论何时都可以投到不错的项目,顺利实现退出,下次还能成功募资。

2017年8月,常斌曾在GGV纪源资本的一次活动上以启承资本创始合伙人的身份进行分享,他说VC不是投消费最好的形态,重要的是赋能,而不是只给钱。

若论投资风格,常斌显然偏保守,启承资本成立一年时,只投了六七个项目。截至目前,也只有二十七个项目,包十月稻田、钱大妈、锅圈食汇、M Stand、海马体等,看好的会继续追投。

钱大妈是启承资本三次参与投资的项目,2017年第一次投资,2018年、2019年继续追投。2021年,钱大妈被报道即将完成Pre-IPO融资,募集20亿元,投后估值约250亿元,预计将于2021年底IPO,募资约5亿美元。

钱大妈被寄予厚望,很可能成为启承资本第一个IPO退出的项目,但今年这家公司负面消息缠身,在北京市场溃败,还遭遇青岛加盟商反水等,预计今年IPO无望。

常斌还有一个杀手锏,就是投资初期不轻易曝光项目,十月稻田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十月稻田是一个以优质东北大米、杂粮、干货为主营的农业品牌。

2020年,市场无人知晓十月稻田,也没有任何有关它的新闻报道。那年疫情期间,启承资本赴东北调研,最终成为该公司的第一个投资人,3亿元投资十月稻田A轮。2021年5月,十月稻田宣布完成B轮14.5亿人民币融资,由红杉中国和云锋基金联合领投,CMC资本、泰合资本跟投,老股东启承资本超额跟投。十月稻田两次融资合计17.5亿元,创造了国内近五年基础食材领域融资金额的最高纪录。

资本市场过去对农业类型的公司非常谨慎,但十月稻田却受到了追捧。这次,常斌赌对了。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