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Lab艺术空间即将落地北京,我们和操盘人王冬聊了聊

2022年04月01日 09:06
1万平方米的艺术空间背后,到底藏有哪些秘密?

记者 | 底伊乐

编辑 | 汤威

2月18日,艺术团队teamLab宣布了其打造的大型沉浸式艺术空间“EPSON teamLab无相艺术空间: teamLab Massless Beijing”今年6月将在北京朝阳大悦城最顶层开幕的消息。从目前的公开资料可以看出,teamLab来到北京后从空间、场地、作品甚至业态上都将与上海大不相同,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

提到teamLab,大多数人脑海中会出现灯火、星辰、繁花、森林等记忆,它用光影和数字艺术表达了一个永无尽头、五彩斑斓的空间。自此,数字艺术新世界大门似乎被打开,teamLab从东京首展开始便赚足了眼球,几乎是场场爆满的状态。而国内以数字艺术为名的各色沉浸式展览也纷纷出现,五光十色,良莠不齐。

直到2019年,teamLab来到中国,由其合作方光禹莱特公司(ALight)与teamLab打造大型美术馆“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teamLab Borderless Shanghai”。当时6600平方米的空间内一度挤满了人,在看似没有尽头、没有边界的美术馆里,人们沉浸式地感受着何为无界艺术。据光禹莱特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王冬介绍,自开业以来,teamLab无界上海已经累计接待了近140万观众,即使在疫情期间,一个月的平均客流量也保持在了7-8万人次。

 

北京馆作品有90%与上海“无界”不同,更大的空间作品将更震撼

这次,teamLab美术馆将落地北京朝阳大悦城,名为“teamLab无相艺术空间”。

“它和上海馆的空间打造是完全不同的。‘无界’意为‘超越边界’,‘无相’可以理解为‘超越物质’。我们希望用艺术的手段和方法创造出一个超越物质束缚的空间,让人们能不断突破它并与之互动,带来一些新的体验感。” 王冬对界面生活介绍到。在这一点上,上海馆和北京馆都很好地表达了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的想法,即作品之间、人与作品之间都是没有边界的。

在王冬看来,从上海到北京,从‘无界’到‘无相’,不是简单名字或概念上的变化,而是作品的变化。“‘无相’的作品有90%的都与‘无界’是有所区别的。同时,上海馆的挑高只有4.3米、面积6600平方米,北京馆则打造了 11米挑高、10000平方米的空间。更大的空间就不会束缚艺术家和作品呈现的表现感和震撼度,这个体感是非常强大的。”

全新的作品的确能吸引人们关注到与上海馆不同的teamLab无相北京,从目前公开的宣传资料中也可以看到一些未来作品的样子。比如,有一些看似超越了物质固有形态和概念的作品,也有将光影运用到极致,让人们沉浸感很强的作品,以及更看重孩子益智发展,打造亲子互动空间的作品。

这其中,亲子艺术互动的作品及空间的打造对teamLab无相北京来说格外重要。由于体感型的作品更符合家庭客群的需求,尤其会引起孩子们的兴趣,因此家庭客群就具备了天然的复购属性,成为其重要的目标客群。在王冬看来,增加家庭客群作品的比例、展示对家庭客群友好的内容,并打造更多儿童游玩设施,让孩子们进入其中有更大的玩乐空间,并产生自己的收获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一次,艺术和家庭客群的作品我们进行了一定配比,增加了家庭客群作品内容的比例,也就是说家庭客群未来在北京市场的参与度一定会比上海高。” 王冬粗略估算,如果大众客群的体验时长达到3个小时,那么家庭客群或许会用到3个半至4个小时。

场地面积和空间的限制、家庭客群的缺失等因素成为上海馆的局限,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着北京馆的迭代。“艺术家团队会有很多新的想法,但原有的实验场很局限。如果要保证复购率,那么定期做更新是十分必要的。”

 

数字艺术打造的餐厅与酒馆会是什么样?

teamLab无相北京的打造,王冬全程参与了这个过程。准确的说他所在的光禹莱特(ALight)正是teamLab在中国区的背后推手。这个以数字科技与艺术作为支撑载体的企业,表示将持续探索数字艺术与城市空间的关系,同时让传统文化焕发新活力并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去年12月,光禹莱特完成1.2亿元A轮融资,估值3.5亿元。

在光禹莱特的加持下,teamLab玩了不少新花样。比如把T台搬进美术馆,与知名时装设计师吉承在上海馆内来了一场发布大秀;打破以往台上台下的藩篱,将上海交响乐团带进数字艺术空间,进行多场沉浸式交响乐演出;把馆内的数字艺术作品搬进汽车的智能座舱内,并通过科技手段将实时动态与作品融合呈现在显示屏上;在陆家嘴地铁站利用换乘通道的空间优势呈现了作品《今朝踏浪Gold Waves》等。

用数字艺术的手段赋能其他领域,这正是王冬未来想拓展的方向,也是他认为光禹莱特的竞争力所在。

王冬说,未来会有计划在北京馆内开设餐厅和Club小酒馆。“上海馆内的EN TEA HOUSE‘茶屋’是一次全新尝试,这一次我们计划在北京馆内增加简餐餐厅的设计。”餐厅将位于艺术空间的最里侧,前往就餐的客人前提必须是看完展的群体。“我们对餐厅的设计逻辑和要求是希望它成为打卡的第三空间而非一个普通餐厅,来到这里的人们会不自觉地四处打卡拍照。同时,餐厅内可能会有一些艺术作品融入其中,起到点睛之笔的作用。”

同时,一个150平方米的Club小酒馆也正在被列入计划中。“目前这个空间的用途还处于脑暴阶段,我们希望它能成为北京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王冬表示。

对餐厅和Club,王冬是非常有信心的。在某种程度上,盈利只是“及格线”,“引爆”在他口中出现过不少次。他更想要的,是根本就订不到位置的火爆,是teamLab在北京能引发的轰动和声量。

从北京馆的设想和方向上,的确可看到更多贴近大众流行趋势的元素,我们也容易想象到开业后的巨大流量,然而teamLab本身作为数字艺术创作团队,作品是需要时间打磨的,是否能快速迭代,是否能适应市场的快速发展都有待检验。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今年6月在朝阳大悦城开启的teamLab无相北京,必然大受关注。

以下为部分专访内容:

1、近年,沉浸式和新媒体艺术展在国内愈发流行起来,teamLab也被很多人熟悉,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什么还要引进teamLab到北京?

王冬:从东京的首展到2019年引入上海,其实我们非常看好teamLab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对北京来说,目前做的无相艺术空间其实是一个不断迭代和创意实践的过程,所以我们选择了北京。北京馆的主题是完全独立的,其中的创意对于我们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一件很兴奋的事。其次,teamLab属于一种线下体验,它会具有文旅目的地的属性,受到时间、城市距离、服务半径的影响,因此上海展馆其实无法辐射到像北京这种更大的城市群及受众。

 

2、此次teamLab在北京设展馆,与上海场馆相比除了面积更大之外,还有哪些亮点?

王冬:首先从主题上来讲就会有很大的区别,在很多作品的选择和创意上来讲就很不一样,这个比例可能会达到90%,所以说从底层的作品上来讲北京馆其实同上海馆就不同,在“无相"里体验到的在“无界”里肯定是没有看过的。此外,北京馆的空间是非常震撼的,对比上海馆只有4米3的挑高,北京馆高达11米,是上海的两倍多,从空间上就不会束缚和限制艺术作品的表现。对这种艺术表现形式来说,每差一米人们的体感是几何数的往上增加。

 

3、为什么选址朝阳大悦城?

王冬:选址朝阳大悦城是因为它们提供的场地空间,包括层高和动距是符合我们需求的,这实际上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其次,大悦城所集合的年轻、时尚客群,包括家庭客群也是我们的目标客群,这一点也是符合的。最后,它的这种交通便利性和配套便利性,在北京来说实际上是非常不错的。基于这几方面的考量,最终我们决定在朝阳大悦城10层来落地teamLab。

 

4、如何看待teamLab展,与国内其他新媒体沉浸式体验展有什么区别?

王冬:我觉得区别还是蛮大的。我们目前看到的大多数沉浸式体验展实际上应该称之为数字成像,我觉得还上升不到艺术展。我个人认为,数字艺术的底层逻辑是希望能通过数字技术这种方式,去使得艺术能够进行不断的拓展,去拓展它的边界,去突破某种逻辑,这是其中一个主要区别。数字技术只是一个技术,但数字艺术还需要有一个主题,有艺术的表现形态,有人们对艺术的执着,包括互动过程中增加的体感,然后再叠加数字技术去实现。所以,我认为目前看到的大多数沉浸式体验展只能是数字技术的成像,而不是数字艺术的表现。

 

5、了解teamLab每一个作品的诞生,都经过了一个长期开发过程,目前的迭代周期是否会更快了?

王冬:首先,我们不是为了让市场认为teamLab是在加速迭代的过程,实际上艺术家团队他们有很多新想法,但这些想法会受到原有场地的束缚,所以说在中国大陆地区需要一个推手加速它的生产周期,以便让这些创意和想法得以落地和实现。实际上,很多想法早在10年前就有了,但由于受制于空间或其他因素,而导致这件事没能去做成。

 

6、筹备北京场馆过场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未来还会将teamLab落地其他城市吗?

王冬:挑战困难非常多,由于大部分作品都是新的,所以操作起来难度还是非常大的,同时筹备的周期也会比较长。除了北京,未来我们还会在成都和三亚等地逐步去做,包括上海馆我们马上也会做一些革新和改变。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