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fting是什么,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

2022年02月25日 10:37
tufting,译为“簇绒”,简单而言就是毛绒制品DIY。它的流行,切中了疫情以来年轻人需要减压治愈的消费心理。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记者 | 吴容

编辑 | 马越

突突枪经过一顿突突突突突突地操作,就能做出毛茸茸的地毯、抱枕、镜框等……

这是最近有点火的“tufting”,译为簇绒,更通俗的叫法是戳戳秀。它原本是一种在工厂里用来制作地毯的传统工艺,如今经过简化成为手工DIY,只要一块板、一块布、几坨毛线和一把枪可完成制作。

tufting最初是从国外流行起来。2018年,纤维艺术家Tim Eads在制作手工手袋时,发现借助一把簇绒枪在家制作地毯是惬意并有满足感,很快他在Instagram的晒图收到了大量讨论。

图片来源:小红书

周周在广州天河经营一家tufting工作室,据她观察,tufting流行到亚洲是去年年初,韩国人最先嗅到了开tufting工作坊的商机。随后,这股风潮在去年9月刮进国内,在杭州、温州等新一线、二线城市走红。

广东的第一家tufting门店开在汕头。在周周看来,和一线城市相比,二三线城市周末休闲活动相对没有那么丰富,给了手工工坊诞生的空间,但随着tufting的热度攀升,让她觉得在广州也能开启创业。在经过几个月的筹划后,周周的店今年年初开出。

据她统计,广州现有30多家tufting门店,其中20多家都在年初涌现。在大众点评搜索“tufting”,不止广州,北京、上海等城市都能找到几百个条目。条目不一定为门店数量,多是产品条目,但也足以说明tufting正成为国内手工爱好者们的新宠。

年龄20-30岁的女性,多大学生、公司白领,也有男性顾客,通常是和女朋友一起前来——这是周周对用户画像的描摹。

在寒冬里,女孩们似乎很难抗拒成品毛茸茸、让人心生暖意的手工活动,而更为重要的是,tufting切中了当下年轻人需要治愈的消费心理———疫情持续反复的两年多来,大家都太需要释压了。

借助tufting减压的原理,和曾经流行的《秘密花园》填充涂色有点相似。一位为时尚、消费品牌提供咨询业务的人士对界面新闻分析,从心理学上来说,绘画等手工创作活动可以减压,但很多人不知道怎么画和画什么,而填充图册相当于提供底稿,人们不需要思考怎么画,只要填色就好。

tufting也是如此,选择好自己喜欢的logo、卡通形象或图片交给商家,将它们投影到布上,你就可以照着图案开始描边,并选择喜欢的毛线团颜色,开始“突突”。图案戳好后,封胶、加底、封边等步骤可以自己做,也可交给门店完成。

当你在专注的时候,会把所有注意力都投入进去,会忘掉外界,这也是减少焦虑的办法之一。上述分析人士说,《秘密花园》的黑白线稿细密,需要人们很细致填充,而大家之前没有接触过tufting,新手也需要细心操作,便会全身心投入,忘记烦恼。

此外,无论是《秘密花园》还是tufting都保留了一定创作空间,比如每个人根据颜色配比去填色,也可以添加上自己的名字或特殊符号,很大程度上可以满足创作带来的愉快和成就感。当你将成品晒图在社交媒体, 配上扎男扎女万物皆可tufting”等关键词,并收获大量点赞时,内心的成就感会更为强烈。

图片来源:受访者
图片来源:受访者

不止tufting,疫情以来,以解压为主题的各类门店吸引了年轻人的打卡,包括可以摔碗盘、枕头等的发泄屋,失恋博物馆,拳击馆,香氛制作,疯狂涂鸦工作室等。在广州,大众点评以解压馆为关键词搜索,出现了近700个结果。豆瓣上,也有成员超过2万人的解压方式研究会,每天分享各种奇奇怪怪的解压理论和解压门店。

和大多数解压馆一样,tufting门店的不少顾客都是带着尝鲜的心态到访,如何确保后续生意的持续,是从业者们面临的一大挑战。周周坦言, “一次性打卡消费群体仍占主流,常客并不多,只占到2成左右。同时,每次人均300-500元的消费,新手制作一幅大号的地毯需要4-6小时,这都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消费者的复购。

为此,门店的重点还是在于吸引新客。除了在小红书、大众点评等线上平台进行推广外,周周告诉界面新闻,他们会尝试在线下和“角落等类似的广东咖啡品牌合作引流,也会和一些公司合作,借助提供公司团建活动的方式发展新客户。

不断扩充tufting品类,引入时下流行的元素和升级设施,也是门店寻求差异化、吸引注意的方式。比如,除了可以制作地毯外,如今不少门店都推出了制作手拿包、手机壳和镜框等业务供顾客选择;门店采用打卡地的设计风格,除具备观赏性外,也方便客人“出片”,利于能在社交网络上引起追捧。

但这门生意自身也有其自身门槛。周周透露,门店通常开在核心商圈附近的开放式小区、商住两用大楼或者是创意园区里,通常需要承担较高租金;除了租金是一大投入,考虑到需要指导顾客并提供体验感,店里招聘了6个员工,人工成本也不低;由于制作时间长,每天只能提供两轮顾客制作(每轮12位),都限制了到店的客流。

从本质上看,tufting作为手工活动,和叠星星、编手链和十字绣等并没有太大区别,也可能如同它们那样火时一阵风,去时也是一阵风。网红经济作为中国商业社会的特殊存在,基于人口红利与社交网络的爆发,站在风口上的创业者很容易在短时间内拉拢来不低的流量。在社交网络影响和年轻人越发不忠诚的背景下,很多品类的潮流都变得像快时尚那样难以捉摸,生命周期也在变短,tufting门店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并获得盈利,还有待观察。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