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改编、独立导演、拼盘,这部动画电影想找一条新路

2022年01月20日 13:13
“这不仅是一部艺术电影,我现在要证明的是艺术电影也有市场价。”

《向着明亮那方》之《小兔的问题》剧照

1月15日,首部国产绘本动画电影《向着明亮那方》正式公映。无论是画风、内容、形式还是创作团队,这部动画电影都让人耳目一新。

80分钟内,观众可以欣赏到七部绘本改编成的动画短片,故事题材包括亲子关系、人与自然、兄弟手足、睦邻之情、异地成长等,画风涵盖水墨、剪纸、水彩等不同艺术形式。七个故事分别由七位独立动画导演执导,他们都曾在国际动画电影节展上有所斩获。

原创绘本故事改编以保证趣味和内涵、顶尖独立动画导演以保证制作质量,通过“拼盘”短片的形式共同呈现于观众面前,单提出以上两者中的任何一点,都足以体现《向着明亮那方》的新颖之处。

不过,相当豪华的阵容并未能让《向着明亮那方》在商业院线中一鸣惊人。影片上映首日,恰逢《熊出没:重返地球》和《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两部动画电影点映。猫眼专业版显示,《向着明亮那方》的排片占比和票房收益远不及两部热门IP作品。上映五天后影片仅收获128万票房,排片率也跌至0.2%。

同时,由于评分人数不足,《向着明亮那方》在豆瓣上并未开分。为数不多的短评中,一条发布于1月17日的评论写道:“费那奇放映时一票难求,今日清冷两人包场”。独立导演作品在商业院线遇冷的故事,又在儿童动画电影领域再次上演。

这样的市场表现并不意外。一直以来,没有IP和流量加持的儿童动画电影,在电影市场的生存处境就不甚乐观。在此背景下,主创团队放弃IP,选用独立导演、丰富故事题材,试图用一部儿童“艺术电影”,在商业模式上探索新路。总制片人王磊表示,《向着明亮那方》更像是“过渡性产品”的一场市场实验。

1月15日四部儿童动画电影的票房、票房占比、排片率与上座率。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目前国内市场上儿童动画数量虽多,质量却参差不齐,有时“低幼”甚至成了“低质”的代名词。王磊一直想要创作“有价值的儿童作品”,但苦于找不到优秀原创动画作者。不过,他最终在精美的原创绘本中找到了适合儿童的作者表达。

作为三个孩子的爸爸,王磊深知绘本对家长和和孩子的吸引力。一方面,他看到绘本市场每年以20%的速度成长,拥有庞大的亲子读者群体。另一方面,他也接触到大量国内原创绘本,萌生了想要将绘本做成动画的想法。

让绘本“动”起来,国外并非没有先例。大部分将绘本和动画结合的作品是系列动画,典型案例是《猜猜我有多爱你》。也有绘本被改编成电影长片,2004年华纳兄弟推出的《极地特快》就是改编自同名绘本。

长片需要时间和创作者的热情。王磊没有遇到合适的长片作者。此时,他正巧看到了《我和我的祖国》,便开始思考反其道而行之,将所有打动他的绘本,用短片的形式合集成为一部电影长片。

基于这一想法,王磊着手和绘本公司接洽。尽管没有绘本公司知道改编动画的前景、解释花费了一些精力,团队最终还是成功从不同出版社购入了一批优质原创绘本的版权。《向着明亮那方》的出品方也包括樊登读书、凯声文化等非电影领域的公司。

另一边则是和独立动画电影导演的合作。王磊担任CEO的本来影业在上海拥有一块银幕,疫情期间公司准备搬家,离开前最后一场放映,播放了费纳奇动画电影周导演的动画短片。王磊被这些作品深刻打动,向这些作者发送绘本故事征询改编意愿。幸运的是,创作者给予了他大量正向反馈,“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地写了很多创作感言,(我)一看导演阐述,就被深深打动了。”

独立动画工作者的作者更多注重于自我表达。他们创作的多数短片,重点是电影节展而非商业院线。《向着明亮那方》创作的核心力量是独立动画导演,而费那奇的目标也是在中国推广独立动画文化。这使得整部影片保持独特的、与市场上儿童动画爆款不同的美学风格。

例如,《小兔的问题》在电影中“打头阵”,采用水墨画风,讲述孩子长大后注定离开父母的命题。导演兰茜雅喜欢偏向平面、重点在人物表演的风格,因此挑选绘本时,《小兔的问题》成为她的首选之一。绘本通过静止的画面叙事,但兰茜雅要把作品放到银幕上呈现,就需要添加内容,“把翻页时观众脑补的东西呈现出来”,以保持故事的连贯性。

《向着明亮那方》之《小兔的问题》剧照

另一部短片《蒯老伯的糖水铺》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画风,看起来更像书中的插画。与兰茜雅的着眼点不同,导演俞昆选择《蒯老伯的糖水铺》,是因为欣赏绘本故事结构和社会面向的讨论。不过,绘本故事过于“概念化”,有些情节难以说服她。为此,俞昆特别去到广州一家真实的糖水铺采风,观察糖水铺来往客人,以补充故事的背景,让影片情节更加可信、更加真实。

七个故事之间没有连贯性,又具备不同的美术风格,但王磊不担心影片会带来“割裂感”。在他看来,所有短片展现的都是中国人的情感和温良,反映了中国人独有的价值,“爱和美”在短片中流动,底层逻辑是相通的。另外,“从孩子的角度也不会担心是几个故事,主要是能沉浸其中。”

《向着明亮那方》之《蒯老伯的糖水铺》剧照

美学风格之外,绘本改编也丰富了儿童动画的故事题材,而后者一直是行业内的稀缺资源。

缺少好故事,背后是儿童动画人才的缺失。王磊坦言,优秀的儿童动画需要创作者的自我表达,国内动画行业里不缺少“燃着一团火”的创作者,然而市面上工业动画创作者之中,“大部分好的原创作者都在做全年龄的东西,真正愿意低下来去做儿童的东西的作者,几乎是没有的”。兰茜雅也表示,她周围儿童动画创作者不在少数,但“一般都是教育类的”,和动画行业不完全在一个体系。

与此同时,国内工业儿童动画作品似乎也囿于某几种题材。俞昆曾从一位师姐处听闻,国内儿童动画有一套流量评价系统,“比如你在国内投一些方案,他们要看这是不是冒险题材?是不是公主题材?是不是有大恐龙?你必须有这些东西,没有这些东西,他们不会给你投资的。”

《向着明亮那方》之《萤火虫女孩》剧照

《向着明亮那方》的七个故事中没有公主,也没有大恐龙,不具备成熟的IP或是打造IP的潜力,但这不意味着主创团队没有市场预期。王磊笑称,“这不仅是一部艺术电影,我现在要证明的是艺术电影也有市场价。”

他指出,大部分国产儿童动画电影一直没有脱离“小手拉大手”的模式:想看某部电影的孩子拉着家长陪同一起进影院,但其实电影本身对家长缺乏吸引力。

《向着明亮那方》则是一部“家长和孩子都能看”的作品。王磊认为,《向着明亮那方》的受众首先是绘本读者,他们是这部电影的“最大基础和可能”。区别于绘本的阅读体验,《向着明亮那方》将绘本通过动画形式送上银幕,“核心是给儿童和家长提供沉浸的相互连接的方式”。

王磊也表达了《向着明亮那方》在时长上的遗憾。“儿童动画电影的时长最好在60分钟,现在做到了80分钟,但这是对院线电影时长的最低要求。”因此他也呼吁,为孩子们专门提供儿童电影院线,让孩子们有机会在电影院而非手机上,观看优秀的动画短片和长片。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