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萱医药、精华制药成“妖股”背后

2022年01月16日 09:00
“拉萨天团”已经赚完跑了。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李昊

奥密克戎(Omicron)来袭,新冠治疗相关药物备受关注。

北交所上市公司森萱医药(830946.BJ)“似乎”是新冠口服药原材料供应商,令其股价过去一周大涨86.85%,近15个交易日涨幅已达269.26%。

对于森萱医药与新冠治疗药物相关的猜想主要有两个:一是为君实生物(688180.SH)的新冠口服药VV116供应二氧六环,二是为辉瑞治疗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提供利托那韦。但在经过一段含糊其辞后公司于近期澄清,两项猜想均不实。

短期内森萱医药已两次撇清与新冠治疗药物的关系。前次澄清未向VV116供货后公司股价回调,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幅达28.94%;1月14日再发文称未与辉瑞公司签订相关购销合同,且利托那韦产品2021年销量、收入均下滑1/3左右。

第二次下场“辟谣”后,森萱医药的股价还能维持高位吗?

图:2021年12月14日至今森萱医药股价走势

“妖股”的形成离不开游资的爆炒。森萱医药上涨过程中“拉萨天团”几乎全程参与,从试探建仓买入到大笔卖出均已反映在龙虎榜上。

股价高位之时,森萱医药恰逢海量解禁,流通盘将大增四倍,母公司精华制药(002349.SZ)及自然人股东童贞明身价暴涨,其动向仍需关注。

此外,精华制药股价也被带涨,已有股东及董监高决定高位减持。

恰逢国产新冠口服药VV116上市,公司澄清:不是供应商

2021年12月31日君实生物(688180.SH)宣布,乌兹别克斯坦卫生部已授权批准其口服核苷类抗新冠病毒药物VV116的紧急使用,VV116也成为全球第四款获批过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的口服药物。

一时间市场对于森萱医药为新冠口服药供货的猜想不断,互动平台上对公司的提问也大多与此相关。

但精华制药一直含糊其辞,并未明确森萱医药的产品二氧六环是否与VV116的生产相关,却表示“市场占有率较高,具体市场占有率数据没有权威调查结果”。

图:精华制药对森萱医药二氧六环产品是否用于VV116生产的回复

暴涨之后,1月14日森萱医药在股价异动公告中称,截止目前公司未与君实生物签订二氧六环产品相关购销合同,未向其供应二氧六环产品

事实上二氧六环也并非VV116的生产中间体。君实生物1月13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称,“VV116的合成过程中,没有用到过该物料(二氧六环)”。

市场对森萱医药的误解,或源于另一新冠治疗相关药品——瑞德西韦。

瑞德西韦在临床试验上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结果疗效较好。随后研究发现,瑞德西韦对于呼吸道合胞病毒、冠状病毒、尼帕病毒以及亨德拉病毒也有抑制效果。

瑞德西韦的研发商吉利德科学(GILD.O)也频频发声,称瑞德西韦对新冠肺炎治疗效果显著,甚至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具有活性。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吉利德科学称,日前已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现有遗传学信息进行了分析,与之前变异毒株相比,病毒RNA聚合酶中并未发现新的普遍突变。这提示瑞德西韦仍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具有活性

森萱医药的二氧六环产品主要用于生产瑞德西韦。2020年报显示,公司二氧六环产品供应给瑞德西韦原料药的销量、收入上升。

今年1月14日森萱医药披露称,2021年度二氧六环产品预计实现销量3964吨,预计实现销售收入7431万元,预计同比分别下降0.87%、上升10.43%。销量微降而收入上升,验证了二氧六环高景气度价格上涨。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二氧六环约占森萱医药总营收的12%。由于2021年公司营收数据尚未公布,仅能以2020年作为参考。以前文数据推断,2020年公司二氧六环产品实现营收约为6729万元,约占公司该期总营收的12%。

同时森萱医药披露称,二氧六环目前年产能5000吨,目前尚未有扩大产能的计划。今年以来,公司未签订和二氧六环产品相关的大额购销合同,二氧六环产品今年1月的销量、销售收入环比未发生大幅变化。

精华制药曾称,利托那韦中间体产能占有率较高

辉瑞治疗生产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近期表现优异。2021年12月22日,Paxlovid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紧急使用授权,用于治疗新冠疾病患者。Paxlovid也是首款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治疗新冠疾病的口服抗病毒药物。

Paxlovid的主要成分包括PF-07321332和利托那韦而森萱医药恰好生产利托那韦中间体。2021年12月23日投资者在互动平台提问,森萱医药是否向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供货?精华制药并未正面回复,仅称“利托那韦主要中间体产能目前在该类中间体产能占有率较高”。

图:精华制药对森萱医药是否供货新冠口服药一事的回应

彼时,大量资金涌入森萱医药,其股价暴涨。

早在2021年11月23日森萱医药接受易方达基金等机构调研时,就“辉瑞新冠口服药对公司的影响如何”回复称,辉瑞新冠药物大批量生产后辉瑞原料药供应商的选择、利托那韦原料药生产商对中间体供应商的选择均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将积极参与并密切关注市场及订单情况。

直到2021年12月30日,森萱医药才在股价异动公告中回应,公司与辉瑞治疗新冠口服药无关。公司生产销售利托那韦系列医药中间体,主要应用于抗艾滋病原料药利托那韦的合成,目前公司未与辉瑞公司签订利托那韦医药中间体相关购销合同,未向其供应利托那韦系列中间体

森萱医药还表示,2021年12月公司未签订与利托那韦系列中间体相关的大额订单,未有该系列产品的新增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森萱医药曾表示“利托那韦中间体产能占用率较高”,但利托那韦销量、销售收入已连续两年下滑。

2021年森萱医药利托那韦医药中间体预计实现销量11吨,实现销售收入1684万元,预计同比分别下降33%、32%左右。公司在2020年年报中也表示,利托那韦系列中间体受新冠疫情和印度原料药中间体保护政策影响,销量、销售收入均大幅下降。

此外,森萱医药利托那韦中间体毛利率较低。2020年年报显示,该期公司医药中间体的营业收入下降22.92%、营业成本下降44.11%,但毛利率却暴增94.17%。公司称该类产品较公司其他医药中间体产品毛利较低,其销量大幅下降导致毛利率上涨。

资本狂欢股价暴涨,恰迎海量解禁

尽管与新冠治疗沾边的两项产品均“无果”,但森萱医药在资本市场热度不减。

过去15个交易日森萱医药大涨269.26%,且2021年12月29日-30日连续两个交易日30CM涨停,成为北交所首支连续涨停的股票,公司也13次登上龙虎榜。

森萱医药过去13次龙虎榜数据显示,仅一次“拉萨天团”未现身,部分时候“拉萨天团”甚至连续占领四个席位。

从龙虎榜数据也能瞥见“拉萨天团”从建仓到大笔卖出的过程。2021年12月30日以前,“拉萨天团”还是以试探为主,买卖均在百万级别。12月31日起,“拉萨天团”多以买入为主,且交易金额偶尔上升至千万级别。

1月13日、14日的龙虎榜,“拉萨天团”均占了四个席位,并大笔卖出。踩中了这一波上涨,自然收益颇丰。

图:森萱医药1月13日龙虎榜数据
图:森萱医药1月14日龙虎榜数据

短期内森萱医药股价大涨,又恰逢海量解禁到来。

根据计划,森萱医药将在1月27日有3.45亿股首发原股东限售股解禁上市,占总股本的80.96%。解禁过后,公司流通盘将大增约4倍。

解禁前夕股价暴涨,难免让人产生联想。

此次解禁共涉及两位股东,分别为母公司精华制药以及自然人童贞明,两人分别为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以最新股价计算,童贞明此次解禁市值超过10亿元。

图:森萱医药1月27日解禁明细 图源:iFind

森萱医药股价上涨也带动了精华制药的股价,且已有精华制药股东计划高位套现。过去17个交易日,精华制药斩获11个涨停板,累计涨幅高达143.83%。

2021年12月23日,精华制药持股9.77%的南通综艺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最高减持2%的股份。今年1月4日,公司董事、总经理周云中计划最高减持96.6万股,占总股本的0.12%。

母公司董监高带有“风向标”作用的减持,是否意味着森萱医药涨到头了呢?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