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运动品牌供应链又添烦恼,间接推高二级市场价格

2022年01月16日 13:30
在二手奢侈品平台The RealReal,耐克鞋的转售价值增幅居所有品牌之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乔启迪

全球运动品牌的产能仍在恢复中,新问题却又出现。

当地时间2022年1月7日,据越南媒体VNExpress报道,为耐克、阿迪达斯代工的越南台资鞋履制造商宝成集团(Pouchen Vietnam),因削减春节奖金,引发数千人罢工事件。

2021年7月,越南爆发第四轮疫情,严格防疫措施下大量工厂停工,其中就包括这些运动品牌代工厂。

到了10月,工厂陆续复工复产,但也只能达到60%的产能。

据FrontOfficeSports统计,停工期间耐克损失的产能高达1.6亿双鞋。

总部位于浙江宁波的代工巨头申洲国际,常年为耐克、阿迪达斯、彪马、优衣库等名牌代工,此前也受到越南疫情影响。

而近期国内有疫情发生的宁波市北仑区,正是申洲国际宁波生产基地所在地。

据福布斯1月3日引述申洲国际的声明:“鉴于近期集团宁波生产基地所在地区发生疫情,为防止疫情蔓延加剧,当地政府已立即采取疫情防控措施,并公布了集团在宁波市北仑区的部分生产基地实施封锁。预计宁波北仑区部分生产基地将受到短期停产影响。”

与此同时,运动品牌的产品销售终端也面临忧患——据Insider在当地时间1月12日报道,由于奥米克戎变种病毒在美国的蔓延导致人手短缺,包括耐克、lululemon在内的品牌纷纷缩短店铺营业时间。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Calvin McDonald就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在假期开始时还保持强劲势头,但此后经历了奥米克戎变体的若干后果,包括越来越多的产能限制、可用员工更加有限以及某些地点营业时间减少。”

美国供应链咨询公司Proxima的顾问Spencer Shute在接受Insider采访时分析,劳动力市场已经受限,现在随着奥米克戎传播加速,从制造、食品加工、运输、分销到零售业务的库存货架,情况变得更糟。“减少隔离时间也帮助甚微,因为传播率太高。”

早年,中国曾是耐克鞋类产品的最大制造国,但2008年开始,产能逐渐转移至至东南亚地区。

2010年,越南取代中国成为耐克鞋类产品最大生产国;2013年,越南又取代中国成为阿迪达斯鞋类产品最大的生产地。

正是这样的惯性与依赖,致使去年夏天越南疫情形势升级后,全球运动品牌供应链遭受极大冲击。

据统计,在2020年,耐克有超过50%的鞋类产品以及30%的服装产品由越南工厂生产。

2021年,耐克51%的鞋款来自越南,而中国制造的比例已降至21%。印尼则凭借35%的占比成为耐克第二大生产国。

目前,耐克的产品由来自全球14个国家的191家制造工厂供应。

疫情以来,不少美国公司陆续把业务转移到离家更近的地方,例如墨西哥、洪都拉斯、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和哥斯达黎加等国家,从而减少对海运的依赖。

但即便如此,投行Cowen and Co.的研报指出,最直接的供应链中断问题仍将至少持续至2022年。

不过,供应短缺遇上热门产品的高需求,恰恰让“物以稀为贵”的二级市场从中获益。

据FootWear News报道,二手奢侈品平台The RealReal近日发布的2022年奢侈品转售报告显示,高价耐克运动鞋在升值幅度方面位居市场首位。

尤其是需求旺盛的耐克运动鞋,转售价值同比增长32%,甚至高于劳力士、葆蝶家、爱马仕等奢侈品牌。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