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国内为什么未出现气荒?

2022年01月12日 16:35
目前尚未出现极寒天气,且“三桶油”保供气源充足。

图片来源:中石油

记者 | 侯瑞宁

欧洲正在经历能源危机,天然气短缺、价格暴涨。出乎意料,今年供暖季国内天然气价格同比大幅下滑。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数据显示,2022年1月11日,国内LNG出厂价格指数为5096元/吨,同比下降17%;比2021年11月2日的最高价格下降了35%。

这一价格低于业内预期。2021年年初,由于国际LNG价格飙涨,国内LNG价格也开始一路上扬,呈现“淡季不淡”的特点。当年8月4日,全国LNG市场均价为5362元/吨,与上一年同期相比上涨108.65%。

一般而言,4-10月为LNG市场传统淡季;11月随着北方供暖季开启,市场进入旺季,直到来年3月。每到供暖季,国内天然气价格一般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尤其自2017年开始,冬季天然气供需一直处于紧平衡状态。

基于此,业内曾预测,今冬天然气市场会“旺季更旺”,甚至可能出现一定的天然气供应缺口。

事实并非如此。隆众资讯天然气分析师王皓浩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国内天然气供应相对充足。近期上游石油公司竞拍的天然气资源,大都按照底价成交;还有部分资源流拍。

“这说明下游需求得到了较好满足。”王皓浩称。

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梁英汉也认为,今冬天然气供需形势相对宽松。

“往年一些以调峰为主的LNG工厂开工率较低,今年却保持了较好的开工率。这证明国内管道气充足,液厂原料气得到充足保证。”梁英汉对界面新闻表示。

从2021年前11个月数据看,天然气总体供需也较为平衡。国家发改委运行快报统计显示,2021年1-11月,国内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292.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4.5%。

同期,国内生产天然气186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9%;进口天然气1.1亿吨(约合1540亿立方米同比增加21.8%

王皓浩认为,今冬天然气供需形势宽松,主要是因为目前尚未出现预期中的极寒天气,以及“三桶油”保供气源充足。

中国气象数据网资料显示,根据“寒冷程度登记表”,气温从零下40摄氏度以下到零上9.9摄氏度,由低到高分为八级。其中,零下40度以下为极寒;零下30摄氏度到零下39.9摄氏度为酷寒。

2021年12月底,国内出现了一轮寒潮天然气,华北地区的最低气温为零下10度左右。这在“寒冷程度登记表”中仅属于四级“大寒”天气。截至目前,国内尚未再次出现大面积寒潮天气。

梁英汉认为,2021年二季度到三季度,国内LNG市场价格上涨,一方面抑制了国内需求的增长幅度,另一方面加剧了业内对冬季行情的担忧。为此,政府督促国内上游企业提早展开了资源储备工作。

从目前公布的数据看,今冬“三桶油”在天然气保供方面做了充足准备。

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12月25日发布消息称,其所辖4.82万公里天然气管道日输气量突破8亿立方米,较上一个供暖季最高值7.66亿立方米高出4.44%。同日,中石化单日供应天然气达2.41亿立方米,创历史新高。

2021年12月28日,中石油储气库今冬全口径采气达到1.54亿立方米,创单日采气量历史新高,较去冬今春最高日采气量新增2000万立方米,增幅约15%。

中石油表示,今年冬季其计划安排采气同比增长16.3%,高峰日调峰能力同比新增2500万立方米。

2021年10月13日举行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赵辰昕称,截至当前,国内已经落实供暖季保供资源量1744亿立方米,还在进一步组织企业挖掘增产增供潜力。

这较上一年天然气供应量增加了两成。据界面新闻统计,2020年供暖季国内“三桶油”天然气供应量约1427亿立方米。

基于市场担忧情绪,政府针对保供制定了详细的应对方案,也保证了供应的稳定有序。

赵辰昕在上述会议上表示,今冬督促供需双方严格按照签订合同保障供用气。各地签订的合同量比去年实际消费量都有不少增长,对北方地区取暖用气需要可以做到合同全覆盖。

在用气高峰期组织“南气北上”,加大储气动用对可能出现资源偏紧的部分北方地区,及时加强资源调度,兜底保障取暖用气需要制定了每天3亿立方米的“压非保民”预案

2021年12月初,中石化发布消息称,为保障供暖季民生用气需求,中国石化川维化工公司大幅压减内部用气,全面停工检修,预计可减少天然气用量约1.6亿立方米。

此外,王皓浩认为,与2017年冬季席卷全国的“气荒”相比,国内天然气供需形势发生了较大改变,出现大规模“气荒”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小。

2017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达235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增量超过340亿立方米,刷新中国天然气消费增量历史纪录。

当年供暖季期间,部分农村居民等因为天然气严重短缺而无法保证供暖,引发社会和政府高层关注。

针对2017年冬“气荒”的成因,国家发改委在2018年4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是上游勘探开发投入不足,产能建设滞后;二是供应体系不够多元;三是管网互联互通程度不够;四是储气调峰能力不足;五是供用气没有实现合同全覆盖,个别地方有盲目发展、无序发展的问题,特指全国性“煤改气”过程中存在的激进等现象。

此后,中国大力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加强天然气产供储销一体化等政策陆续出台,天然气产业迎来新发展。2020年,国内天然气产量从2018年的1600亿立方米上升至1888亿立方米。

同时,供暖季能源保供政策也更加灵活。2019年10月21日举行的国家发展改革委例行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策研究室主任、新闻发言人袁达表示,供暖季能源保供工作将坚持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宜煤则煤,严格落实“以气定改”“先立后破”。

2020年,虽然冬季部分地区LNG价格突破了万元大关,但很快回归理性。当时价格高涨的原因是12月的一场历史性寒潮,刺激了市场需求,局部地区出现了时段性供应缺口。

在王皓浩看来,自2020年开始,国内天然气市场不会再出现2017年的“气荒”现象。一是国内“煤改气”工程接近尾声,对于天然气增量的贡献已经较小、新的大规模的增量尚未出现;二是近些年国内在天然气产供储销建设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

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国内天然气供仍将处于宽松态势。

梁英汉认为,后期天然气需求受春节假期、疫情、冬奥会等影响较大,工厂开工率会呈现下降趋势,供应状况将相对充裕。

据金联创了解,随着近期河南疫情升级,当地LNG终端需求已经持续下降据该机构抽样调研,河南LNG加气站销量较疫情前下滑超过50%,安阳地区个别LNG加气站甚至停止运营,加上部分工厂年底停工,工业需求减少,目前区内LNG整体需求相比12月末下降40%-50%左右

金联创天然气分析师高永录表示,在河南、天津和西安疫情影响下,山西煤层气和华北海气资源流通受阻,套利空间缩小,为保证出货量,河南本地液厂价格走跌,随着天津、安阳、郑州等地区疫情进一步升级,预计短线LNG价格仍有下跌空间。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