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巨额欠款,最大牧场被抵债,中兴牧业还有未来吗?

2022年01月07日 12:56
中兴牧业预计,其2021年销售原奶8万吨,销售额在3.4亿元左右。

图片来源:中兴牧业微信公众号

记者 | 韦香惠

编辑 | 昝慧昉

一场发布会,将黑河中兴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牧业”)眼下的尴尬处境摆到了台前。

因背负欠款,2021年12月26日,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兴牧业旗下的霍龙门牧场进行拍卖,并在2021年12月27日流拍后,立即对其执行了以物抵债。

中兴牧业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司第三大股东、董事长周向前就公司经营现状及霍龙门牧场的近况做了通报说明。据周向前介绍,目前企业还在正常运转之中,与包括蒙牛在内的下游乳企存在合作关系。“但是霍龙门牧场如果流失,现在的经营状况就不确定能继续保持。”

霍龙门牧场是中兴牧业旗下四个牧场中规模最大的一个。霍龙门牧场外,中兴牧业还有西峰山牧场、罕达汽牧场、二道沟牧场在内的3个牧场。存栏量为近2万头进口荷斯坦奶牛。而霍龙门牧场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周向前称,霍龙门牧场有一万头左右的奶牛,绝大多数都是泌乳牛,需要不断吃饲料,并按周期去到挤奶的车间产奶。“如果霍龙门牧场无法妥善处理,有可能对这里所有奶牛的健康和安全带来威胁。”

霍龙门牧场

失去霍龙门牧场很可能对中兴牧业造成致命一击。

中兴牧业成立于2011年9月,注册资金1.16亿元,是由深圳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汇富”)等20多家国内外企业,累计出资20多亿元组建的股份制中外合资企业。早先在黑河市中兴牧业的官方网站上,曾明确提出要在“2015年具备上市条件”。黑河市政府网站信息显示,2011年时任中兴牧业董事长刘龙九也曾表示,计划2020年让中兴牧业成为上市企业。

到2016年,中兴牧业又引入赣商集团,后者出资10.47亿元获得中兴牧业65.46%的股份,成了中兴牧业的实际控制人。彼时,主导此次交易的东方汇富创始人阚治东认为,赣商集团具备实力和资源,可以将中兴牧业培养成下一个现代牧业。

中兴牧业完成资本重组的2016年,正是中国乳业发展起伏跌宕的一年。新西兰、澳大利亚等乳业大国通过零关税大量出口粉末“还原奶”到中国,并以鲜奶名义进行销售,造成所谓的进口“鲜奶”售价低于国产鲜奶价格的窘境,严重挤压国产乳业的生存空间。2016年下半年,中国政府进行了政策调整,所有进口的还原奶均需标注为“还原奶”,该政策导致所有国内乳企放弃进口“还原奶”作为鲜奶采购,并重新带动了国产奶牛养殖业的发展。

但时至今日,中兴牧业不仅上市无望、无法与现代牧业比肩,还官司缠身,被列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天眼查APP显示其自身风险信息多达466条。

霍龙门牧场被法院拍卖,就跟中兴牧业与黑河中兴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称“中兴饲料”)及黑河龙华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华建筑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官司有关。

2016年9月5日,中兴牧业公司时任法定代表人刘龙九代表中兴牧业公司与中兴饲料公司签订《还款协议书》,但后续双方产生纠纷并对簿公堂。

经审理,2019年12月,黑龙江最高人民法院就双方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做出判决:一、中兴牧业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中兴饲料货款47833099.25元,利息856万元,本息合计56393099.25元;二、中兴牧业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中兴饲料自2016年9月26日起至2018年2月6日止的利息12981574.58元;三、中兴牧业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以货款47833099.25元为本金,按年利率15.6%,自2018年2月7日起给付中兴饲料利息至实际给付之日止;四、驳回中兴饲料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中兴牧业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中兴牧业方面认为,是公司原董事长刘龙九操控中兴饲料垄断中兴牧业的奶牛饲料采购,高价向中兴牧业出售饲料,获得巨额利益,不服判决并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但最高人民法院最终驳回了中兴牧业的再审申请。

最高人民法院则认为,刘龙九系中兴牧业经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公司履行职务对外签订协议。中兴牧业以刘龙九是中兴饲料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以及《还款协议书》的公章不是中兴牧业公司的业务用章为由,否定《还款协议书》的效力,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此外,2020年,中兴牧业施工工程承包商黄宝朝以合同签署方黑河龙华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兴牧业偿还工程款超8000万元。对此,周向前代表中兴牧业称,黄宝朝是通过贿赂当时中兴牧业项目部总工程师刘文成得到施工工程,随后通过虚增工程量、采购中以次充好等行为谋求非法所得。但这一主张在法院审理中未能得到认可。

背负巨额债务、又面临失去最大牧场危机,即便地处中国最重要的奶源地,中兴牧业的未来依然不容乐观。

在乳制品行业,“得奶源者得天下”。过去两年,国内奶制品消费需求增长、生牛乳价格不断走高,促使乳品企业纷纷加快了在上游奶源方面的布局。作为中国四大“黄金奶源”地带之一的东北奶源,一直是下游乳品企业的必争之地。

2021年底,新希望就将触角伸向了东北,有意参股黑龙江红星集团食品有限公司。黑龙江红星集团自2014年起就开始筹建自有牧场。截至目前,其牧场有机奶牛存栏近3000头。

此外,伊利、光明、蒙牛等头部乳制品企业也早已在东北布局。伊利在亚洲最大的婴幼儿奶粉生产基地就建在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2018年,光明乳企还曾于中兴牧业建立合作关系。

东北当地还有飞鹤、完达山等已大型乳制品企业。自建牧场外,这些当地乳品企业还在通过收购方式获得更多奶源。2020年12月,飞鹤收购了原生态牧业。原生态牧业七个大型现代化牧场中,有六个都在黑龙江。

然而,身处其中的中兴牧业似乎吸引力不足。

据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的公示信息,上述对霍龙门牧场的拍卖包括该牧场生物性资产牛只8457头(数量最终以现场交付时为准)、牧场内的办公生产用房及附属设施、机器设备、运输车辆等全部资产进行整体拍卖。资产评估价值约4.13亿元。拍卖保留价3.73亿元,竞买保证金4000万元。

最终这场拍卖因无人出价,以流拍告终。

霍龙门牧场成母牛舍

据行业媒体荷斯坦杂志发布的《中国奶业统计资料2021》显示,2020年优然牧业牛奶产量达到157.5万吨,跃居“2020中国奶牛养殖Top30牧业集团”榜首;现代牧业居第二位,牛奶产量为148.6万吨;辉山乳业以68万吨年产量居于第三位。Top30牧场集团中26家牛奶产量超过10万吨。

按中兴牧业向界面新闻提供的数据,2021年,其原奶销售预计在8万吨,每公斤原奶的价格整年平均在4.3元左右,由此预计2021年销售额在3.4亿元左右。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