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办撸起袖子干风投,红杉都顶不住

2022年01月04日 15:29
他们越来越倾向于“自己干”。

作者:夏言

1.

根据SVB Capital和Campden Wealth的最新研究,世界上的超级富豪正越来越多地投资于初创公司,包括直接通过家族办公室投资,以及通过风险投资基金投资。

今年接受调查的139个富裕家族和家族办公室中的大多数,通常通过基金和直投的混合方式投资于初创公司,但近来最值得关注的趋势是:他们越来越倾向于“自己干”。

接受调查的单一家族办公室平均为一个客户管理9.89亿美元,而那些有多个客户的家族办公室,平均管理19亿美元。根据他们的反馈,“自己干”的趋势还在加速,且受到年轻家族成员的认可。

目前,风险投资占到受访家办整体投资组合的10%。在过去10年中,家族参与的直接风险投资的数量增加了6倍。

2.

那些直接投资于初创公司的家族办公室,包括鼎鼎大名的Mousse Partners——该公司为香奈儿家族管理资金。

自2020年开始,Mousse Partners已经投资了通信平台MessageBird、餐饮公司Butler Hospitality和健身公司Tonal。

Mousse Partners此前被曝在纽约曼哈顿、香港和北京拥有30多名员工。

作为一个家办,其员工包括来自摩根大通和拉扎德公司等华尔街大鳄的资深投行分析师,以及具备在华人地区进行主权财富投资经验的金融大佬,直投能力强。

在投资标的上,Mousse Partners跨越了香奈儿的时尚和美容范畴,投资了娱乐、消费、家居和制药等多个领域。

3.

许多大名鼎鼎的家办在做风投时,会选择共同投资的模式,类似“高端俱乐部交易”,几个家族聚在一起,聊着聊着就一起搞个投资,又或者是一个家族与私募股权基金一起投资,戴尔家族办公室MSD Capital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

而金融家族——惠特尼家族创办的J. H. Whitney & Company作为主导财团,有时也会与其他风险投资公司联合投资。

此外,一些家族办公室甚至成立了自己的分支机构,专注于风险投资。

比如,埃及超级富豪穆罕默德·曼苏尔家族的投资公司Man Capital在四年前成立了1984 Ventures。

根据海外财经媒体梳理,这家位于旧金山的家办的资产组合中,竟然囊括20多家初创公司,包括医疗笔记转录公司Deepscribe和在线服装市场Curtsy。

4.

根据SVB Capital的调查,在过去的几年里,家族办公室的行为“越来越像风险投资者”。

许多家办不仅增加了对风险投资的投入,他们还在积极建立自己的内部能力,用行话说就是“捕捉早期交易的潜在上升空间”,直接并成功地投资于初创企业。

事实上,高达四分之三的家办表示,他们已经直接投资于初创企业。

平均来说,家办用于风险投资的资金中,直接给初创企业的部分,要比给风险投资基金的部分大。

因此,家族办公室已经在当今的风险投资生态系统中确立了自己的角色,并能为初创公司提供战略价值。

许多硅谷创业家反映,家办在尽职调查方面做得更好,还能帮助创始人确定想法、团队和产品市场的正确组合,从而助力创业成功。

而且,家办可以为家族的关联企业或其网络中的其他投资者提供战略联系,这种联系往往能够取得创业家意料之外的效果。

5.

近来风投圈内热议的焦点,要属红杉资本。作为全球最知名的风险投资公司,红杉正在进行一场备受关注的改革。

红杉资本合伙人Roelof Botha日前发表博客文章,宣布红杉资本将打破传统设立红杉基金。这意味着,在红杉的被投公司上市之后,红杉将不像此前一样将其股份分配给有限合伙人,而是允许投资者将股份转投至红杉基金。

红杉基金是一只无存续期限基金,由红杉管理,持有红杉在美国和欧洲的全部投资,包括被投公司上市后的股份。

Roelof Botha解释道:“我们认为VC模式已经过时。这一模式让我们和被投公司创始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并不自然的关系。”

事实上,红杉帮助被投公司取得成功,但在这些公司IPO前夜,红杉却要被迫跟它们结束关系,这被一些人认为“不合理”,也等于放弃了参与到公司上市后更大回报阶段的可能。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当前的一级市场存在一个趋势,即所谓的PE向前走,VC向后走,行业参与者的边界正在模糊,这是红杉改革的一大背景。

另一个重要背景则是,以红杉为代表的风险投资行业,正面临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的竞争——所有人都在争夺那些富有创造力和独立思考精神的初创企业创始人。

6.

《金融时报》指出,如今这些创始人筹集资金的选择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的风险投资范畴,从富有的个人和家族办公室,到传统的资产和财富管理公司,还有对冲基金,都在风险投资领域怒刷存在感。

甚至,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原本是风险投资基金的主要资金提供者,如今它们也热衷于省去中间环节,想方设法直接投资于初创企业。

虽然被描绘成一种“与创业者建立更深关系”的改革方式,但红杉的改革,或许更像是一种防御性措施。曾几何时,风险投资被视为“耐心的资本”,与公开市场及其对季度收益的痴迷形成对比,如今却被视作最没有耐心的资本。

特别是,它在这方面显著不如家族办公室——家办存在的意义在于为几代人创造并保存财富,这令风投所谓的10年周期相形见绌。同时,风险投资人太专注于退出策略,以至于经常逼迫公司和创业家进行仓促的IPO……

而对不少家办来说,直投玩的就是耐心和容错,越是顶级的家族,越是理解长期主义。比如戴尔家办MSD Capital就号称长期资产增值者。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家族办公室Bezos Expeditions也以长期主义见长,其对来自广泛领域的种子、早期和后期创业公司进行风险投资,就连犯罪数据平台也不放过,耐力十足。

7.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根据SVB Capital和Campden Wealth的研究,家族办公室正计划在2022年大幅增加创业投资,而且这一决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由下一代家族成员做出的,表明这是一个持续存在的趋势。

研究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家办投资者建立起专业知识和业绩记录,他们将会建立起强大的网络效应,进一步削弱传统风险投资公司的主要优势。

当然,投资圈也讲风尚。如果越来越多的Old Money都在谈论风险投资,将会产生加速度,越来越多人将会听到这句话:Family offices become serious rivals to VC firms for funding start-ups。

没错,在为初创公司提供资金方面,家族办公室已成风险投资公司的劲敌。

| 免责声明 |

所刊发的文章及观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阅读者请根据独立判断做出投资决策,本平台不对投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来源:华人家族财富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