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56.95亿登顶中国电影票房,博纳回归A股有望?

2021年11月25日 16:01
因《智取威虎山》退出美股的博纳,会因为《长津湖》登陆A股吗?

《长津湖》主创在首映礼上合影。图片来源:《长津湖》片方

中国影史票房纪录再次被刷新。

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11258时,《长津湖》总票房达到56.95亿,正式超过《战狼2》(56.945亿),登顶中国影史票房冠军。

此前《长津湖》已经两次宣布延长影片上映时间:1021日宣布密钥延期至1130日,1124日宣布将下映时间调整为1230日,进一步争取放映场次。

同时,片方也通过让利院线,鼓励影院增加《长津湖》排片。1117日,影片发行方华夏电影公告调整《长津湖》分账比例,自1119日(含)起分账比例调整为片方23%、院线77%。而通常来说,每部影片片方与院线的票房分账比例为43%:57%。这意味着,《长津湖》片方将1119日后新增分账票房收入的20%让给了院线。

《长津湖》终于用“吴京超越吴京”、用“主旋律超越主旋律”,成为中国影史票房冠军。而其背后的出品公司博纳影业,又凭借主旋律商业片打了漂亮的一仗。

“很努力”的《长津湖》

2017727日上映的《战狼2》经历两次延长上映、三次重映,约经历了200天才拿到56.945亿票向房。而《长津湖》达到这一票房数据,仅花了57天。

如此明显的时间差异背后,最明显的原因来自于票价。《战狼2》平均票价为35元,总观影人次达到1.6亿。相较之下,《长津湖》的平均票价为46元,总观影人次1.22亿。

而除了票价相对较高,《长津湖》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创下票房纪录,背后的另一层原因是国庆档后高票房新片匮乏,为电影的票房积累提供了充足的空间。

《长津湖》很热,但11月电影市场很冷。

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以来,亮眼的新片少之又少。108日至11月25日,上映新片中没有一部票房突破5亿,而票房突破1亿的仅有4部(《沙丘》《007:无暇赴死》《扬名立万》和《门锁》)、票房在5000万到1亿的仅有5部(《不速来客》《第一炉香》《入殓师》《梅艳芳》《铁道英雄》)。而其中能做到口碑票房双丰收的国产片,仅有《扬名立万》一部。

在缺少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哪怕已经进入11月,《长津湖》的单日票房也从未跌出日票房排名的前三,“很努力”地为大盘贡献了2亿票房,占目前11月大盘总票房的13.4%。

从《长津湖》日排片量的变化不难看出,上映以来电影的排片量仅在1022日和1029日出现过两次明显下降,而这两天正好是《沙丘》和《007:无暇赴死》的上映日。而第三次排片量下降则是在11月12日,这正好是《扬名立万》上映的第二天。

《长津湖》日排片量变化。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这样的趋势或许说明,影院依然对新片有所期待,但目前能“撼动”《长津湖》排片量的,仅有好莱坞大片与票房黑马。

曾在美股上市,如今深耕主旋律商业片

同样“很努力”的还有《长津湖》背后的主出品公司博纳。这七年以来,博纳的大举动似乎都与主旋律商业片脱不开联系。

20109月,博纳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影视企业。然而,博纳CEO于冬认为公司价值眼中被低估,也曾多次表示自己后悔美股上市,因为美国投资人并不相信中国企业,而博纳的市场和观众都在中国

在美股市场六年的时间里,尽管博纳“没有一个季度是不盈利的”,但公司最高估值仅为30亿人民币。而同期寻求在国内上市的华谊兄弟则乘着资本涌入影视产业的东风,估值一度飙升至800亿人民币。

让博纳下定决心回到A股上市的正是主旋律商业片《智取威虎山》。

2014年徐克导演的《智取威虎山》在国内斩获8亿票房,然而这并没有为博纳的股价增色多少。于冬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博纳取得了那么好的票房成绩,受到了国内市场的一致好评,但同一时期博纳在纳斯达克的股价却一直在跌”。

一方面,博纳迅速掉头转向国内资本市场。20164月,博纳正式完成私有化交易从纳斯达克退市,踏上回A之路。

另一方面,借助公司之前积累的香港导演资源,循着《智取威虎山》的“香港导演+主旋律题材”模式,博纳开始在主旋律商业类型上持续发力。

2016年开始,博纳每年至少会向市场输出一部主旋律商业片:2016年林超贤导演的《湄公河行动》获得11.86亿票房;2017年刘伟强导演的《建军大业》和许鞍华导演的《明月几时有》分获4.07亿和6348.8万票房;2018年林超贤导演的《红海行动》获得36.51亿票房。

尽管票房起伏较大,但博纳依然看到了主旋律商业片的潜力,2019年,博纳一口气推出了“中国骄傲”三部曲。《烈火英雄》《决胜时刻》《中国机长》三部影片在两个月内集中上映,分别拿下17.06亿、1.24亿和29.12亿票房。

《烈火英雄》《决胜时刻》《中国机长》海报

“三部曲”战略也延续到了现在。2021年,博纳又推出了“中国胜利”三部曲。《中国医生》于7月上映,拿下13.85亿票房;第二部《长津湖》于国庆档上映,并于1028日官宣续集《长津湖之水门桥》;第三部《无名》已经开机,由程耳执导,梁朝伟、王一博主演。

2020年的招股书中,博纳也特别强调了公司在主旋律商业片上的成就。“近年来,公司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改变的《红海行动》《中国机长》《烈火英雄》《智取威虎山》等影片成为了中国主旋律题材电影商业化运作的成功典范。”

深谙主旋律商业片制作的博纳,或许也乘上了主旋律题材票房一路走高的东风。目前影史票房前十中有《长津湖》《战狼2》和《红海行动》三部主旋律影片,其背后都有博纳参与出品或投资。

A股之路一波三折,博纳这次能跨出关键一步吗?

虽有主旋律商业片的业绩加持,但赶上影视寒冬、遇上不靠谱“队友”、撞上新冠疫情,博纳寻求A股上市的经历一波三折。

20179月,博纳第一次递交的上市招股书。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资14.25亿元,其中6.05亿用于电影项目、8.19亿用于电影院项目;2016年博纳影业归母净利超过1亿元,公司背后也有韩寒、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等多名明星股东。

可博纳并没有赶上好时机。2016年起,证监会叫停多起影视类并购,影视企业IPO的审查也越发趋于严格;而影视寒冬的到来和行业资本泡沫的破裂,也让所有影视企业处境艰难。

直到20193月,证监会才下达反馈意见。但到了7月,公司聘请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因财务造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博纳的上市审核再次被迫终止。

紧接着就是2020年,博纳又赶上了新冠疫情重创影视产业。

20208月,影院复工不过一个月,博纳再次递交招股书。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2019年归母净利润为3.1亿。不过博纳也表示,“受疫情影响以及在本招股说明书的其他风险叠加发生的情况下,将有可能导致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下滑50%以上”。

202011月,博纳的申请成功过会,距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但至今仍未有博纳即将上市的消息。

根据2020年11月5日证监会发布的审核结果公告,发审委依然需要博纳证明,新冠疫情下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此外,《哪吒重生》等五部影片的上映日期和票房成绩的预估、《长津湖》项目因疫情产生的损失是否对业绩产生影响,也需要博纳进一步说明。

如今《长津湖》成功登顶中国影史票房冠军。尽管影片投资金额高达2亿美元(约13亿人民币),但猫眼专业版显示,根据目前的票房计算,扣除电影事业发展专项基金和相关税费后,《长津湖》片方已获得20.8亿元分账,远超过制作成本。这样的票房成绩,或许能为博纳的IPO之路再增加一分确定性。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