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村里来了“快递大妈”

2021年11月24日 16:48
快递进村,这些人正在想办法……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白帆

编辑 | 沈霄戈

当城市的居民不出家门就可以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快递时,一些乡镇的居民则需要等待数日才能拿到远低于平均时效的包裹,甚至可能还要驱车几十公里取快递。

然而,据此前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全国每天的快递包裹量已经超过了3亿件,其中农村地区每天有1亿个包裹。一位在乡镇做了9年之久的快递公司负责人也表示,自己所负责的区域快递量已经从原来的每天四五千票发展到现在每天十二、三万票。

乡镇快递市场,似乎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市场。然而,快递在下乡过程中也面临着诸多难题,快递件量不集中导致配送效率低、乡镇路线分散、末端二次收费等问题频出,严重干扰着快递进村的进程和服务质量的提升。

早在2014年,国家邮政局就启动了“快递下乡”工程。2020年4月,国家邮政局印发了《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了到2022年底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为快递下乡提速。

快递企业为落实解决乡村末端配送,也在煞费苦心多方案尝试。

高原上最孤独的网点

接受采访的当天,姚中国又接到了邮管局对快递下乡、进村的进一步安排。按照最新要求,中国邮政承接圆通在塔县的快递派送将在几日之后迅速展开。

面对由于疫情已经停滞多日的快递派送,这一消息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姚中国同时也有些担忧。他表示,与中国邮政的合作已经推动了几个月,但由于员工培训、快递交接、疫情等原因一直没有正式开始,接下来是否顺利,也是一个未知数。

姚中国是圆通在新疆喀什塔县的圆通快递网点第二任负责人,在这里,姚中国已经坚守了4年之久,但地理环境条件的限制依旧是他面对的最大难点。

位于塔县的圆通网点,肩负着整个县的快递派送任务。图片来源:圆通

塔县,即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麓,总面积2.5万平方公里,内与叶城县、莎车县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州阿克陶县毗邻。2020年1月24日,塔县才退出贫困县名单。在这种情况下,塔县在2014年才有第一家快递网点。 

交通不便是限制当地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塔县雪峰连绵,沟壑纵横,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冬天的时候,冰雪封城,路面打滑,大风天也是常有的。到了夏天,高山上的冰雪融化形成洪水,道路行驶不仅不安全,甚至可能因此暂停业务。

而姚中国的员工需要驱车300多公里,前往喀什拉快递。“塔县距离喀什300多公里,海拔落差有2000多米,一路上很多山路,常遇到一边是山路一边是河流的情况,行驶起来需要十分小心。”姚中国说。 

因为交通的不便利,去喀什拉一趟快递,厢式货车的油费就需要800元,拉回来的邮件却只有300件左右。姚中国介绍说,由于快递件量不多,员工每隔两天去一次,每次耗时6、7小时,快递拉回来之后就在网点所在的物流园区集中分拣,之后再进行派送。

而从塔县往下面的乡村派送,又是另一程难走的路。姚中国说,距离塔县圆通网点最远的一个快递签收点在176公里以外。因此,在没有中国邮政帮助派送的时候,通常是乡镇的网点来塔县取货,之后再按照各自的实际情况进行派送,或者一些件量比较集中的区域,姚中国也会尽量派送上门。但还有很多快递需要当地居民自己来取,或是途经时顺便取,或是找亲戚朋友来取,但这通常需要耗费太久的时间。

姚中国说,在这里做快递赚钱是很难的,从4年前接手圆通网点之后,投入非常多,但一直在赔钱。“当时考虑网购市场很火,没想到干起来确实累。”姚中国说。目前,当地除了姚中国在坚守外,其他快递品牌此前虽有入驻,也通常在不久之后即关门歇业。

即便有诸多的抱怨和不满意,举家从河南搬迁到新疆塔县的姚中国,依旧没有放弃这份事业。4年前,接手圆通网点时这里只有2间房子,占地不过几十平方米。如今,姚中国在这里投资建设了物流园区,面积已经达到4000平方米左右。

为了改善网点经营的现状,姚中国与附近的电商商家展开了合作,塔县当地盛产的雪菊、玛咖,以及干果、玉石等,开始远销外地,为姚中国所在的网点增添了更多的业务订单。虽然目前件量并不算很多,但依旧是姚中国想要维护好的客户。

与此同时,邮管局协调由中国邮政承接塔县下一级地域的快递派送业务,在中国邮政进行人员培训等前期工作之后,姚中国与中国邮政开始合作的步伐即将正式开始,届时,诸多收取快递不便的当地居民,将会从中国邮政手中接到网购的商品。 

11月4日,国家邮政局召开了全国邮快合作工作推进电视电话会议,通报显示,截至2021年10月底,邮快合作快递进村范围已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的1.6万个乡镇、15.8万个建制村,建制村覆盖率达31%,较年初提升18.6个百分点。今年年初以来,邮政企业累计代投快递企业快件量1.5亿件,是去年全年代投业务量的2倍。目前全国和邮政企业开展邮快合作的快递企业品牌达到39个。

共配的快递车站

来自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的朱锦,从离开上海回乡进入快递行业已经有8年之久。8年前,朱锦所在的圆通网点每天接收的快递件量只有四、五千单,8年之后,每天的件量已经达到了13万件。 

在业务量如此大的东海县,派送依旧是个难题。据朱锦介绍,东海县下辖19个乡镇(场)、2个街道、1个省级经济开发区、1个省级高新区和1个省级旅游度假区,再往下则有346个行政村。相对于塔县的空旷无人,东海县则有着更密集的村镇,但派送的效率依旧远不及城镇地区。

如果要实现所有快递进村,不仅需要更多人员、捋顺派送线路,将派送的效率提升到最高,还需要村民在购买时写清楚收件方的具体信息。但这对于没有门牌号的乡村居民而言,着实不容易。当地多年也已经形成了快递配送到某个站点或快递超市的习惯,村民写地址时通常只写到某村。

在这种情况下,快递进村很难实现,最多到当地的镇上,然后各自通过不同方式取快递,其衍生出来的快递二次收费、村民取件麻烦等问题随之凸显出来。据朱锦介绍,以前村里的快递量很小,一个村也就五、六十票,而且十分分散,每票的派费只有三、五毛钱,快递员一天配送下来收益只有十几块钱。

而现在,东海县农村派件已经占全县总量的30%,收件占比达50%。此外,数据显示,去年,东海县水晶电商交易额近168亿元,产品远销日本、澳洲、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然而,当地快递企业只在乡镇设立网点,最多能服务周边三公里的村民,一些偏远地区的村民取件会比较麻烦。

为了打通快递进村入户的“最后一公里”,近几年由邮管局牵头,交运集团和快递公司三方展开了合作,试图让公交作为快递下乡的重要交通工具,解决快递下乡过程中的运输问题。

为了尽快实现快递进村,部分乡村正在借助公交系统的运输力量派送快递。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朱锦介绍,目前东海县也正在试行交邮融合的快递寄递模式。按照计划,汽车客运站为快递企业提供免费的门面房,满足多家快递品牌入驻,然后通过村镇公交将共配点的快递运输到各个村。 

今年上半年,连云港市东海县首个“交邮共建”合作物流共配网点——温泉客运站共配网点正式投入运营,申通、中通、圆通、韵达、百世、极兔等多家快递企业进驻共配网点,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快递车站”。

但是这种模式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也出现了新的难点。比如公交车载货空间少、没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路途中的运输和之后的交接工作。

不过,借助这个模式当地快递共配已达成了共识, 比如乡镇网点来县上取货时,可以直接在汽车站提供的各家快递网点拿到快递包裹,原本五、六个乡镇网点来取,现在只需要一个网点就可以完成多家快递品牌的配送,从而大大提升了配送的效率。

到了村里,村委会则会通过村里的大喇叭高喊村民前来取快递,相较于城镇配送时通常采用的电话、短信的通知方式,这种方式更贴近当地的实际情况,即便是不常用手机的老年人,也能是及时取快递。对此,朱锦说,“这就是几方通力协作的结果,现在东海县已经全部实现了快递进村。”

不仅如此,随着东海县快递业务量的逐步增加,朱锦所负责的圆通网点也配置了自动化设备,分拣的效率也大大提高了,“比如原本5万件需要50个人来分拣,现在50个人能分拣50万票。”朱锦说。

当下,共配模式正在农村地区铺展开来。据菜鸟方面提供的数据,菜鸟目前在3万个村镇建立了公共服务站,其自主研发的“共配系统”能够联通各个快递企业包裹信息处理系统的信息端口,帮助县级共配中心和乡镇共配站点包裹实现统一处理。 

村里来了“快递大妈”

来自湖南耒阳贺家洞村的陈小妹,如今已经年逾50,从去年开始,陈阿姨便接下贺家洞村快递配送的任务。

耒阳是湖南的县级市,地形较为复杂,且当地留守老人较多,在没有快递之前,老人们只能去几公里以外的集市买卖日常生活用品,十分不方便。但有了快递之后,配送也成为问题。

相较于城镇,乡村居民住所较为分散,一些村民网购商品也不会把地址写得十分清楚,村民需要去到很远的地方自行取快递。 

湖南耒阳村庄里的快递服务站。图片来源:菜鸟

2020年年初,菜鸟开始在耒阳推动快递进村项目,要在全县村庄招募村级快递服务站站长,五六十岁年纪的阿姨成为他们招募中的重要人群。耒阳快递进村项目负责人尹义平表示,招募开始之后报名的人员中一半以上都是50岁左右的女性。“她们积极性很高,都希望利用这个岗位为村里做点事情。”尹义平说。陈小妹就是在这次招募中成为快递配送员的。 

陈阿姨说,自己平时也会用手机网购,但是一般都不能配送到家,需要去乡镇取快递,又远又麻烦。前几年,在社区团购业态发展到乡村时,自己也曾做过派送员,对派送快递包裹有一定的经验。

自此之后,陈阿姨便骑着摩托车,早晚接送上幼儿园的孙子,期间便利用空闲时间挨家挨户送快递。 

她介绍道,平时自己负责配送的件量并不算多,一天有时候十几件,有时候几十件,并不算辛苦,能为自己村里的人做点什么,家人也都很支持。 

还有一位来自耒阳圳边村的陈秀,在今年年初从村里的一所小学退休,之后她便加入成为菜鸟快递服务站站长,每日穿着蓝色马甲、骑着电动三轮车来回穿梭在乡间小道上派送快递。

在她看来,快递像是互联网之外,感知城市生活新变化的第二个窗口,像大闸蟹、智能音箱、无叶电风扇等这些以前很少见的商品,现在在乡村也变得见怪不怪了。

像陈小妹和陈秀这样利用闲暇时间派送快递的中年女性还有很多。据菜鸟公布的数据,有近百名阿姨成为了菜鸟乡村服务站站长,每日走在田间地头,穿街走巷,为村民送快递。 

菜鸟乡村快递进村项目负责人李洪明也介绍称,湖南耒阳是菜鸟第一个快递进村专项试点地区,为了推动农产品上行,耒阳快递进村整合了阿里巴巴淘菜菜淘特资源,将耒阳当地农产品销售出去。“菜鸟乡村业务下一步的重点就是推动快递进村,我们在耒阳进行了快递进村试点,目前耒阳80%的村庄都实现了进村。”李洪明说。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