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逃离工厂送外卖?专家:忽视技能提升,不具有可持续性

2021年11月23日 16:00
平台就业者平均月收入比工厂工人多1500元,比流动商贩多500元。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陈晓珍

在以外卖员、快递员、网约车司机等为代表的平台就业蓬勃发展之下,制造业工厂人才流失现象日益严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逃离工厂。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丁守海教授代表课题组发布的《平台就业的生成机理、风险点及对策分析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凭借收入优势,平台就业对制造业工厂造成了较大的劳动力流失压力,且主要集中在年轻、能力强的精壮劳动力上。劳动者在工厂与互联网就业平台间形成了较明显的单向流动意愿。

具体来看,平台就业的从业者有四大来源,其中工厂工人占比最高,达25%。其他平台就业者的职业转换占比20%,服务员和建筑业工人分别占比15%、8%。由此可见,从传统就业向平台就业的流动性较为明显。

从原因来看,平台就业者之所以选择平台就业,主要是因为挣钱多。报告指出,平台就业者平均月收入比工厂工人多1500元,比流动商贩多500元。而平台就业者的高收入主要源于两点:一是更高的时均工资,二是更长的工作时长。

数据来源:《平台就业的生成机理、风险点及对策分析主报告》

此前,智联招聘联合美团研究院发布《2020年生活服务业新业态和新职业从业者报告》同样证实了这一点。报告显示,在生活服务业新职业从业者中,不少人来自非新兴行业,包括餐饮服务人员、旅游服务人员、企业管理人员及普通职员、工人、学生等。在从事生活服务业新职业的原因上,收入、热爱、自由成为三大主要原因,其中,收入因素占比最高。

丁守海表示,从目前来看,择业基本符合理性特征,以男性特别是低学历男性为代表的群体更倾向于选择收入高但更劳累的平台就业工作。不过,这样的理性又具有较大的短视性,比如,更看重显性的工资收入,而忽视隐性的社保收入,更看重表象上的自由,而忽视技能提升这一长久保障,职业规划缺乏长远眼光。

“所以他们的就业不具有可持续性,平台就业特别是快递和外卖非常劳累,体力消耗完了之后他们的技能没有什么提升的,人力资本不具有可持续性。到达一定年龄之后他的职业怎么继续,这就是将来比较大的问题。”丁守海认为,这也不利用培养一支可持续的、与未来产业发展相匹配的产业工人队伍。目前来看,平台就业从业者的人力资本水平并不会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冲击、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一些制造业企业步履维艰。尽管雇佣人数没有明显下降,工资却较2019年普遍急降1/4,至2021年上半年,这一状况仍无好转。而工资的持续低迷和隐蔽性失业,加剧了工厂员工的流失。

为了应对员工流失的压力,除涨工资外,制造业企业普遍通过劳务外包来解决用工难题,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外资企业、合资企业、港澳台资企业、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其劳务外包的用工占比普遍超过30%,而民营企业只有20%。另外,企业还会通过上马自动化生产设备来缓解用工压力。

报告建议,面对平台就业所带来的劳动供给冲击,政府要对制造业工厂要做好两手准备:短期内要通过财政、金融等传统手段助其纾困,长期内要加快其技术进步,摆脱对低成本劳动力的依赖。在国家战略层面,应基于未来主导产业规划,制定与之匹配的劳动力流动路径图, 让平台就业与制造业就业在产业演进中有序地推进。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