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连云港四大药企之一的康缘药业掉队了

2021年11月22日 18:09
受政策、疫情等影响,康缘药业已被其他三家连云港药企甩在身后。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黄华

编辑 | 谢欣

11月18日,2021年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增选结果正式揭晓。其中,康缘药业董事长肖伟是江苏唯一当选的企业家院士,格外瞩目。

康缘药业是国内知名的大型中药企业,被称为“连云港四大药企”之一,以抗病毒感染见长,主要产品有金振口服液、热毒宁注射液、杏贝止咳颗粒等。肖伟自2000年11月起任康缘药业董事长,2005年起兼任控股股东康缘集团董事长。

然而,在董事长荣膺中国工程院院士背后,康缘药业近些年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业绩波动是最外在的表现。

2016年起,康缘药业的总营收达30亿元,该数据在随后的3年内一路上扬,并在2019年突破45亿元。但在2020年,新冠疫情之下,该公司营收大幅下降至30.32亿元。盈利能力方面,该公司在2016年-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基本上在3.5亿元-5亿元之间。不过,在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仅有2.63亿元。

而同一时期,恒瑞医药的营收已经从110亿元增长至277亿元,净利润突破60亿元,并逐步登顶为国内头部药企,豪森药业、正大天晴也在国内是同业的佼佼者,康缘药业和它们的差距已是越来越远。

在康缘药业2020年财报中,公司解释称,其销售前三大品种,即抗感染药品热毒宁注射液、金振口服液及心脑血管药品银杏二萜内酯葡胺注射液均在报告期内表现不佳。

一方面,疫情初期,医院常规门诊未能正常接诊,尤其医疗机构儿科等门诊量下降幅度较大,后期随着大众防护意识增强,感冒发烧等病源减少,加之热毒宁注射液为处方药,金振口服液主要销售群体为儿童,这两大品种的销量下降幅度较大。

另一方面,2019年,银杏二萜内酯葡胺注射液经历医保谈判后,价格由316元/支下降至93.7元/支,降幅70.35%,导致销售收入出现大幅下滑。由此可见,在疫情这一黑天鹅因素之外,医药行业政策对于中成药的日益严控才是康缘药业无法复制往日辉煌的关键原因。

曾经,作为康缘药业的主打产品热毒宁注射液和金振口服液,在疫情前的2019年,分别创造出年销量超过5000万支和年销量超过1700万盒的战绩。当年,公司的销售费用是22亿元,占当期营收的49.83%。

值得一提的是,宏源证券2011年调研显示,热毒宁在儿科的销量占比达八成。该产品主要用于外感风热所致感冒等。而金振口服液主要用于小儿急性支气管炎符合痰热咳嗽者。

2019年底,国家药监局官网发布关于修订热毒宁注射液说明书的公告,要求对其说明书中的不良反应、禁忌等项进行修订,明确说明过敏或过敏样反应内容,包括皮肤潮红或苍白、皮疹、瘙痒、呼吸困难、心悸、紫绀、过敏性休克等;并增加“2岁以下儿童禁用”这一说明。

不过,热毒宁的下滑早在2019年前就开始了,2017年后各地发文对中药注射液进行严控,而热毒宁注射液便是代表品种之一,销售受到了极大影响。

此外,让投资者唏嘘不已的是,作为一家上市近20年的医药公司,康缘药业终于在今年11月获得了新药批件,该款药物是银翘清热片。而即使加上这个产品,该公司自2002年以来获得的注册批件依旧屈指可数,创新能力和产品结构老化问题可见一斑。

虽然疫情影响了康缘药业的业绩,但随着对中药抗疫的传播,二级市场上,该公司的股价在2020年上半年获得过一轮较大涨幅。2020年4月20日,该公司股价触及16.69元/股,是其股价自2020开年以来的最高点。但在2021年2月4日,其股价盘中跌至8.4元/股。进入2021年11月以来,该公司股价均价约10元/股。

2021年前三季度,康缘药业实现营收25.84亿元,同比增加13.76%;实现归母净利润2.07亿元,同比增加10.24%,但扣非净利润约2.06亿元,同比减少1.8%。由此可见,比起拥有一位院士抬头的董事长,该公司可能更需要强劲的盈利增长点和在中药产业变化下的机智应对。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