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盘侠”阿里影业,以及它的“接盘侠”

2021年11月13日 09:29
阿里的“接盘侠”只能来自阿里。

作者|魏妮卡 

编辑|李春晖

最近一次采访中,许鞍华委婉承认《第一炉香》选角的失败。“早知道网友的power,我就会换角。” 

这话说得有点不情不愿,但建议以后导演们还是可以在忙碌工作之余也上上网。只是对于一部电影,导演甩锅给演员显然不合适。尤其是《第一炉香》,明显导演和编剧都把张爱玲给理解岔批儿了。 

那甩锅给谁呢?最初为何会有这么一个从选角到剧本到服化道都莫名不对味儿、但又相当高配的电影,还就顺水推舟给干下去了,这本身就够令人好奇了。作为《第一炉香》第一出品方的阿里影业,中途就没觉得不对劲儿?

新兴互联网影业的主投主控电影,前几年是个挺受关注的事儿。阿里影业的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腾讯影业的影版《爱情公寓》,都是大厂们不愿再提的往事。 

翻看阿里影业的出品履历,上一部署名第一出品方的电影,是去年十一档的《一点就到家》。这部电影由香港知名导演陈可辛监制、许宏宇导演,最终收3.12亿票房,应该不赔钱,但也说不上成功。 

忆当年挥斥方遒。2014年,文化中国正式更名阿里影业进军电影圈,接着宣布战略合作派拉蒙。在《碟中谍5》首映现场,马云拥抱汤姆·克鲁斯的合影相当经典。后又投资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公司,马云、斯皮尔伯格全英语谈笑风生硬糖君记忆犹新。

如今七年过去,对比同期生北京文化的大起大落,更不缺钱的阿里影业仍是偶有小黑马却无主控大爆款的状态,始终没能打响内容公司的名声。是资本对于群众有失傲慢了,还是资本对于艺术过于谦卑了?

操盘手还是接盘侠

要证明一家公司有可靠的内容制作能力,就看它有没有主控的项目出来,这是判断一家影视公司的试金石。如果没有主控项目,顶多只能算是一家投资公司。 

从最初的备案信息可知,阿里影业并不是《第一炉香》项目的最初操盘者。《第一炉香》的立项公司名叫青鸟影业,创始人是30年代的传奇影星、金庸爱而不得的梦中情人——夏梦。 

夏梦在80年代转幕后制片创立了青鸟影业。2016年托好友刘韧在上海成立青鸟影业内地公司,以完成自己的心愿——《第一炉香》翻拍项目。

然而不幸的是,同年10月夏梦就去世了,心愿成了遗愿。 

2017年,眼看着版权即将到期,许鞍华临危受命从原本答应的监制转为导演,还给《第一炉香》搭了一个梦幻班底——编剧是当代知名作家王安忆、摄影指导是屡获国际国内大奖的杜可风、音乐监制是日本作曲家坂本龙一。 

从新闻时间线来看,阿里影业很可能是在2019年入局接盘,对外官宣《第一炉香》纳入其“锦橙合制计划”。 

翻开阿里影业的“锦橙合制计划”片单,硬糖君发现类似的项目不在少数。其中有两部10亿级体量的小爆款《刺杀小说家》《拆弹专家2》,5亿体量的黑马片《我在时间尽头等你》,还有两部打平成本的《新神榜:哪吒重生》《一点就到家》。

但业内外讨论起这些影片背后的功臣,谈论更多的是牵头立项的操盘者华策、自由酷鲸、寰宇、安乐影业、追光动画以及嘉映。即使《我在时间尽头等你》《一点就到家》阿里影业已经坐到第一出品方的位置,算是名义上的“主控方”。 

但阿里影业仍然被外界普遍认为只是一个出资者的角色。因为不是撺掇项目的最初操盘者,后来入局者很容易被扣上一个押注玩家的帽子。 

《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是2015年被华谊投资的剧魔影业立项,迟迟没有动静,直到2018年安乐影业入局重新立项该项目;《一点就到家》是嘉映署名第一备案单位立项的。 

而阿里影业此前著名的主投主控项目《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其实也是如此。这些项目有赚有亏,《摆渡人》虽然可能亏了,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为阿里影业当年财报贡献了最大盈收8200万。

 “锦橙合制计划”片单中,真正能为阿里影业正名的主控项目是《小猪佩奇过大年》。

这部合家欢动画IP从英国公司Entertainment One引进到立项,都是阿里影业一手操办。由于合理的控制成本制作真人2D动画,1.25亿的票房实现了盈利。不论口碑如何,它都是阿里影业的一次成功的商业操盘。

参投遍地开花,外片门路受阻

除了以上提到的名义上主控或是实质意义上主控的项目,我们可以看到,参投业务才是阿里影业的大头,每年也会在其财报里着重突出。比如今年的爆款《长津湖》、春节档冠亚军《你好,李焕英》《唐人街探案3》,背后都有阿里的出品份额。 

因为淘票票的缘故,阿里影业在参投业务上和猫眼扮演的角色很像。由于淘票票、猫眼在网络票务平台的垄断地位,没有电影在宣发阶段能缺少他们,所以他们可以从宣发端切入上游,轻而易举谈下电影份额,拿到一个出品或是联合出品方的份额。 

市面上的电影,都会选择至少一家票务平台或者两家都合作。这样一来,猫眼和阿里影业明面上爆款电影的出品量相当可观。 

但比起猫眼,阿里影业还多了一条海外引进片的参投门道。

2015年,阿里影业搭上派拉蒙、参投《碟中谍5》,首映仪式上马云与“阿汤哥”汤姆·克鲁斯还来了世纪拥抱合影。当年财报显示,《碟中谍5》为阿里影业带来了将近7000万的利润,占总收入的26.05%。只不过,彼时的淘票票还在战略性烧钱,大笔支出互联网宣发业务的市场推广费,公司仍净亏9.59 亿元。 

此后,阿里又战略投资了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公司。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除了《碟中谍5》《碟中谍6》《星际迷航3》等大IP背后有阿里出品方的位置,甚至连奥斯卡获奖片《绿皮书》《1917》背后都有阿里影业。 

当然,参投也是有赚有赔。《碟中谍》系列虽然赚了,但《星际迷航3》《忍者神龟2》从全球票房来看,很难说赚钱了。 

同时,硬糖君注意到阿里影业还有两部署名第一位出品方的外语片,一部是曾提名奥斯卡影后的菲丽希缇·琼斯主演的《性别为本》,压根没在国内上映;另一部是合拍片《丑娃娃》,投资成本高达5300万美元(约3.7亿人民币),在中国上映8天,仅收348万票房。 

但海外线在很长时间里仍是一张有面子有里子的好牌,只可惜现在阿里影业外片参投业务元气大伤:派拉蒙被迪士尼收购,加上受海外疫情影响,海外影片的供应量有限,能向国内输送的引进片更寥寥无几。 

在阿里影业10月发布的年度片单中,阿里影业署名第一出品方的电影只有两部:一个是科幻片《听到请回答》,一个文艺片《野马分鬃》。

其实不少文艺片背后都有阿里影业出品,比如《冬去冬又来》《番薯浇米》《海上浮城》以及即将上映的《野马分鬃》等。 

这和阿里2015年的“A计划”以及和和影业有关。A计划联合北电、中传等高校扶持新人导演,而新人导演处女作十有八九是文艺片。 

2016年,阿里影业投资了因保底《美人鱼》而一战成名的和和影业,和和创始人杨巍又是First青年电影展的联合创始人,自然又往阿里输送了不少文艺片项目。

五年立项33部,上映就10部不缺钱的阿里在干嘛?

一位曾在阿里影业做过剧本评估的朋友告诉硬糖君,每天投来阿里影业邮箱的剧本不计其数,他们的评估工作就没停过。 

硬糖君查看电影局的备案信息,从2016年以来,阿里备案立项的电影有33部,到目前为止上映的就10部。而上映的10部中,阿里影业署名第一备案单位的只有5部。 

多达21个项目没有拍出来的下文,占了总备案数的三分之二。对比北京文化4年备案11部,拍出来7部,阿里影业搁置的项目未免也太多了。

这其中还包含不少知名IP。比如夏达的同名漫画改编作品《子不语》、树下野狐的玄幻小说《蛮荒记》、网络爆红的旅行青蛙游戏IP同名电影《旅行青蛙》,还有和田羽生合作的《当你爱上一个人》《前任:分手清单》。 

其他备案的项目,几乎囊括了所有电影类型,文艺片、犯罪片、爱情片、亲情片、奇幻片、体育片、公益片等等。看来,阿里影业确实储备了不少项目。 

据业内人士透露,转折发生在2019年。阿里影业内部做了架构调整,业务重心向剧集偏移,电影评估投资部门撤下,只保留海外战投部和电视剧工作室。 

从2019年的财报可以看出,阿里影业与优酷的交易互动频繁,阿里影业与优酷签下多部影视剧播放权,奖励授出1.46亿股股份。其中,优酷以约6781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从阿里影业合并的附属公司北京中联华盟(现更名北京阿里巴巴影业)手上独家采购一部穿越剧《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

可以明显看出,自2019年起,阿里影业参投的剧集数量明显增多,《长安十二辰》《上阳赋》《猎狐》等背后都有阿里影业。 

在2020年的财报中,阿里花大篇幅讲了阿里影业和优酷的剧集、综艺关联,侧重阿里鱼的IP潮玩衍生品业务。同时还提到,阿里影业主控制作的剧集《我凭本事单身》《机智的上半场》,以及待播的有由钟汉良、李小冉主演的《往后余生》,还有陈飞宇、张婧仪《打火机与公主裙》,其实同名电影项目早立项没拍出来,现在电视剧已经拍完了。 

看来,阿里影业在电视剧上主控的脚步,似乎比电影快。不缺钱的阿里影业,也得适应大文娱的战略调整。而且从账面上来看,阿里影业终于在2020/21财年,实现了盈利1.18亿元。 

毕竟做电影项目更像一场赌注,而电视剧项目却能稳赚不赔地输送给自家兄弟优酷,谁不愿意做划算买卖呢?

来源:娱乐硬糖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