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浪奇公布重整计划方案,剥离不良资产同步进行

2021年10月26日 16:43
这能收拾“洗衣粉离奇跑路”后的烂摊子吗?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卢奕贝

编辑 | 昝慧昉

站在破产边缘的*ST浪奇(000523.SZ)正试图从泥潭里脱身。

10月23日,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现*ST浪奇)公布了重整计划草案、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

公告称,鉴于广州浪奇已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能清偿全部债务,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均已陷入困境。如果广州浪奇进行破产清算,现有资产在清偿各类债权后已无剩余财产向出资人分配,出资人权益为零。为挽救广州浪奇,避免破产清算,出资人和债权人需共同分担广州浪奇重整再生的成本。

根据《重整计划草案》,广州浪奇按每10股转增约15.69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本,转增的股份用于向广州浪奇的债权人抵偿债务,剩余部分由重整投资人广州轻工集团受让。

广州浪奇曾有着辉煌的过去。

其前身是广州油脂化工厂,始建于1959年,是华南地区早期日化产品定点生产企业。1993年于深交所正式上市,一度被誉为“中国日化第一股”。但2020年“洗衣粉离奇跑路”事件让这家老牌日化公司开始连环暴雷。

2020年9月28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旗下价值5.72亿元的货物不翼而飞,到2020年10月30日,浪奇在针对业务进行自查时发现,货物丢失“黑洞”进一步扩大,公司近8.98亿元的货物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整个2020财年,浪奇公司亏损44.83亿元。

到今年5月6日,广州浪奇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广州浪奇”变更为“*ST浪奇”。

危机重重之下,6月4日,立根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广州浪奇公司进行重整。2021年9月29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立根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对广州浪奇公司的重整申请。而上述重整草案正是广州浪奇的最新自救方案,将于今年11月9日对此进行表决。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浪奇也在努力“甩掉包袱”。

在公布重整草案的同时,广州浪奇还发布了旗下控股的子公司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奇化化工),和旗下控股孙公司广州奇化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奇化)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清算申请的公告。

这两家公司正是此前浪奇贸易风险业务的“重灾区”。广州浪奇此前所涉的债务逾期、资产减值,以及早前的存货“失踪”,均与公司的贸易业务相关。并且,在广州浪奇的涉案人员中,还包括了奇化化工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财务等高管。

公告显示,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奇化化工合并报表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约为9450万元,合并报表负债总额为26.22亿元,合并报表净资产为-25.27亿元;广州奇化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1.2亿元,负债总额为5.92亿元,净资产为-4.72亿元。此外,*ST浪奇及控股子公司对奇化化工和广州奇化2家公司的债权分别为21.47亿元和5.58亿元。

贸易业务也严重拖累了广州浪奇的经营。据2019年财报,浪奇贸易业务占总营收比例74.23%,但毛利率只1.48%,毛利1.3亿元;对比之下,与洗衣粉、洗涤用品等相关的工业和民用产品业务占总营收比例仅15.96%,但毛利率高达15.48%,创造毛利3亿元,是浪奇的主要营收来源。

广州浪奇也试图对贸易业务进行清退和处理。据2021半年报,ST浪奇的贸易业务从收入占比七成下降为零。且若法院受理奇化化工、广州奇化的破产清算申请,这两家公司将进入破产程序,广州浪奇将丧失对其的控制权,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这意味着,广州浪奇或将甩掉不良资产的包袱。

不过,要把广州浪奇从悬崖边上就此拉回正轨,可能没有这么容易。

10月14日,广州浪奇发布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亿元-1.35亿元,去年同期公司亏损11.70亿元。报告期内,受贸易业务前期积累银行借款的影响,需支付贸易业务借款相关利息费用及处理贸易业务遗留问题等相关费用合计约1亿元。

虽然在主营业务方面,公司开始聚焦其日化“浪奇”总品牌、食品自有品牌“红棉”“广氏”,加大对这些业务在营销、渠道、研发和创新等方面的投入,但在过去积累的重重难题之下,广州浪奇要想回到正轨并非易事。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