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ER PRIZE打磨三年的野心:与新锐设计师双赢的尝试

2021年10月19日 18:00
将企业、品牌和设计力量组织起来融合发展,一个双赢的尝试。

对于新锐设计师而言,商业化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影儿时尚集团或许为他们打开了一条快速通道。

1015日,影儿时尚集团在深圳举办了第三届“YINGER PRIZE全球新锐女装设计师邀请赛总决赛。在此次超800份参赛设计中,伦敦中央圣马丁的Thomas Clement、柏丽慕达时装学院的丁一、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的石凯文分别摘得院校组金、银、铜奖;叶沛连/品牌ZIWU孜物、林育波/品牌THISNORTHAT、贺萌萌/品牌MOE HO、崔卓军/品牌UNLADYLIKE成为签约设计师,将与影儿时尚集团展开商业合作。

这是影儿时尚集团自2019年起创办的国际化、专业化服装设计赛事,一年一度。赛事的独特之处在于,除奖金鼓励外,还能直接给获奖的独立设计师提供验证商业化可行性以及商业变现的机会。

YINGER PRIZE分为时装设计院校毕业生单元和独立设计师单元(拥有个人品牌),通过征稿及邀请的方式,汇集全球不同国家的设计师,在YINGER PRIZE上展现设计作品。从线上初选到线下决赛评选,YINGER PRIZE会邀请来自国际国内的知名设计师、重点服装院校专家学者、主流时尚媒体、行业零售专家以及时尚KOL组成专业评委团评选出各个奖项,奖金最高达1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大赛评委与影儿时尚集团各品牌设计总监将从入围决赛的十多位女装独立设计师中选出3-5位,作为2022年联名款的合作对象。联名胶囊系列将在影儿时尚集团全渠道进行销售,设计师将获得设计费与销售提成。

这也意味着,这些新锐独立设计师将直接汲取影儿过往25年在中国服装行业所积累的市场经验,背靠其强大的线下渠道能力以及客群基础,开展自己在商业领域的尝试

1996年,影儿成立于改革开放的深圳。90年代的中国服装行业以代工和制造为,品牌意识淡薄。影儿时尚集团创始人便是在此时创立了旗下第1个女装品牌“YINER音儿,由来料加工转变成原创设计,将代工化转为品牌化,由此开始了商业之路。

到如今,影儿已是集团化公司,先后创建了YINER音儿、INSUN恩裳、PSALTER诗篇、Song of Song歌中歌、OBBLIGATO奥丽嘉朵以及XII BASKET 十二篮等多个服装品牌,全国各地10个区域销售公司,近万名员工,也进入所有互联网平台与新零售平台,集投资、研发、创意、营销、服务于一体。可以说,影儿是国内第一批有品牌意识的企业,也是国内第一批做原创女装而发展壮大的企业。

而与影儿进行商业联名合作,意味着独立设计师可以使用影儿为此在内部设立的供应链绿色通道,他们的作品也将进入影儿1500多家线下门店销售渠道、所有互联网平台与新零售平台。同时,背靠影儿线下渠道在品牌、服务等方面的优势,从陈列展示到宣传推广等方面都能助推这些原创设计作品进行商业落地。

我们需要走到台前,去让大众看到你的东西,让大众能接受你的东西。此次参赛的独立设计师兰天在2020年创建了自己的品牌,一直致力于打造女性通勤风格,灵感大部分来自中国古代建筑,此前的销售方式主要做私域,通过口口相传的形式带来客户,这也让兰天缺乏验证品牌商业可行性的渠道。

我参加这个比赛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参与这样的一个活动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因为我们以前一直是做私域的,所以在面向大众化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道路千万条哪条都适合我们,所以其实我们也是在摸索。我也希望借助影儿这样的一个平台能迅速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的一个商业的模式。兰天说道。

服装产品的产出周期非常长,从最初开始的创意概念、制作生产,以及后面的订货、渠道等商业环节,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而这正是许多新锐设计师难以发展壮大、获取一定话语权的困难所在。

法国高级定制和时尚联合会新锐设计师负责人Serge Carreira 表示,YINGER PRIZE的特色在于对创意和产业做了很好的结合。设计师通过与影儿时尚集团的合作能够发现和探索时尚产业和市场销售的过程,打开多种可能性。他们参与了从设计到推向市场的所有步骤,从而可以理解和学习到不同的方法,这对他们有莫大的价值。

每一届YINGER PRIZE都吸引了众多设计师前来深圳比赛,影儿也因此发掘了多位优秀的新锐设计师。

2019年,意大利设计师Sabina FragataAndrea Maragoni、韩国设计师Eunae Cho、刘彦君等分别与影儿集团旗下品牌音儿、恩裳、诗篇、歌中歌、十二篮合作开发联名产品,并在20207月第一届“YINGER PRIZE”联名款发布秀上正式公开,后续通过影儿集团线上线下渠道发售。

2020年,YINGER PRIZE签约独立设计师Chung Chung Lee(韩)、罗宇豪、Alphonse Maitrepierre(法)、良宇、冷清和李坤也分别与影儿时尚集团旗下品牌合作开发联名系列,在20214月举办了第二届YINGER PRIZE联名款发布秀。

我们感受最深的是,影儿在大赛后续一系列配套合作跟进上所做的事情。刘彦君是2019YINGER PRIZE的参赛独立设计师,赛后与影儿联名合作了2020秋冬系列。

新锐设计师与影儿合作的方式是多元的,影儿会根据不同设计师们的风格、实力、资源的匹配程度来选定具体合作品牌与合作方式,并在这一过程中给出关于客群偏好、版型或风格方向等商业化建议。如刘彦君由于自己品牌拥有加工单位,于是在提供设计方案之外也采用了自己的生产线与影儿进行合作。

在疫情爆发那一年,我们品牌实际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工期停滞 刘彦君说道,而与影儿这样体量的企业进行合作,让刘彦君的品牌在疫情期间也获取了不错的曝光,那一年影儿做了大面积的展会和活动,也有发布会的这种推广,其实在疫情那一年,这个是相当大的动作了,这让给我们品牌在那时就塑造了很大的影响力,行业内对我们品牌和我本人都有相当高的认知。

到现在为止,YINGER PRIZE已经举办到了第三届,影儿也已经签约合作了16位独立设计师,并开发了多个联名系列。影儿集团副总裁殷博认为,这个大赛让彼此找到了彼此

2013年开始,影儿开始频繁资助时尚艺术类高校的相关活动,在这一过程中殷博了解到,事实上全国有很多高校学艺术设计的学生,在毕业后没能从事这个行业,行业变得越来越拥挤,而对进入了这个行业的设计师而言,订货量很少或者没有人认识自己是长期存在的痛点。而YINGER PRIZE对品牌及个人的宣传力度是很大的。

另一方面,对影儿集团而言,通过发掘新锐设计师为品牌注入更多活力也是个双赢的尝试。

这也是一个时尚产业发展的需要 殷博说道,时尚产业需要更具多元化更具创意的作品,我们也希望有更多年轻的设计力量来这里进行展示。

资深如影儿这样的商业集团,旗下品牌都已经在多年市场经验积累下摸索出了成熟的设计风格,但这也意味着品牌需要寻找能刺激消费者的新鲜感。而独立设计师的加入,能扭转商业品牌的痛点,丰富品牌形象、设计手法,并扩大品牌视野。

YINGER PRIZE正是一个发掘新鲜感的绝妙渠道。

参赛者来自于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背景,很多都是从海外的名校毕业,然后回到国内以后开始自己创业,所以他们带来的风格设计的理念变得更加多元。评委吴洪表示,这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时尚的未来。因为他们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一个技术层面的东西,有很多已经进入到一个更高层面的,比如说对社会对人类的理解,包括一些哲学的思考,这些方面变得一届比一届更强。

这些新鲜血液也帮助影儿提升了产品的艺术性。

比如影儿集团在今年4月发布的设计师联名系列中,第二届YINGER PRIZE签约设计师李坤以诗人海子《青海湖》为灵感来源,将青海非遗刺绣里的多民族元素,渗透至克制的现代职业女性服饰特质中;设计师 LIANG YU  “我爱世界·波动的(芯)心作为主题,在 Song of Song 歌中歌奢华、经典的风格中,加入对品牌 RYO LOVE WORLD 经典字母的升级再造,表芯作为核心元素出现在手包、项链等配饰中。

经过两年多的商业实践,从市场数据和消费者接受程度上可以看出,新锐设计师正逐渐呈现出日益向好的商业价值。过往的联名合作系列取得了顾客认可之余,还成功吸引了不少年轻的新客群,殷博说道。

另一方面,对影儿集团而言,对原创设计进行投入也是在激烈市场竞争中重要的筹码。影儿正试图借助YINGER PRIZE,开放全渠道平台给有设计理想的人才,原创之后,再用商业运作进行推广实验。新锐设计师带来的创意设计,对影儿来说是一种软实力,也是品牌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YINGER PRIZE之外,影儿集团也在不断强化对新生设计力量的扶持。

2013年至今,影儿联手跨界艺术家先后举办了70多场艺术展。影儿先后与中央美院合作举办服装及衍生品创意设计大赛,与鲁迅美术学院深度合作举办创作艺术展,与清华大学开展创意设计课题研究,在深圳大学设立了影儿艺术创意基金,联合20所中国艺术院校开展设计营,鼓励创新,贯彻创意的可持续性。

而这些将企业、品牌和设计力量组织起来融合发展的举措,或将成为影儿走向更远的基石。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