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说 | 盘中闪崩50%,海昌海洋公园回应来了,是虚惊一场还是另有隐情?

2021年10月13日 07:15
海昌海洋公园资产负债率一路攀升。

图片来源:图虫

10月11日,此前股价涨势强劲的海昌海洋公园(2255.HK)在下午临近收盘时闪崩,跌幅一度达到50%,最终收跌36.57%。10月12日,海昌海洋公园股价又收复失地,上涨35%。

事实上,从7月8日至10月8日,在基本面无亮点的情况下,海昌海洋公园股价涨幅达到405.66%。海昌海洋公园所处的游乐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在最近刚刚披露的中报中,公司净亏损2.77亿元,亏损幅度有所收窄。

消息面上,除了海昌海洋公园正与一只亚洲私募股权基金进行交易协商外,无其他须披露的内幕信息。该交易内容包括股份买卖协议、战略合作协议、品牌授权协议、过渡服务协议及股东协议。

那么,海昌海洋公园股价闪崩是虚惊一场还是另有隐情呢?

股东4个月获利1.32亿

海昌海洋公园这轮行情从7月初启动。从港股龙虎榜数据看,券商对海昌海洋公园增仓较多,持股从7月初的8.2亿股增加到10月8日的12.2亿股。机构托管商对海昌海洋公园的持股则是从7月初的23.2亿股下降到10月8日的21.2亿股。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券商和机构托管商增减仓的时间几乎一致在8月16日。期间,海昌海洋公园的总流通股数量并没有变化。

数据来源:WIND

从稍长时间的角度,近一年来海昌海洋公园前五大股东中有2位股东减持公司股票。去年中报时,Karst Peak Capital Limited还是海昌海洋公园的第四大股东,年报时则已退出前五大股东行列。另外,海昌海洋公园第二大股东时誉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丛云玲8月13日减持2.4亿股,持股比例从10.59%下降到4.59%。

时誉有限公司是一家香港注册的公司,同花顺显示,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此前是正信银行有限公司和赵令欢。直到今年6月底,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成了丛云玲。丛云玲的主要资产是大连晟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业务覆盖房地产和物业管理等。从Wind显示的重要股东增减持数据看,丛云玲是从4月13日增持4.2亿股(即获得时誉有限公司所持的海仓海洋公园的全部股权)到今年8月减持2.4亿股。以当时的股价估计,丛云玲短短4个月通过减持获利约1.32亿港元。

资金链紧张

界面新闻发现,海昌海洋公园的资金链也危机重重。

近年来,海昌海洋公园资产负债率一路攀升,从2016年的54%上升到今年半年报的82.3%。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0.59和0.53,远低于1以上的资金安全水平。公司目前帐面现金17.08亿元,而有息负债总额高达88.26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有息负债为23.82亿元。资金缺口至少6个亿。

疫情也让海昌海洋公园的资金链雪上加霜。疫情零星散发对游乐行业的影响还将持续,海昌海洋公园扭亏仍看不到时间表。今年上半年,海昌海洋公园的现金流净流出6.37亿元,而发生疫情的2020年,其现金流也仅净流出8500万元。表面看,海昌海洋公园的亏损幅度在收窄,其实供血能力更差了。

背后原因可能是海昌海洋公园的融资遇到问题。今年上半年,海昌海洋公园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流出为7.18亿元。自2019年以后,海昌海洋公园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就明显缩水。

近期, 海昌海洋公园最终控制人也隐现资金链告急的信号。

天眼查APP显示, 海昌海洋公园最终控制人为曲程,其父亲曲乃杰实际控制的大连海昌集团在514日,因为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约为3000余万元。

数据来源:天眼查APP

此外,大连海昌集团还作为被告卷入了多起借款纠纷案件。例如,今年9月开庭的中国工商银行大连青泥桥支行起诉大连海昌集团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原告工商银行诉求被告归还借款本金2.6亿元及利息。

数据来源:天眼查APP

此外,海昌海洋公园披露的潜在股权交易似乎也侧面印证了大股东资金链告急的情况。但即使海昌海洋公园能成功引入战投,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资金压力仍未可知。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