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I董事总经理朱彦昌:“人才画像”敲响的警钟

2021年10月11日 17:48
朱彦昌说,中国企业所经历的三次人才变迁,与自己从事人力咨询行业的时间线平行。

朱彦昌

作者 | 张一诺  张一雪

疫情期间,DDI智睿咨询(北京)董事总经理朱彦昌一直在研究数字化求生,每天骑共享单车。

他说自己隐约看到了又一次时代的颠覆——“人”的变迁。

在人力资源咨询行业沉浸十余年,朱彦昌习惯了看人:看人“冰山以上”的外在表现——知识和技能等;看“冰山以下”的内在部分——自我认知和动机等;看企业的焦虑与市场的转折;看人如何影响企业与市场的发展。

但是他认为,颠覆你的永远是时代,人随之而变迁。

朱彦昌说,中国企业所经历的三次人才变迁,与自己从事人力咨询行业的时间线几乎平行。基于十余年来对DDI半世纪领导力积淀及人才管理实践的深度理解,他分享了中国二十年来“人才画像”的变化,并提出以及研发了DDI的组织力模型。

从早期的“执行力和协作能力”,到2012年之后的“引领变革和创新”,再到近两三年数字化人才标准。每一次变革,无不是因时代而生的巨变。

打败你的不是同行,不是对手,而是一个新时代。他说,要一直保持学习,并且感知环境和未来。这样,无论是人还是企业,才能抵得住瞬息万变,扛得住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

数字化时代的“人才画像”显然又一次给朱彦昌敲响了警钟。

01 因势利导

进入咨询行业之前,朱彦昌曾先后服务于石油化工、电信和IT行业。在以往的工作经历中,朱彦昌做过机关公关,处理企业的政府关系,也担任过企业总经理,连续几次兴衰之后,朱彦昌开始思考职业生涯的去向。

就在这个时候,早年结识的一位咨询界人士邀请朱彦昌来北京,帮忙开拓公司市场。在商海沉浮的经验为他打开了人力资源咨询世界的大门,就这样,朱彦昌来到北京。

这是2008年,中国经济一派欣欣向荣,各行各业蓄势待发。

彼时,年轻人身上的那股拼劲,深深震撼了朱彦昌,“那种上进心和企图心,让我印象深刻。”为了提高公司的绩效,公司每个人都从早上八点忙到晚上八点,每天工作十二至十四小时是常态。怎么联系客户,怎么拓展市场,每晚七点钟的会议室讨论永远热火朝天。

彼时,很多企业刚开始摸索人才发展这件事情,正是咨询行业的蓝海时代。企业纷纷向咨询公司取经,寻求人才发展方案。但在朱彦昌看来,当时不少企业对人才发展的认知还停留在教科书中所讲——标准化的课程、标准化的讲师、标准化的服务,基本就可以满足。

这种趋势,在朱彦昌2012年进入创建于1970年的国际领导力咨询公司DDI后感受更加强烈。当时朱彦昌在DDI每天都要接到很多电话,“很多客户打电话进来,说我要两个课,或者我要某一堂课,那个时候咨询公司的生意非常好,很多客户都不会跟你说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只要照顾到他们的文化和他们的需求,你就可以满足客户。”

虽然大多时候课程和服务是标准化的,但坚持客户导向是咨询公司不变的原则,“咨询公司的确拥有更专业的服务,但更重要的是要照顾到客户所需要的价值是什么。”朱彦昌始终是根据每家公司不同的文化、人才发展需求,提供不同的服务。

时间到了2014年,人才市场开始经历又一个分水岭。这一时期,企业逐渐成熟,很多企业领导者对人才发展的认知逐渐从教科书上的刻板知识向“为我所用”转变,企业越来越了解自己的需求,期望咨询公司能按照自己的需求提供解决方案。此时,DDI以终为始的人才策略让朱彦昌体会到公司在业内的优势所在。

所谓以终为始的人才策略,即从商业环境出发,结合企业的文化和战略重点推导企业各层级领导者的商业驱动力(业务挑战);接着从员工绩效和商业影响双重角度衡量商业成果;进而分析对企业人才的影响,确定人才需求;之后即可采取各种措施补足人才缺口,着力促进成长引擎。

图 / DDI人才管理模型

正如朱彦昌所说,“在这个阶段,客户会问你是否了解我的企业战略,在这个战略之下,你是否清楚我公司面临的挑战,面对这个挑战,我的企业需要怎样的人才,这些人才如何协助企业发展,企业如何去寻找这样的人才?”

一连串的问题反映了中国人才市场的一系列转型,在此之前,咨询公司只要提供一些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就可以满足客户需求。但随着市场的转型,咨询公司如果不去探索客户未来的机遇和风险,生意就很难做下去。

02 “人”的变迁

咨询行业的转折,背后是20多年来中国人才画像的变迁。

朱彦昌刚进入咨询行业时,仅有少数企业会谈论人才画像。按照朱彦昌的说法,中国企业开始重视人才画像,是2010年开始的。

什么是人才画像?其实就是人才标准。企业战略牵动着人才标准,因此每一家企业的人才标准是不一样的,不同时代的人才标准也一直在变,特别是在颠覆性时代,人才画像的动态性更强。

假设一家企业的人才画像包含8-12个特质,那么在2008年,当时大部分企业还处于初期阶段,人才特质比较单一。通常企业比较看重两种能力:一个是执行力,另一个是跨部门协作能力。

“当时的企业还处于低位发展阶段,一个企业里面的部门慢慢复杂起来,很多人无法适应,这种情况下跨部门协作就变得十分重要。另外,当一个企业的前景越来越好,就会产生战略落地问题,所以执行力也是必需的能力。”

时间到了2012年,大部分企业进入成熟期,企业开始看重人才是否拥有引领变革的能力和创新驱动的能力。对于企业的领导者来讲,这一阶段他们更希望有人能带领企业做出改变,进行创新。同时,随着企业人员的增多,还需要有人懂得搭台子,带领团队。

近两三年,数字化浪潮颠覆商业世界,在朱彦昌看来,我们又迎来一个颠覆的时代。在颠覆的时代,有一种极端的说法认为,未来的企业只有两个战略:平台战略和生态战略。

提及平台和生态,人们会想到环境以及感知环境。过去,通常是企业的领导者更关注外部环境,嗅探发展机会,但现在随着商业节奏波动越来越剧烈,每个人都要感知外部环境,在这种情况下,人才画像中又多了一个感知外部环境的能力。

而在生态战略中,万事万物互联互通,如何与内外部的人和事建立联系,形成一种有机的系统,就需要人拥有建立人脉的能力。

在颠覆的时代,未来要进行颠覆性的创新。现在很多企业都在讲商业模式创新,其实里面就隐含企业何去何从的问题。在这种需求下,企业就需要制定战略的人,为此,人才画像中又多了这样一种特质。

而有一种传统的能力,既是在颠覆的时代,也十分重要,那就是执行力,因为新的战略制定之后,总有人要来执行。

对企业的高层领导者来讲,还要有一种愿景领导能力。企业时刻在发生变化,如何唤醒员工跟上时代和企业的变化,需要企业的愿景和文化。此外,在数字化时代,很多优秀的传统企业面临数字化商业模式转型,这时候就需要领导者拥有数字化营业的能力,这也是未来不同于以往的要求。

当然还有一些软性的能力,比如多元和包容。朱彦昌认为,在颠覆的时代,大家不知道未来的方向是什么,企业要去建立一个清晰的发展方向,就要容忍一些错误,多元和包容甚至是试错,这些都是未来比较重要的特质。

那么,中国的人才表现如何?

朱彦昌介绍说,根据DDI对2009-2020年中国领导者评鉴数据的统计分析,中国领导者往往在结果导向、客户导向和推动执行和领导团队等能力上较有优势。然而就面向未来的新时代画像而言,他们在一些至关重要的能力上,如深化协同、愿景领导、授权赋能、领导变革、数字化敏锐度、企业家精神等方面,均有待进一步发展和提升。  

03 风险时代

数字化时代,变化的绝不仅是“人才画像”,它颠覆的是每一个行业和企业。

朱彦昌认为:“自己又处于了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咨询行业已经成为一个传统行业,在不确定性增加的环境下,面临着许多挑战。” 他这样判断。

过去的企业十分重视咨询,因此不惜投入大笔钱给咨询公司,获取专业的信息和方案。十年前,如果一个企业家和咨询公司的老板一起吃饭,在饭桌上企业家会表现得很紧张,“如果问他为什么紧张,他会说你是咨询公司的,我怕在你面前讲错话。”

朱彦昌说:“但是现在专业反而成了咨询公司与客户之间的阻隔。”现在的客户不再主动跟咨询公司讲企业面临的挑战,也不再主动分享过多企业内部的信息,如果咨询公司和以前一样维持着高姿态,不主动去探索客户的需求,结果很有可能是和客户的距离越来越远。

所以朱彦昌十分看重公司工作人员的引导能力,“建立引导能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跟人建立信任,以及服务客户的信念,咨询公司现在不能仅靠专业吃饭,还得靠跟人之间的信任关系。”

而更大的挑战在于随着数字化时代到来,各行各业时刻处在变化之中,数字化技术也改变了企业获取信息的方式。如今,找一家咨询公司帮忙做半年的咨询项目,已经是一件需要企业深思熟虑计算投入产出比的事情了,“因为很有可能半年之后市场完全变了样。”

朱彦昌用几个数字解释了这种变化:如今从事创新工作的人数是以前的10倍,创新开发的成本是以前的1/10,在中国,很多年轻人在写程序,很多东西也可以用数据完成,数字化使效率提高了100倍,但破坏率远超过了100倍。”

比如,大英百科全书从印刷物到停止出版完全电子化经过了244年,胶片相机被数码相机取代经过了164年,电话被手机超过用了125年,Windows被ios和安卓系统超过用了25年,导航设备被百度地图取代只用了20年。

“企业现在面临的最关键问题就是怎么活下去,因为大部分企业的寿命会越来越短。在这种背景下,咨询公司也成了一个传统行业。”他说。

这也是朱彦昌目前最焦虑的事情,他直言自己有信息焦虑症,总是想办法去获取更多更有效的信息,自问对企业信息的掌握、对行业信息的掌握、对商业信息的掌握到底够不够。只有掌握更多的信息才能够给企业提出更有洞见的方案。但是现在的压力在于,信息一直在变。

对于咨询公司来讲,如果不走数字化,咨询公司不可能靠人力全部掌握企业、行业和商业信息。“数字化一定是咨询公司要走的路,必须要去借鉴数字化技术,掌握关键的数据,并且对它进行分析,从而更好地洞察企业需求,给企业提供有用的解决方案。”朱彦昌说。

在DDI的报告中,常提及VUCA,这四个字母即易变性、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用以形容当前的商业环境。

数字化技术已经颠覆了过往的商业节奏,突如其来的疫情又为朱彦昌敲响警钟,一直为其他行业提供战略方案的咨询行业,也踏上了探索转型之路。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