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意见 | 《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过时的寓言,割裂的童话

2021年10月07日 17:52
《皮皮鲁传》和《鲁西西传》的宝贵之处在于以儿童能够理解的方式来批判现实,而电影的呈现却是以儿童口吻对成年人进行说教。

图片来源:电影《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剧照

《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是2021年国庆档最尴尬的一部电影:它不像同档期的《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一样明晃晃地对准儿童市场,也不如《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一样能够在这个特殊的档期唤起集体情感。

《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讲述的故事十分简单:“优等生”鲁西西在开罐头时发现了罐头中藏着几个小人,在与他们的相处中鲁西西释放天性并与“差生”成为朋友,鲁西西和朋友们的行为也让老师们和家长们改变了“唯成绩论”的观念。

罐头中的小人。图片来源:电影《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剧照

郑渊洁的原著被分类为“儿童文学”,改编后的电影也自然而然被认为是面向少儿观众的电影。然而片方的野心似乎不止于此,电影的宣发不止一次提及原著小说是80、90年代生人的共同回忆。片方想要传达的讯息是:这是一部老少咸宜的电影。电影也的确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然而正是这种妄图讨好两个不同年龄层观众的行为,恰恰让这部电影显得分裂。

影片中的置景确实还原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环境:桌上的老式热水壶、木窗插销、大白兔奶糖、游戏卡带……然而影片中鲁西西、老师等人的服饰和妆容却是当下的风格,从画面上,电影给人的感受就是割裂的。

再从电影的主旨来说,电影批判的“唯成绩论”是原著成书时期主流的教育理念,这的确能够迎合原著读者的情怀,但这与如今的生活环境和教育理念都大不相同。在“双减”的背景下,当代的小学生恐怕难以理解“唯成绩论”。影片中相互对立的 “成绩好”与“自由”、“天性”,也早就随着时代改变失去了现实的土壤。电影批判的观念像是一个仅仅是为了反对而设立的障碍,主角团要面对的是根本不存在的困难,他们的胜利毫无意义,影片也就从传达观点的故事变成了过时的寓言。

影片中的置景确实还原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环境。图片来源:电影《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剧照

《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电影的大部分情节的确在还原原著小说,影片叙事呈现的整体风格也和郑渊洁的作品一脉相承。郑渊洁的小说作品一贯是观点先行:通过反派的失败和主角的成功来传达一个有关真善美的道理。这样风格的文学作品,如果将故事背景和人物关系置于虚构的世界中,就会被称为“童话”。郑渊洁的《皮皮鲁传》和《鲁西西传》系列小说尽管以现实世界为背景,但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和人物动机的刻画上依然是传统童话的风格:人物扁平,坏人与好人壁垒分明。这部电影中依然如此。

童话以脸谱化的创作方式来呈现故事,如果仅作为儿童文学或是儿童电影当然无可指摘,而这部电影还试图吸引长大之后的原著读者,过于单一扁平的人物对于长大后的观众来说显得太过低幼。

《皮皮鲁传》和《鲁西西传》的宝贵之处在于以儿童能够理解的方式来批判现实,而电影的呈现却是以儿童口吻对成年人进行说教,枉顾改变了的现实基础的电影画皮难画骨。《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的割裂感并非来自于原著对于这个时代的水土不服,而来自于片方含糊的受众定位。作为针对当代儿童的电影,《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的影片设定的时代门槛太高了;作为针对原著读者的电影,影片的现实性太弱、说教感太强,而已成年的观众已不再需要寓言式的说教。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