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辈》大盘占比未超30%,国庆档为何没有“第二曲线”?

2021年10月05日 08:55
观众到底喜欢怎样的主旋律?

《我和我的父辈》海报

作者 | 何西窗

如此前所有人的预料,这个国庆档没有半点出人意料的地方。主旋律献礼片《长津湖》一片独大,同期上映的《我和我的父辈》(以下简称《我的父辈》)作为档期内唯二种子电影,与《长津湖》已经有了相当的差距。

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从930日《长津湖》《我的父辈》等电影率先起跑,截至写稿时间,国庆档累计票房超过28亿元,而这其中《我的父辈》累计票房超过7亿元,占据了24.4%的大盘,相对而言《长津湖》累计票房19.86亿元,贡献了70.3%的大盘。

这个成绩并不让人满意。在国庆档这样热门档期,仅两部头部大片,却依然出现了极端的两极分化,并不算是一个好现象。

2020年的国庆档同样出现了分化现象,但《我和我的家乡》(以下简称《我的家乡》)《姜子牙》还算是两强争霸,2019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以下简称《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同样是“双核驱动”。

头部大片之间票房占比与排片占比没有出现过于悬殊的差距,头部电影领跑,第二梯队成为“第二曲线”蓄力,而这样的情况无形中托高档期票房。

但今年国庆档没有“第二曲线”,《我的父辈》作为《我的家乡》《我的祖国》系列拼盘电影的续作,没有延续前二者的票房走势,电影口碑在同系列中也不算突出。

这不免让人思考一个问题,同样是主旋律商业大片,但观众到底喜欢怎么样的主旋律?

《我的父辈》豆瓣7.0分,“拼盘主旋律”不够动人了吗?

相对于《长津湖》早早就完成了豆瓣开分,并以7.6分的豆瓣评分完成口碑发酵,《我的父辈》就显得低调得多,上映4天后才在昨天(103日)于豆瓣开分,开分7.0分。这个评分在主旋律商业电影中处在中游位置,超过了及格线,但并不算惊艳。

这句话或许也可以用来概括这部电影。

《我的父辈》被视为《我的家乡》《我的祖国》的系列续作。一方面,这部电影与前两部电影沿袭了一样的电影名称格式,并采取了多名导演联合的拼盘式故事叙事。

《我的父辈》此次由吴京、章子怡、徐峥和沈腾四位明星进行导演与演出,相比《我的家乡》导演阵容有宁浩、徐峥、陈思诚、闫非、彭大魔等,《我的祖国》则聚集了陈凯歌、管虎、徐峥、宁浩、文牧野等,《我的父辈》导演阵容显得不那么“导演”。

而这部电影相比两部前作,口碑与市场意义皆不算突出。

《我的祖国》豆瓣评分达到7.6分,累计票房31.69亿元,这部电影让行业诞生出了“主旋律商业片”的概念,也意识到所谓的主旋律电影在新的市场环境里有了新的模样,它不在再是刻板印象里的说教与洗脑宣传,而是兼具了时代意义与商业性,成为一线导演与明星齐聚的IP大片。

《我的家乡》豆瓣评分7.1分,累计票房达到28.29亿元,虽然不及《我的祖国》,但是延续了主旋律商业片的高光,拯救了2020年的国庆档。

《我的父辈》豆瓣评分7.0分,实际上口碑与《我的家乡》持平,但是公众显然已经熟悉拼盘电影的模式,导演、明星扎堆已经不再具备强大的吸引力,观众更加聚焦于内容。

于是《我的父辈》几乎承担起了大众对拼盘电影最冷静的审视。“一部经不起推敲和思考的拼盘电影”,有影迷评价道。

同时由于是导演联合作品,在同一个主题下讲述不同的故事,电影不可避免出现故事分裂与风格差异,甚至于导演之间的执导功力差距也会影响电影观感,这个情况在系列前两部电影上映之时也曾经出现,《我的父辈》身上则更加明显。有影迷毫不客气地对电影段落进行了排序,“王菲片尾曲排第一,建议大家都听完。徐峥part排第二,章子怡part第三,沈腾part和吴京part并列第四。”

另一方面,《我的父辈》与前两部系列作品类似,有着庞大的出品阵容,从巨头公司到明星资本。猫眼数据显示,《我的父辈》出品发行方达到41家,其中中国电影、三次元影业(黄建新工作室)、拾谷影业(北京文化宋歌担任董事)、登峰国际(吴京)、青怡影视(章子怡)、真乐道(徐峥)、开心麻花等作为主要出品方,上影、猫眼、博纳、万达、华谊等作为联合出品方。

显然,博纳影业、登峰国际、真乐道等公司,虽然并未在资本场上吃到红利,但在电影行业上游端口存在感进一步加强,从前辉煌的“爆款制造机”北京文化如今深陷泥淖,改头换面的拾谷影视展露头脚,而新的一波的明星资本正在崛起。

《我的父辈》为代表,国庆档的“失语者”可有姓名?

实际上,以《我的父辈》为代表,可以窥见国庆档“失语者”群像。

市场上在《长津湖》领跑,《我的父辈》作为中层勉力收割票房,剩下的边角料被《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以下简称《大耳朵图图》)《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以下简称《罐头小人》)等低幼儿童电影刮分。

胜利者与失败者之间有一个鲜明的反差。

《长津湖》票房的一路高走,舆论市场开始为国庆档胜利者叙写故事。从主要出品方博纳影业到电影主演吴京、易烊千玺,这部电影背后的主要成员都成为故事的主角,“《长津湖》国庆档的救市英雄”“吴京累计票房突破200亿元”等话题不绝于耳。

此前外媒报道,《长津湖》制作成本达到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8亿元),虽然博纳官方并未承认这个数字,但是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此前就曾透露,《长津湖》在投资成本与制作规模上创下了新纪录。

目前《长津湖》累计票房19.88亿元,片方分账票房达到7.18亿元,占比38.92%,以这个比例与12.8亿元的成本估算,《长津湖》需要到33亿元作品才能收回成本。

猫眼预测《长津湖》总票房将达到50亿元,如果这个票房实现,皆大欢喜,原本众人担忧的成本问题也迎刃而解。

而吴京作为主旋律电影中的标志性人物,已经成为这个国庆档的“最大公约数”。他既是《长津湖》的主演,搭档易烊千玺收割一波票房,又是《我的父辈》中的联合导演之一。《长津湖》片长近三个小时,《我的父辈》两个半小时,国庆档两部头部电影都有吴京的身影,并且都是历史战争背景题材,不奇怪他主演电影票房在迅速攀升,也不奇怪一部分影迷感慨,“我看麻了”。

而这些胜利者之外,国庆档里落寞划向边缘的“失语者”。光线传媒国庆档贡献出了青春片《五个扑水的少年》,该片改编自同名日本电影,豆瓣评分7.1分,但是上映四天累计票房仅2038万元,被《大耳朵图图》《罐头小人》等低幼电影强压一头。

这对于光线传媒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此前光线传媒的IP爱情片《十年一品温如言》宣布将定档国庆,猫眼累计想看人数达到了25.9万人,但是该片最终默默从国庆档撤出。

纵观2021年一整年,光线传媒少有口碑、票房兼具的佳作。无论是春节档滑铁卢的《人潮汹涌》,还是暑期档水花不大的《革命者》等,光线传媒没有孵化出爆款作品,唯一在票房市场上值得说道的黑马电影《你的婚礼》,在口碑上一塌糊涂。

而没了爆款电影护航,光线传媒能否在寒潮里持续保持平稳,还有待观察。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万达影视、华谊兄弟身上,万达影视与华谊参与《我的父辈》的出品,该片也是表现平平,但相比公司们投资的其它电影,已经算是不错。

万达影视国庆档另一部投资作品是《罐头小人》,目前累计票房尚未超过3000万元。

而华谊兄弟的另一部作品则是低幼动画《拯救甜甜圈:时空大营救》,票房同样不过千万级别。华谊兄弟相对体量较大的战争历史片《铁道英雄》则改档到了11月下旬。

这个国庆档头部电影公司之间同样出现了两极分化,博纳影业以《长津湖》领跑市场,同时也参与了《我的父辈》出品,这与其说是左右手互搏,不如说是制霸国庆档,而在此之前博纳影业的《中国医生》也是2021年春节档之后为数不多的票房作品。

而光线传媒、万达影业、华谊兄弟在春节档之后虽然一直持续输出作品,但是少有票房成功之作,国庆档只派出成本较低的青春片、低幼动画等作品迎战,“重在参与”的陪跑态度十分明显。

可以预料,国庆档结束之后,万达、华谊等将迎来一波股价波动。而对于博纳影业而言,这似乎对它的IPO之路给予了一些无形的支持,2020年底博纳影业成功过会之后,却一直没有宣布具体的上市时间,今年国庆档博纳影业的表现,显然证明了头部影视公司的实力。

国庆档让影视公司们Q4季度不至于颗粒无收,但是国庆之后影视公司们依旧要面临两极分化的尴尬处境,而10月底进口片入场,分割票房KPI,影视公司们依旧没有喘息的时间。

来源:娱乐独角兽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