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留在阿富汗的中国商人

2021年09月27日 09:00
“自2002年3月来到阿富汗,我们就面对了和中国完全不一样的安全形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晓珍

“情况还好吗?”

“在阿富汗的华人怎么样?”

“有没有回国打算?”

……

距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并控制喀布尔已过去一个多月,余明辉每天仍会收到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的问候与关心。在此之前,他曾多次被邀请参与直播连线,不少国人则是通过余明辉第一时间了解到当前喀布尔的真实情况。

当地时间8月15日,塔利班正式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这也是塔利班在美国入侵阿富汗20年后,首次重返喀布尔。

据央视新闻报道,塔利班抵达首都喀布尔后,部分代表和阿富汗政府代表在总统府举行会谈,商量权力交接的问题。此后,塔利班负责人称,他们已控制阿富汗总统府。有官员表示,他们将在阿富汗总统府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余明辉是身处阿富汗的中国商人。据他透露,塔利班进城当天,街上的店铺几乎都处于关闭的状态。虽然没有激烈的战斗,但不时会听到枪击声。不过,从目前来看,喀布尔的治安已有所好转,大部分店铺也都恢复了营业。

余明辉所在的中国城也因此次局势突变有过短暂的歇业,期间他曾不断被问及有无回国计划。“这是一个被问烂的问题,但是我们在这二十年,看惯了春花秋月,没有一些定力是很难坚持下来。”

离开还是留下?

余明辉是我国上世纪外贸体制改革中走出去的那一拨人。80年代中期,余明辉从部队转业后便一直从事外贸工作。据他透露,早期外贸企业的单子基本都处于分配阶段,直至90年代末,国家进一步开放,这一现象有所改变,不少外贸企业开始主动接近市场。

去不同国家考察市场也成了余明辉的主要工作。伊朗是余明辉走出去的第一站。“两伊战争后,波斯地毯生产量急剧萎缩,但我们后来发现这种源于伊朗的波斯地毯在90年代末市场需求量很大,而且这是一种劳动密集型产品,当时河北、天津等地都有陆续出口这类地毯。”余明辉说。

911事件后美国对阿富汗发动战争,余明辉正在伊朗开展业务。第二年,他就从伊朗转向了阿富汗。基于充分的市场考察,余明辉在阿富汗投资建厂,设立了办事处,成为战后最早进入阿富汗的中国企业之一。据余明辉透露,那时的阿富汗急需工业基础建设。

不过在阿富汗投资建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直到2010年,余明辉团队才正式在阿富汗建立钢铁厂。

据余明辉回忆,钢厂建成后,当地多家媒体都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更将中国人称之为“建设者”。

“如果在阿富汗三年、五年,提个包拉个箱就可以走了,这很容易啊,但对我们来说,目前有了固定的业务了,至少说10年站稳脚跟没问题,当地的公司也愿意和我们打交道。”余明辉表示。

余明辉也是中国城的负责人之一。2019年,中国城在阿富汗喀布尔成立。2021年,中国城引进了电缆、塑料包装、油漆、日化、服装鞋子等六家工厂,并已陆续投产和正调试生产。此次阿富汗形势突变,中国城的安全问题也成了国人关注的焦点。

喀布尔中国城;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如果没有一些定力的话,阿富汗人会怎么看我们,中国城在喀布尔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如果都走完了,阿富汗人也会觉得我们信誉低,到时候再过来工作,免不了要被质疑,所以这次通过评估留下来的几个人,包括我在内,对阿富汗战后重建,是非常坚定。”余明辉说。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和余明辉一样,孙飞也面临过留下还是离开的抉择。

“我肯定要继续留在阿富汗,我的客户都在那边,现在要是回国或者去其他国家创业,也有风险,我可不想冒这个风险。”孙飞继续补充到,“这个工作也挺鸡肋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这就是命运,(是我)两年前站在人生十字路口做出的选择。”

据孙飞透露,塔里班占领坎大哈时,确实发生了一阵混乱,有不少当地人开始变卖家产。但也有一些坎大哈民众为此感到高兴。

“之前坎大哈不让骑摩托车,对坎大哈影响很大,占领后的第一天就宣布可以骑摩托车,路上的障碍物也被清理了,甚至有小偷被抓着去游街,所以这里的民众实际上是欢迎塔利班的。现在一些坎大哈的朋友也让我早点回去。”

孙飞将其留在阿富汗的原因归结于命运的安排,但事实上,对于孙飞这样的生意人而言,市场和商机才是决定其留在哪个城市的最重要因素。

2019年,经一位在华的阿富汗留学生介绍,孙飞来到坎大哈经商。在此之前,孙飞曾在印尼雅加达有过6个月的支教经历,也在俄罗斯承接过工程。一方面,从俄罗斯回来后,孙飞一直处于失业状态,家庭的经济压力一直让他倍感焦虑,这也是孙飞一心想干出一番事业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正因有过多次出国和经商经历,孙飞对于做生意一直保持谨慎之心。在决定是否要在阿富汗开展生意前,孙飞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对阿富汗的四大城市进行了市场考察,并最终选择了坎大哈。

“那时候考察完市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据他观察,阿富汗是个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大多数商户和家庭用的是节能灯和白炽灯,或带有钨丝的灯泡,所以市场潜力很大。而此前,孙飞在深圳也有过出口销售LED灯的经历。

确认了市场和商机后,孙飞开始从国内进货,并雇佣了阿富汗留学生的亲戚在当地做销售。不过,由于过于信任,孙飞还是在生意上吃了亏。“我把价值7万的货物让那位阿富汗留学生的亲戚带去喀布尔卖,希望他卖完能把钱打回来,最后货没有了,钱也没有了。”

被骗后的孙飞曾尝试去喀布尔起诉。他找过法院和警察,但都只是徒劳。“当我来到喀布尔后,接触到了很多案子,才发现我这个案子真不算啥。这里有各种千奇百怪的案件发生,有女婿骗岳父的,亲兄弟之间相互殴打的,甚至一些打死人的案子都知道罪犯是谁,警察还是抓不到,相比之下我遇到的事情实在太小了。”

经过一番冷静和思考,孙飞彻底放弃了对案件的申诉,专心回到生意上。与余明辉不同的是,孙飞在阿富汗并非通过公司制或依靠组织的形式开展生意,而是以个人身份。据他透露,大多数的生意都是口头谈的。

“我在阿富汗一共有五个客户,他们会下各种稀奇古怪的单子。比如卡车的轮毂、线缆等等。轮毂每个月两个货柜,也就是两个大集装箱,线缆的话一个半月一个集装箱。有时候也会有螺丝钉、水壶这些单子,但是不管什么单子,我一般都能帮他们找到。”

孙飞和他的客户;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孙飞承认阿富汗的局势变动对生意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如客户的需求量明显下降,但他并没有对此失去信心。

他告诉界面职场,这样的情况下就是要去发展更多的客户。“比如我的五个客户每人少买了20%,但是可能我又开发了一个新客户,这个客户比其他人买的更多,这样的话我能卖的货物量就更多。”

据孙飞透露,他在坎大哈的生意每个月销售额大致在50-80万元,每个月利润1-3万元。“这个贸易额和大公司的贸易额相比差远了,比如深圳的一个销售员一个月能卖2-3千万元。相比之下,我这就太少了。其次是1-3万元的利润也不高,现在在国内只要你工作了几年,哪个人薪资不过万。”

孙飞说,“可能我不适合做生意,心不够贪婪,但是没办法,生活的重担压在身上。”

阿富汗“变天”后并不安全

谈及目前的安全问题,余明辉说其实早就习惯了,就是时刻保持谨慎。据他透露,在阿富汗的二十年间,经常会有政府和反政府、各教派之间的斗争,枪战、爆炸、恐袭等时有发生。

“从2002年3月份来到阿富汗,我们就面对着和中国完全不一样的安全形势,所以肯定是安全第一,谨慎加谨慎,小心加小心,我们有很多的保障(措施)和预案。”余明辉说。

孙飞也透露,今年3月份曾近距离经历过爆炸袭击。“当时我正在一家店里喝茶玩手机,就突然听到爆炸声,后来看新闻才知道,是有人骑摩托车往警车里扔了一个手榴弹,车内的警察被炸断了腿,爆炸地离我仅有100米。”孙飞称,“这样的枪声确实听多了,也麻木了。”

8月26日央视新闻报道,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外发生一起自杀式炸弹袭击,共造成至少170名阿富汗人和13名美军丧生,还有大量人员受伤。8月29日下午,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附近再次发生爆炸。

机场血腥恐袭之后,阿富汗的局势变化再次备受关注。今年7月份,在阿富汗局势还未如此严峻之时,中国政府曾组织过一次撤侨,并从阿富汗撤出210名中国公民。

据报道,大部分中国公民已经在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的帮助下先期回国,现在还有一些自愿留下的零星人员,使馆同他们保持着密切联系,目前他们都是安全的。

余明辉也向界面职场透露,“选择来阿富汗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都走了,住在中国城的,或者和中国城有合作的基本都回国了。喀布尔的中国人也是零零散散的,非常少。”

中国外交部今年内已发布四次相关安全提醒,最近的两次呼吁在阿中国公民尽早离境,并进一步强调:“如坚持留阿,将面临极高安全风险,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个人承担”。

驻阿富汗大使馆最近一次的安全提醒指明“阿富汗安全形势的极大不确定性和危险性”,提醒在阿中国公民务必“非特殊紧急不外出,不去机场等高风险地区”。

但仍有一些留在阿富汗的中国人通过网络发声,无视阿富汗境内爆炸声不断、死伤无数的事实,宣称这里“家中有大矿,遍地是商机”,鼓动国人来此”淘金“。

此前中国外交部领事司也通过官方公众号发表文章进行辟谣,强调此时的阿富汗并不安全。

孙飞这些天私信劝退了差不多三百多人,回消息回到手指发疼,幸好官方终于出来说话了。

“实际上在阿富汗真正赚钱的人很少,(大部分)赚不了多少钱。“孙飞说。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