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P前掌门人苏铭天的S4资本加速收购,会缔造另一个广告帝国吗?

2021年09月13日 16:17
从S4近几年的激进动作来看,苏铭天在离开WPP以后,正试图通过当年缔造WPP的方式,打造一个新的广告帝国。

题图来源:MAA

记者 | 刘雨静

编辑 | 马越

一手缔造了WPP传媒帝国的苏铭天(Martin Sorrell),在2018年离开WPP后成立了S4 Capital,这家新公司如今正通过疯狂收购扩大其媒体版图。

9月8日,S4 Capital宣布收购洛杉矶创意公司Cashmere,并将其与S4旗下的综合广告公司Media.Monks合并。Cashmere是一家以内容创意和当代文化洞察见长的广告公司,服务的客户包括谷歌、Facebook、宝马、华纳营业、迪士尼和苹果等等,早前还成为百胜旗下的快餐品牌Taco Bell的“文化创意”代理商,这也是首个被任命为文化代理商(Culture Agency)的广告公司。

今年开始,S4 Capital一直在整合旗下的各代理商、并积极收购不同性质、不同市场的广告公司。事实上,Media.Monks就是今年8月才整合完成的综合性广告公司,Cashmere也是这家新公司整合完毕后的第一起收购。

Media Monks原本是S4成立后收购的第一家广告公司,此后S4又陆续收购了20余家广告公司和数字公司。从今年8月起,Media Monks与S4旗下最大的数字和数据分析公司MightyHive整合,将收购的大大小小24家广告公司也并入在内,成立新的Media.Monks。在Media.Monks旗下的所有代理商都将以这个统一品牌活动。

这原本在广告行业并不常见,诸如WPP、电通这样的广告巨头,常见做法是将代理商并入集团内,但每个子公司依然以自己的品牌和团队独立运营。早前WPP旗下的三大代理商奥美、智威汤逊和扬罗必凯都是独立运营的,直到2018年才开始出现整合动作——扬罗必凯与数字创意代理商VML合并,成立VMLY&R,智威汤逊与数字营销公司伟门互动合并,成立伟门汤逊。

苏铭天在接受The Drum采访时曾表示,他2018年成立S4 Capital时,就计划以这种单一结构的管理方式缔造新的广告集团。对于他来说,这种模式或许是各大广告传播集团多年来被诟病冗余和效率低下的解决方案——在对外部客户和广告主时,直接以同一个品牌的方式沟通,内部则仍旧保留不同代理商团队的独立运营权。

这一解决方案未来是否能在瞬息万变的媒体环境中成立还需时间检验。不过从S4近几年的激进动作来看,苏铭天在离开WPP以后,正试图通过当年缔造WPP的方式,打造一个新的广告帝国。

1986年,苏铭天将原本持有的一家电线和塑料制品空壳公司转型成为营销服务公司,并通过不断地收购并购和资本操作将各个代理商纳入麾下,有了如今的全球传媒巨头WPP。而2018年苏铭天离开WPP后,又花费4000万英镑买下一家医疗技术公司,并将其命名为S4 Capital,这家公司的业务版图也转向了内容创意、数据分析和媒介购买等广告相关领域。

在Cashmere之前,过去一年中S4已经有过不少收购动作。今年1月,S4一举收购了三家代理商,包括纽约的创意公司Decoded,旧金山的广告效果数据公司Metric Theory;还收购了上海的创意公司Tomorrow,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业务版图,这家创意公司的客户包括巴宝莉、百威、可口可乐和星巴克等等。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