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译者的名字需要出现在书封上?

2021年09月16日 11:00
出版商不愿意给那些为英文译本选择了每一个词的译者署名,这种缺乏透明度的做法是错误的,也是不公平的。

一位书法家与罗伯特·伯恩斯诗歌的早期中文译文 图片来源:David Cheskin/University of Edinburgh/PA

“译者就像忍者。如果你注意到他们,他们就不是好译者,”这句话是以色列作家埃特加·凯雷说的,并总是出现在各类梗图中,谁不喜欢提到忍者的精辟名言呢?然而,这种想法——文学翻译随时可能发动突然袭击,每时每刻都在欺骗读者,好像是我们精心策划的阴谋的一部分——是世界文学中最有害的一面。

文本国际流通的现实是,在新的语境中,文本中出现的每一个词都是由译者选择的。当你阅读诺贝尔奖获得者奥尔加·托卡丘克的《云游》的英文版时,这些词都是我(指本文作者Jennifer Croft)的。翻译并不像忍者,但单词就像人类,它们是独特的,没有直接的对应物。在英语中这一点很明显,“cool”与 “chilly”尽管都有“凉快”的意思,但不完全相同,“Frosty(严寒的、冷淡的)”有不同的内涵和用法,“frigid(寒冷的、性冷淡的)”也是如此。单独选择其中一个词义是没有意义的,必须要在句子、段落、整体的平衡中进行权衡,而译者自始至终负责建立一个繁荣的词汇库,既自成一体,又与原来的文本有着深刻关联。

自从20年前我在爱荷华大学攻读文学翻译硕士学位以来,译者的报酬和评价发生了许多积极的变化。以国际布克奖为例,自2016年以来,该奖决定在作者和译者之间分配5万英镑的丰厚奖金,从而真正承认作品本质上是合作的产物,就像一个孩子,需要两个长辈才能存在。

尽管有了这种非凡的进步,业界仍有很大的改进余地。通常情况下,译者得不到版税——我在美国就没收到过版税,而且令人惊讶的是,作者的名字和书名始终都会出现在封面上,但许多出版商不在书封上注明译者的名字。当我提到这一点时,人们往往会感到惊讶,但再看看国际布克奖,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灵魂兄弟》英文版封面

自2016年国际布克奖重新设置奖项后,六部获奖的小说作品中没有一部在封面上印上译者的名字。格兰塔出版社没有封面上注明狄波拉·史密斯的名字,乔纳森·凯普出版公司没有注明杰西卡·科恩的名字,菲茨卡拉多出版社没有写我的名字,沙石出版商没有写玛丽莲·布斯的名字,费伯出版社也没有写上米歇尔·哈奇森的名字。普希金出版社2021年的获奖作品——达维德·迪奥普的《灵魂兄弟》封面上没有署安娜·莫肖瓦克斯的名字,尽管封面上确实写了三个著名作者的推荐。换句话说,在一本由莫肖瓦克斯写了每一个字的书的封面上有四个名字,唯独没有空间加上她的名字。

许多出版商的基本假设似乎是,读者不信任译者,如果读者意识到这是一本翻译书,他们就不会购买。然而,不正是这种类型的诡计滋生了不信任,而不是翻译本身吗?鼓励读者拿起一本不熟悉的书的原因是,他们即将在一位合格导游的带领下开始一段有趣的旅程,并为此兴奋。如果他们买的是一本翻译书,反而是以一个人的价格得到了两个向导,这难道不是一个惊人而美妙、神奇到难以置信的优惠吗?

我们亟需在文学创作的各个层面增加透明度,这只是一个例子,这也确实是一个紧迫的问题。译者并不像忍者,但我们是控制故事讲述方式的人,我们是创造和保持书籍原有风格的人。一般来说,我们也是我们的书最可靠的代言人,我们比任何人付出的心血都要多。封面根本无法继续隐瞒我们是谁。这是一个糟糕的行业,不让我们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而且故意混淆视听,这不仅对我们不尊重,对读者也不尊重。

(翻译:李思璟)

来源:卫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